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秋收
    对于大房二房隔一段时间就找些事来让他们一家不自在,晓儿一家很多人已经习以为常。沈承耀刚到家门就被长工喊去地里了,也没时间继续伤春悲秋的!

    至于刘氏只问了一句,“你爷喊你爹去上房有什么事?”

    晓儿将事情大概说了一下。

    刘氏淡淡地哦了一声,便又低头忙活晓儿为玩具铺子新设计的玩具样板。

    “娘怎么反应这么淡?”晓儿觉得奇怪,刘氏的反应不是应该生气,愤怒,怎么样也应该骂上一两句才算正常吧!

    不应该这样平淡啊,就好像她说了今天的饭菜很好吃一样平常!

    嗯,她家的饭菜天天都很好吃,所以好吃是平常。

    “这不是很正常吗?我都习惯了!他们要是说我把杂铺关了,让你家超市更多人才是不正常吧?反正他们这些不合理要求,你不是说过都不能应下,也不用在意吗?让他们自己作吧!”刘氏诧异地看了一眼晓儿,这话不是你说的?

    晓儿:……

    习惯果然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这都能习以为常!

    ――

    最近,村民们碰头都会讨论一件事:

    “你看见沈承耀家的那一百稻田没有?”

    “没有看见?那你赶紧去看看!这是要出大事了!”

    ~

    “看见了?”

    “看见了!能不看见吗!那稻谷沉甸甸的,那串谷子我都快捧不起来!”

    “我早就发现了,我看见那么一大串,我还蹲在那里半天,专门数了数一穗稻谷能有多少颗!结果你猜有多少颗?”

    “我不猜啦,你快说,有多少!真是急死人!”

    “276粒!你知道我家的一穗多少粒吗?我家的才八十多粒,只是人家的零头!还没有人家的饱满!现在还干瘪干瘪的!他家的稻子要比咱们早熟了不少!”

    “我的天!!不能吧,多那么多!不行,我也去数数我家的!”说完那人便飞奔地往田里去。

    ……

    罗大夫也听说这事,亲自去看了看,然后激动地跑回家,马上飞鸽传书给上官玄逸!

    罗大夫收到回信后,立马跑去了沈承耀家。

    门房看见是罗大夫,都不用通传就让他进去了,这人,一天三顿饭,经常有两顿饭是在这吃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才是沈承耀的爹!

    “老三,老三,在家吗?”罗大夫一边跑一边喊。

    沈承耀忙从后院到前院来,“在啊,罗大夫怎么这么心急?是有什么事吗?”

    “你家的水稻什么时候收割?”罗大夫喘着气问道。

    “就这两天了,晓儿说,再长两天收割刚好!”就这事?有什么好急的!

    不过貌似村里的人都比自己急,最近他被人问得都有点烦!

    “那就后天!说好了,别私下收割了,到时候等我通知!知道吗?”说完也不顾气喘如牛,又往家跑了。

    沈承耀家开始收割稻谷这一天,天空高邃,深蓝,百亩良田金澄澄的一大片,而邻家的水稻却还处于灌浆期!

    这一天,村民们知道他家稻谷要收割,都围在田边周围观看,赞叹声四起!大家都非常想知道这长势特好的水稻,究竟亩产多少!

    他们种了一辈子的田,从来没有见过长得这么壮观的水稻,没错,就是壮观!谷粒多到很壮观,把稻苗都压得半弯腰!你看那些稻谷,都快碰到地了!

    同时他们也知道错了,春耕时沈承耀家另僻溪径,干出什么插秧的做法时,谁人不说他白痴的,不骂他傻子的!

    现在,他们错了,白痴的是他们自己,傻的是自己,原来水稻是这样种的,他们祖祖辈辈都错了,这样种的水稻才高产!

    村长看着这一片稻田,心中那个后悔啊,他悔得肠子都青了,当初沈承耀将剩下的秧苗送给他们几家,他不敢要,只有沈承祖家和沈仁富家要了,也跟着种了,现在人家……他都说不下去了,他觉得这世上最惨的事莫过于此了!

    轩儿还说,拿一两亩田来试种下也无妨,他硬是不舍得……呜呜,一肚子满满的都是悔恨的泪水!

    沈承耀望了望天空,日头都出来了,他们都等了半天了!“罗大夫,这日头都出来了,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收割啊?”这收割粮食最是耽误不得了,不然为什么叫抢收,不趁着天气好,赶紧收完,脱粒,晒干,入仓,下雨了那是会坏掉很多粮食的!

    罗大夫看了一眼通往田间的小路,他也心急啊!

    终于小路上出现了一路人马,领头的是上官玄逸,他骑着一骑白色的骏马飞奔而来。

    晓儿看了一眼他身后跟着的人,动作整齐划一,那是士兵,训练有数的骑兵,穿着便衣的士兵。

    那些人应该是被下过命令了,每个人下马后,都会小心地留意两旁的庄稼,担心脚下一不小心便糟蹋了粮食。

    上官玄逸来到晓儿一家面前,几人忙准备行礼,上官玄逸伸出手阻止了,“不必多礼!然后又指了指身后的一位中年男人,这是巡抚李大人。”

    沈承耀一家刚想行礼,李大人忙阻止了,“不必多礼,不必多礼!”

    开玩笑,六皇子都不受礼了,他那里敢受!

    小福子给晓儿一家请了个安,让李大人更加好奇这一家子人了。

    “开始吧!这些人你安排一下,我带来帮忙收割的!”上官玄逸指了指站成一排的十个人。

    沈承耀谢过后,便让他们每个人负责一片稻田。

    “上官大哥,这十个人是将这一百亩田收完了才走的吗?”晓儿问道,如果只是今天帮一下忙,那只安排饭食便好,如果是帮忙收完的话,那就要派人去镇上通知酒店留十个房间出来了。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

    上官大哥?李大人觉得自己幻听了!六皇子什么时候这么亲民了?

    晓儿听后,便让谢安去镇上通知酒店的掌柜了。

    上官玄逸蹲下身,捧起一串稻谷看了看,果然沉甸甸的!而远处的稻田,还没开始泛黄。

    晓儿今日将铁铺做好的脱粒机也带出来了!

    她要借此机会为脱粒机做广告!

    晓儿亲自示范了一下,应该怎样摆放割下来的禾苗。以方便一会儿脱粒。

    “爹,就像这样割一大捆后就交叉堆放成一堆。”晓儿割了两小堆便停下来,对沈承耀说。

    沈承耀点头然后又吩咐众人照着这样子做。

    大家点头应好!

    等稻子收割出一片空地,晓儿便让人将脱粒机抬了下去,然后自己站上踏板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