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出发
    晓儿的担心不无道理,镇上的酒楼和超市因为生意太好,所以最近又招了一些人,她们家的根基浅,但铺子里的生意好得让人眼红,若是有人借这次招人,安插些人进来,趁机坏事也是有可能的。

    晓儿的担心,天白一句话就帮她解决了。

    “你可以到空间加工坊加工一种忠诚药粉,给他们吃,那就不用担心了。”

    加工坊有东西可以加工了?之前她问两只鹅,空间加工坊可以加工什么,它们说不知道。只知道它能加工的东西,是随机生效的,不过只要生效后,就可以永久加工。

    现在空间加工坊可以加工一种忠诚药粉,这种药粉下到饭菜后,无毒,无色,无味,无副作用,吃后只对签有契约关系的人生效。神奇的是药效期限就是契约签订的期限。

    忠诚药粉实际就是一种精神类药物,它依靠人的脑海里那抹契约意识来控制人内心的忠诚度,因为人在签订契约时,脑海就会存有这种契约和契约期限的意识,药物就是靠这抹神识来识别控制的,所以契约到期,契约意识不在,药效自然失效。

    这真是及时雨!无忧空间出品果然让人无忧!晓儿进了空间,加工了几瓶出来,打算明日下到大家吃的饭菜里。

    安排好一切后,晓儿一家便出发往帝都去了。这一路去帝都需要十几天的路程。晓儿家里有一辆马车,另外又租了六辆马车,沈庄氏,沈玉珠和蓝氏,沈宝儿一辆,沈老爷子和二房共坐了两辆,景睿三兄弟和沈承耀一辆,晓儿三姐妹和刘氏一辆,还有一辆装了行李,一行几辆车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去帝都,紧赶慢赶,最快也需要十几天的行程,而小福子全程陪伴并安排好驿站。

    一般他们都是早上一早出发,天黑前赶往下一个驿站,但是沈庄氏沈玉珠和沈宝儿她们这些女眷,一时一个说头晕,一时一个说坐到腰痛,一时又说脚麻,花样百出!都需要下马车活动活动!所以这天天黑了还赶不到驿站。

    “我知道这里附近有一个村子,咱们去村民那里借宿一宵吧,明天得要比往常早一点出发,不然赶不到下一个驿站,便只能露宿在荒山野岭外了。”小福子对上京的路自是熟悉的,所知道这附近有个村子。

    “好,麻烦小福子带路了。”晓儿看了看官道两边都是树林,便点了点头。

    有瓦遮头,总比露宿街头好!

    小福子带路来到村里,在村口遇到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子和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两个人身上的衣裳都布满了补丁,一见他们的马车,也不怕生,便上来问:“几位大人是来借宿的吗?”

    因为他们村在官道附近,而这里离两头的镇子和驿站都是很远的。他们村,可以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所以经常有人来借宿。

    有些村民便加盖了一些屋子,专门用来租给客人住。

    “是的,请问你知道村里谁家有空余的房子吗?”小福子递给那小孩十文钱,友善地开口问道。

    “村长家里有,不过他家的要贵一点,一个晚上一百文,村长家的房子要新一点,好一点!想住便宜点的,我舅舅家里也有,一晚上只需要三十文,虽然旧了点,但是打扫得很干净的,你们可以放心。你们这么多人村长家的也住不下。”

    “既然这样,就住这两家吧。”赶了一天路,又被她们折腾了一天,沈承耀都累了,只想着尽快休息。

    沈庄氏,蓝氏,李氏她们听了村长家的房子好,都要住村长家。

    只是一个晚上而已,晓儿懒得和她们争,便随她们了。

    于是大房,二房的人都去住村长家。晓儿一家去了男孩舅舅家住下。

    男孩舅舅家也只有两间屋子,于是刘氏带着三个女儿一间屋子,沈承耀带着三个儿子一间。

    赶了一天的路很快大家都睡着了,刘氏因为在陌生的地方,担心几个孩子,不敢睡,只是闭着眼。

    晓儿也没有睡,她得等她们睡着了,进空间干活,这是她每日的功课。

    隔壁房间传里来了说话声。

    “娘,你真的打算将那臭丫头送去赵老爷家给那个傻子做童养媳吗?”一女孩子的声音响起。

    “嘘,不要这么大声,这事让你爹知道了就不行了!当然得送,送去后就有5两银子了,这么好赚的银子去那里找?”一个尖酸刻薄的妇人声音响起。

    “娘,有了5两银子后,我要买朵头花,还要做一套新衣服!”

    “上个月卖了那讨债鬼的书,得了几两银子,不是刚给你做了一套衣服吗?”

    “娘,都快新年了,你再给我买一套嘛。”

    “唉,我的祖宗你别摇我了,买就买,不过这几天你和你哥哥他们可别再打他们两人了,不然满身瘀伤,不好卖!”

    “娘的意思是那赔钱货卖,那讨债鬼也卖?”

    “聪明的女儿,我听说城里要招人到宫里当太监,一个人可以有10两银子补偿呢!”

    “10两?”那女孩大声喊了出来!

    “作死啦,这么大声干嘛!让你爹知道了一文钱你也别想有!好了别说了,快点睡。”

    “可是,你卖了他们,到时候他们不见了,娘你怎样和爹说啊?”

    “最近镇上,村里都不见了孩子。就说他们被人抱走了不就行了?快睡吧,娘困了。”话落,接着一个长长的呵欠声,便没有了动静。

    晓儿:这舅娘可真恶毒。她想起那两个相依相偎的孩子,那男孩一股机灵劲儿。明天提醒一下他们吧,就当日行一善。能不能躲过这劫,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刘氏听了这话,却是气得不行,都是为人母的人,怎么能干出这么缺德的事,她想起晓儿曾经也差点被卖,韵儿更是被大房的人送给人赔罪,心里对这等行为更是不能忍受,她得救救这两个可怜的孩子。出银子买下她不知道肯不肯。

    晓儿察觉到刘氏气息不稳,知道她也听到了那些话,便问,“娘,睡不着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