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三十四章 秋闱事件
    沈老爷子琢磨了一下才开口:“老三,我们一家都是靠镇上杂货铺的收入来过日子的,这你也知道,你家的铺子开张,导致杂货铺这几日一点生意都没有,长此以往,那怎么能行。”

    “我家铺子只是因为新开张,多优惠,而且人们对于新鲜事物都有好奇心,大家的内心的新鲜感正热乎着,所以才会生意好了点,等过一段时间新鲜感过去就不会这样了。”沈承耀解释道,同时他心里也无奈,他爹这样说是想怎样?难道要他将超市关了来将就大哥家的杂货铺?

    “是不行!”晓儿点了点头。长期没有收入那怎么能行!不过……

    超市里的东西比外面杂货铺里的东西都要贵上几文,当然质量也要好上不少是真的,超市里的每样东西的进货,都是她和沈承耀,三兄弟沐休时便连同三兄弟,到处走访,货比几家才定下来的,质量自然是杠杠的!

    但因为价格贵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接受的,除了促销的时候会降价,其他时候都是贵上不少,所以对外面的杂货铺一定会有影响,但长远来说影响就不会太大。

    “晓儿也知道不行就好了,杂货铺没有收入,咱们家拿什么东西吃饭?你爷奶和我们一起过日子的,饿着我们没有关系,总不能饿着两位老人吧!爹娘为儿女操劳一辈子了,晚年就是该享清福的时候!”蓝氏一副她都是为老人着想的嘴脸,语重心长地道。

    “大伯娘孝顺我早就知道了,现在四婶怀着弟弟,不方便再帮大伯娘做家务,大伯娘立马从镇上回来,我就知道大伯娘很孝顺了,像大伯娘这样孝顺的人,以后大伯娘肯定不会再丢下两个老人回镇上了,一定会留在这里侍奉爷奶终老的。不过大伯娘不用担心爷奶会因为铺子的生意不好,没有饭吃,我爹每个月都会给爷奶10两银子的养老银子,我想爷和奶别说顿顿白米饭了,就是顿顿将肉当饭吃,也是吃不完这十两银子的!”

    “文儿还要读书呢,杂货铺没有收入怎么能行。文儿就快参加秋闱了,现在咱们铺子每天连一文钱都赚不到,到时候他拿什么银子去秋闱!”蓝氏听到晓儿说留在这里侍奉两个老不死终老,脸都黑了,但也不能否认什么,只能换种说法。

    “我们出门时,我爹娘就商量好了说是,快要秋闱了,他们做叔叔婶婶的总得为侄儿出点力,所以特意给大堂哥准备了十两银子的路费和食宿费。想着让爷奶给大堂哥的,既然大伯家来,那大伯带给大堂哥好了,咱们家祝福他连中三元!”晓儿拿出了十两银子放在炕桌上,堵住蓝氏的口。唉!有钱就是任性!

    沈承耀看了晓儿一眼,他们什么时候准备十两银子了,最近他都忙得忘记秋闱这回事了。但他也没说什么,不能拆了女儿的台啊。

    “十两银子怎么够!”蓝氏不满道。

    “十两银子还不够?爹,我哥他们在县里读书,一年不是只用十两银子左右吗?大堂哥只是县里参加院试,考中了秀才后,才能到府城参加秋闱,也是几天而已,我没记错吧?我们可是连去府城的路费食宿费都算上了,怎么会不够?”院试都没过就总说着参加秋闱,理想远大是好,但得切合实际!

    蓝氏听了这话,一时不知道怎样回答了她是打算等他儿子考中秀才后,她用银子打通考官让文儿顺利通过乡试,中了举,然后再捐个官,那样怎么样也得几千两。

    当然以前她也是不敢想的,但是现在老三家这么富有,几千两拿出来帮帮侄儿又有什么关系!简直九牛一毛。

    等文儿中举,当了官,他们作为叔叔的,谁敢不卖他几分脸!到时候他们家还不是要讨好自己家!那时几千两她可是看不上了!

    “路费当然是够的,但是科举除了路费,还需要其他打点的。”蓝氏暗晦地说道。

    “大伯娘可以放心,杂货铺的生意不好只是一时的,等百姓的新鲜劲过去了,你们铺子的生意就会正常起来了,到时候,你就有银子给大堂哥打点了。咱们作为叔之辈,对于侄儿科举,心意到就行了,怎么能越过亲生父母。以后我哥他们考科举,也不会要大伯娘出打点银子的,我哥他们也不需要打点,要打点的话,干脆让我哥他们都别读了。”

    沈老爷子和沈承光听了这话,脸都阴沉了下来,蓝氏的脸色更是又红又黑!

    果然老三家是不会给这银子的,十两银子,打发乞丐呢!

    “那好,以后文儿当了官,你们可别贴上来,以后有什么事求到我身上,几千两我也是不会应下的!”蓝氏怒了,没经思考就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晓儿低下头,满眼讽刺,真是异想天开!帮这样的人的儿子当了官,那她一定做了一件危害一方百姓的罪事!她现在连拿出那十两银子都后悔了!

    “老三,你大哥银子不凑手,你若是有的话,就帮帮他吧!”沈老爷子直接命令道。

    “爹,能帮的都帮了。”沈承耀为难地摇了摇头。

    “老三,你是连我的话都敢不听了!”沈老爷子黑着脸语气颇重地开口道。

    “爹这我无法帮啊!”沈承耀为难地开口。

    “好,你不帮就算了,那你将你那什么超市关了,不然你抢完了杂货铺的生意,又不愿意帮忙,这算什么事儿!”

    沈承耀:……

    “爷,合理的要求,咱们怎么会不听,但是总是提一些不合理的要求,过分的要求,咱们怎么去做!镇上也不只有大伯一家杂货铺,为什么别人不上门来让咱们铺子关门的!我们家只走正道,踏实做人,那些不是正道,有失公允的事,我们家是不做的!”谁乐意帮这样的人,又不是越虐越快乐!

    一言不合就搁脸子,甚至威胁上!姐,最讨厌受威胁了!

    “爷,我相信大堂哥肯定一路高中的,那里需要打点,我们家里有事,先走了!”

    晓儿缓了缓语气,拉过发呆的沈承耀走了。

    唉,他爹又受打击了!

    沈老爷子望着被晓儿拖着走的沈承耀,心里无名火气,但是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人家也是不听,他也没办法,这事又不能闹开了,他们不占理。

    只能对沈承光说,“文儿的事不急着打点,现在才第一步呢,先看看再说。”

    蓝氏心里对三房更是厌恶上几分。等着吧,等文儿中就举,当了官,她一定……!蓝氏双手握了握拳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