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圣旨到
    村里的人听到这话,才明白“害”的意思。然后很多人心里对沈景文的看法变了。

    这还真是无理取闹的主!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学问不好吗?”沈景文更怒了!

    沈承耀对景睿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再说。

    “没有,我可没这么说!”景睿说完这句话,便坐了下来。

    “你是没有明说,但你话里的意思就是这样!你现在是看不起我吗?你以为你进了举贤书院就是比我有学问吗?一家子都是目无尊长的人,有两个银子就抖起来,典型的没文化,没修养。真有本事你明年就考个童生回来给我看看!”

    景睿:被狗要了一口,要不要咬回去?算了太脏了!人又怎么能和狗计较!我忍你,免得丢人现眼!

    村民听了这话都觉得沈景文过分了,他自小便启蒙,十几岁才中童生,居然让自己弟弟读一年书就去考童生,考上才是本事!真的太过分了。

    这不摆明就是故意找茬的吗?不带这样欺负人的!

    沈老爷子忙拉着景文,让他别再说话,今日他乖孙怎么了,怎么像变了个人似的?

    童生是那么容易考的吗?他让自己堂弟上一年学堂就去考,大家只会觉得他刻薄,冲动,没有一点作为兄长的友爱,胸怀。

    “你是上了一年学就考上童生的吗?还是你见过谁上了一年的学堂就考上童生了?状元之才也没那么快吧!”

    村长对沈景文也不满了,在自己家这么欢喜的时候闹起来就算了,你看看他说的是什么话,还说别人目无尊长,他自己难道有将自己的三叔放在眼里,所谓兄友弟恭,兄都不友,弟怎么恭?

    “文儿年纪还少,没考上秀才,心情不好,胡言乱语,我现在带他回去。”沈老爷子赔笑道。

    沈承光看见大家都责备自己的儿子,都觉得自己儿子错了,他怒瞪了一眼沈承耀:“老三,你现在高兴啦,你就是故意害文儿丢了脸子的!”

    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

    沈景文原来是有乃父之风!

    真是不作不死!

    “你给我闭嘴!”沈老爷子说完黑着脸拉着两人走了。

    沈老爷子算是清醒的,不过他在外人面前,办事一向玲珑剔透的,不然也不能置下这么一份家业!在镇上有一家杂货铺,在村里有房有地有田,也不是谁都能办到的,不是吗!

    沈承耀对村长说了声抱歉。

    村长摇了摇头,“不关你的事,孰是孰非,大家心里明镜似的。”

    而且沈景文除了来招沈承耀的不自在外,或者也存着给自己一家添添堵的意思也说不定!

    村长真相!

    沈景文就是有点报复的意思,谁让刚才他派人来他家,耀武扬威地叫他们去吃饭的,这是赤裸裸的打脸!

    这话题揭过,大家又开始热闹起来。

    吃过饭,回到家里,景睿将这事对晓儿说了。

    “不知所谓!也不知丢的是谁的名声!不用管他,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真以为随便说两句自己家害你,你就能黑咱们家?简直异想天开!

    两人又说起这次中秀才的有哪些人。

    黎哲伟和明志杰都中了,黎哲伟第一名,明志杰第八名。

    朋友们都考了一个好成绩,晓儿也替他们高兴。

    ――

    这天,晓儿正在苹果树上摘苹果,顺便偷龙转凤,将空间里的精品苹果拿出来。

    杜鹃骑着自行车来到山脚下,大声呼喊:“晓儿姑娘,晓儿姑娘,小福子来了,说是圣旨将到,让咱们赶紧准备接旨!

    会有圣旨来,晓儿是知道的,上官玄逸离开前已经暗示过了。就是没想到这么快!

    晓儿赶紧跳下树,坐在杜鹃的自行车后座,回屋里去。

    她一边往房间里走一边吩咐:“让家里全部人换好之前发下去的新衣裳,全部到前院集合,准备接旨。”

    “夫人已经吩咐下去了。”

    “香案摆好了没?”

    “夫人已经命人准备了!”

    “屋子吩咐人打扫好没?”

    “已经吩咐下去了。”

    “我哥他们通知了没?”

    “钱进已经驾着马车去接了。”

    “我爹呢?”

    “老爷和夫人都去前院了。”

    “你也去换身衣服,到前院帮忙吧!”晓儿想了想,没有什么遗留的事,便赶紧进房间换衣服和梳妆。

    一家人刚准备好,送圣旨的人马便到了,李大人跟着一个白脸无须的太监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没见过的官员,还有县令和县丞。

    “沈承耀接旨!”

    众人忙跪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沈承耀于筒车,水泥,脱粒机的发明上有功,水稻改良更是……利国利民,为江山社稷立下赫赫之功,功标青史。特赐黄金百两,良田百亩,封升平侯,享三等侯俸禄,赐侯府一座,世袭罔替,其女沈晓儿,聪慧敏捷,端庄淑睿……赐睿安县主称号。钦此。升平侯请接旨!”

    “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沈承耀叩首后举高双手过头接旨。

    圣旨宣读完毕后,晓儿递给那位太监一个荷包,那位太监接过后便笑呵呵地寒暄了几句,便告辞走了,跟着皇上还等在他复命,而且有六皇子专门派了小福子来,他也就不用额外提醒了,小福子一定会说的。

    跟着来的官员也说了一番恭喜话语后便离开了。

    “恭喜升平侯和睿安县主。我家主子说了,让升平侯和睿安县主尽快进帝都复命,然后在帝都留一个月就可以回来了。不过,每年都得留在帝都一段时间,这是皇上特意开恩的。”

    虽然是没有实权的爵位,但按道理说都是必须留在帝都的,还是自家主子求的恩惠。外面的空气多自由,不用在帝都多好啊!

    一家人听了又忙说了一番谢主隆恩的话,说得晓儿心里特别无奈,人都不在,谢再多也听不见啊!

    不过这个恩开得好,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不用呆在帝都,真好!

    帝都虽然是繁荣之最,但是都是危险之最,她家根基太浅了,常驻帝都还是以后再说吧!

    沈承耀本来听到要去帝都还不愿意的,情愿不要爵位,多赏赐一点良田也好啊!现在听说只是在那里一个月便可以回来,他就放心了。

    “多谢小福子提醒,咱们这几天交接好便即刻启程。”

    沈老爷子,大房,二房的人收到消息都过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