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有且仅有
    帝都的城门搜查是非常严格的,只因前朝曾有一名皇子被刺客顺利挟持出城门,所以太祖皇帝定下金科玉律:皇辇出行与百姓等同视之!

    既然皇帝的车架都需要接受检查,还有谁敢在这造次!

    虽然必须接受检查,但小福子带着令牌,却是不用像百姓一样排队进城的。

    城门口处也有一个通道是专门给官员的车马过的。

    待一行车马检查完毕,小福子领着沈承耀一家来到上官玄逸面前。

    沈承耀带着妻儿行礼。

    上官玄逸免礼后,状似不经意地看了晓儿一眼,心中得出结论:精神不错,长高了一点,但瘦了不少!

    想到这上官玄逸眉头不自觉皱了起来,这应该是长途跋涉太劳累了。

    “你们先回府休息一下,明天再面圣。”上官玄逸说完便率先上了马,然后回头看了一眼,示意他们跟上。

    小福子见状忙招呼他们赶紧上马车,自家主子这是打算送升平侯一家回府呢!他服侍主子这么多年,从未见过自己主子给谁接风洗尘过的,也没见他对谁家会如此上心,晓儿姑娘在自家主子心中的地位,小福子又刷新了一个新高度。

    先是在城门接风,然后又再送回府,这是用实际行动来保驾护航!告诉整个帝都的人知道,升平侯府的人是他护着的。

    其实像升平侯这样子草根逆袭的贵族,没有实权,在帝都要是没有个靠山,可是寸步难行,地位尴尬的。而上官玄逸今日这一举动,定会在整个权贵中流传,有眼色的都知道不会去惹他们一家。

    升平侯府位于城东,这一带的房子都是权贵聚集之地。马车约莫走了两刻钟便到了。

    上官玄逸下了马,这时府里的人听到动静打开了大门,从里面走出了一个管家模样打扮的中年男人和一个老妇人,对着上官玄逸行了一礼。

    “主子,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然后又看了一眼沈承耀一家:“这是升平侯一家。”

    “李福全参见侯爷,夫人,睿安县主。”

    “奴婢荣嬷嬷给侯爷,夫人,睿安县主请安,侯爷,夫人,睿安县万福。”

    两人忙对着沈承耀一家行了一礼。

    待该有的礼仪结束后,上官玄逸才开口:“府里我已经派人收拾妥当了,府里的下人是我让管家这两天从人牙子里买来的,签的都是死契。若是有用着不凑手和发现背主的直接发卖或打死便行了。”

    李福全递上了一个木盒子,“侯爷,贵府下人的身契都在这盒子里。”

    晓儿家的下人钱管事的儿子钱海强这次驾着晓儿家的马车跟着来了,他忙上前接过木盒子。

    “上官大哥,买这些下人的银子,在分红里扣吧。”晓儿听了心里为上官玄逸的考虑周到感动,若是上官玄逸将自己家的下人分派了过来,这用起来真的不方便,但是他是帮自己一家从人牙子那里新买的,那便不同了。

    这就说明,这些下人的主子从一开始就只有他们一家。

    虽然她有忠诚药粉,不担心背主不背主的,但别人的用心周到,她知其意,领其情,他日定会厚报。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银子,给不给也没所谓,不过她想给便顺她意好了。

    “荣嬷嬷是宫里荣退的教养嬷嬷,宫中规矩众多,让她留在你家做教养嬷嬷可好?”上官玄逸看了一眼晓儿,意带询问。

    荣嬷嬷是他的奶娘,宫中的规矩礼仪自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这帝都,认识荣嬷嬷的人也多,有她在她身边教养和保护,他才放心,起码不会被人欺负了去也没处说。

    沈承耀和刘氏忙点头谢过。

    晓儿也笑着道谢。

    有个宫里出来的教养嬷嬷指导自己一家的规矩礼仪自是最好的,本来她就觉得自己家来了帝都需要请个教养嬷嬷,现在有人替自己办好了这事,她不高兴才怪,她相信不好的人,上官玄逸也不会介绍过来。

    交待了两句上官玄逸便回宫了,留下了李福全帮一下忙。

    整个升平侯府都打理好了,从翻新,打扫,到家具的摆设,都妥妥当当的。

    李福全领着他们介绍了整个侯府的院落,刘氏安排沈老爷子,沈庄氏和沈玉珠住在福寿院,二房一家则在听雪堂一个客院住下。

    沈承耀他们自是住在主院,晓儿选了一座两层的绣楼摘星楼,三兄弟也各自选了自己的院落。

    介绍完院子后,李福全将二十个下人都叫到了一起,让他们听候主家的安排,并交代了晚饭是上官玄逸在酒楼定了两桌席面,到时侯会送过来,便告辞了。

    晓儿问了他们几个问题,大致了解了一下他们的情况,安排了几个管事,每个院子分派了一些下人,每个岗位都安排好人,便让他们下去了。

    刘氏看着各自离去就其职的下人,忍不住说了句:“以后得更家努力赚银子了,这么多人要养。总不能让这么多人跟着咱们饿肚子吧!”

    晓儿忍不住笑了笑,“家业越大,养的人自然多了,娘放心,女儿一定不会再让你饿肚子的。”

    “也是我魔怔了,咱们家现在除非犯了大事,不然总不至于回到饿肚子的地步!”刘氏也笑了,她是饿怕了吗,居然想到以前挨饿的日子了。

    “娘明白便好,你且放宽心吧,娘的大福气还远着呢,等以后大哥他们考取了功名,给你挣个诰命,娘就可以慢慢享福了。”

    “呵呵……娘也不需要诰命什么的,只要你们几兄弟姐妹个个都过得好便行了。”

    “夫人放心,夫人的福气可是绵长着呢。”荣嬷嬷笑着道。

    荣嬷嬷想起小主子对自己说的话:“嬷嬷且用心照顾好她,几年后再随她一起回来养老。”

    然后自己的小主子似乎担心自己不够明白不够用心一样,又补充了一句:“嬷嬷,我这一生有且仅有一位王妃。”

    她当时可是震惊得下巴都差点掉下地了。

    她何曾见过自己小主子这么上心一个人,交代一件事都怕遗漏的,自己的小主子这么放在心尖的人,她的娘亲福气能不源远绵长吗!

    不过荣嬷嬷不知道的是,当时的上官玄逸交代完荣嬷嬷后,站在窗前望着远方的某个方向,默默地将没说完的话在心里说了一遍:我这一生有且仅有一位王妃,只有她,只能是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