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发了一笔横财
    皇上又问了沈承耀一些农事上的问题,这可是沈承耀的专业,他答得头头是道。

    皇后也问了晓儿几个女儿家的问题,并赏赐了晓儿一堆珠宝首饰和布匹做见面礼。并没有形容错,真的是一堆,用木箱装起来可以说整整两大箱了,皇后这是将她从八岁到十八岁的每日不重样的首饰都给准备好了吧!

    其实皇后心里感谢晓儿解了上官玄逸的毒,还有她送给上官玄逸的药丸也救了她另一个儿子一命,该有的名头皇上会赏赐,她便只能在物质上多赏赐一点了,而且这里头大部分也是自家儿子知道自己要给见面礼,让人搬了一大箱加进来的。

    但是这么厚的礼,晓儿不敢收下啊!事出反常必有妖!

    “多谢皇后娘娘的赏赐,可是臣女无功不受禄,这么多赏赐,臣女受之有愧!”晓儿站起来屈膝行礼。

    “长者赐,不可辞。睿安县主聪明睿智,颖悟绝人,福慧双休,琉璃,水泥,筒车,脱粒机,手摇水泵……哪一样拿出来都当得这赏赐!”

    “丫头放心收下。”上官玄逸见晓儿真心不敢收,便出声劝道。

    听了这话晓儿只能行礼道谢了,再推辞便是不识抬举了。

    嗯,皇后真土豪!

    俩人跪安后,皇上问皇后:“皇后似乎很喜欢睿安县主?”

    皇后点了点头,“是很喜欢,皇上没有发现吗,她的规矩学得比瑞宁那丫头还要好,放眼整个帝都,那家小姐能比?而她只是一农家出身的丫头!识时度势,进退得宜,淡定从容,言行举止大方得体,第一次面见我们也没有一点怯场,这样的人睿智也不足以形容,她本身所散发出来的气质便让人喜欢。”

    皇上点了点头,“升平侯也有点让我意外,本以为只是个地道的农家汉子,没想到谈吐举止,咬文嚼字,条理清晰,遣词造句中可知也是做过学问的,学识不浅的,倒是可以考虑重用。”

    如果目不识丁,便只能在农事上重用了,当个没有实权的侯爷。

    官场上有权力和无权在手,区别也是很大的。

    “他们一家人都是聪颖过人,忠厚老实的人。”上官玄逸将自己最大的感触说了出来。

    皇上点了点头,上位者都喜欢重用这种人,用着放心又省心!

    两人回到府里,沈承耀直接让人将皇后赏赐给晓儿的两大箱珠宝首饰和布匹锁到晓儿所在的院子的小私库里,“这些东西以后全都给晓儿做嫁妆。”

    刘氏自然是没有意见的。

    两夫妻的考虑都是一致的,万一以后晓儿嫁的人家,公婆不好相与,像沈庄氏一样总是想贪下媳妇的嫁妆,这些东西都是皇后赏赐的,谅她也不敢贪下!

    “娘,嫁妆的事远着呢,分点给妹妹们。”

    “妹妹的,爹娘会备下的,不会委屈了她们的,但这是皇后赏给你的,便是你的,谁也不敢动!”

    晓儿听了这话,那里还不明白两夫妻的意思,真是又感动,又哭笑不得,她不想给的东西,还没有人能从她手中拿走呢!

    晓儿现在也不反驳他们,等以后再一点一点拿出来给韵儿和希儿便行。

    沈老爷子,沈庄氏和沈玉珠,二房一家听说沈承耀他们面圣回来,都赶过来了。

    “老三,听说皇上赏赐你两大箱东西给我们,还有十几匹布匹?东西在哪里,我的那份呢?”沈庄氏四围地搜索起来。

    “老三,皇上赏赐了这么多东西,是不是皇上知道我们也来了,赏赐也算上我们家一份了?”沈承宗也急切地问道。

    晓儿听了皱心中不悦,看来府里的下人也太嘴碎了些!这连谁是主,谁是客都不懂得分了!

    刘氏听了两人的话,脸立马便黑了,这些人一天不惦记她们家的东西,就像缺少空气不能呼吸了一样!这贪小便宜的本性已经像呼吸一样自然了!

    “那些东西是皇后赏赐给晓儿的见面礼,我让人都搬到晓儿院子了留给晓儿做嫁妆。”沈承耀对自己这些亲人的性格也是不敢苟同的。

    “什么!”沈庄氏尖叫起来。

    晓儿觉得耳朵都快被震聋了,忍不住用双手捂耳。

    “那么多东西,怎么可能只赏赐给她做见面礼!她哪来那么大的脸子!老三你这是想贪下皇上赏赐给我们的东西!”

    沈承耀听了这话,心里也生气了,他是这样的人吗?

    “娘,皇上连你们是谁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赏赐给你们?那些都是皇后赏赐给晓儿的见面礼,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那些东西是绝对不能分出去的,全都留在以后给晓儿做嫁妆!”

    “全都给这个赔钱货做嫁妆?老三你是疯了还是傻了?玉珠是你亲妹子也没见多为她备点嫁妆,我不管,即便皇上不知道我是谁,但既然我们都在帝都,皇上赏下来的东西,肯定是有我们份的!”

    沈承宗听了这话,点了点头,“老三,独食难肥啊!”

    “皇上赐给咱们家的东西,为什么大家都有份?不要忘记,咱们早就已经分家,甚至断亲了,我们能带着你们上帝都,就已经很慈善了,到头来,你们还想反咬咱们家一口!我劝你们别贪得无厌,激怒了我,我也不乎让你们马上滚出侯府!”

    “……”听了这话,沈庄氏气得一时说不出话,只是指着晓儿半天,满脸怒火,“你这不孝的东西,你……”

    晓儿心里也怒了,她们不要脸,她家还要呢,祖母抢皇后给孙女的赏赐,这事传了出去,她们一家在帝都估计半天就红透半边天了!

    “好了,吵什么吵,老三是少了你吃的,还是少了你用的,该给你的,老三会少给吗?你且等着便行!这里的帝都,天子脚下,不是在村里,你别将事闹得街知巷闻的,被言官弹劾,传到皇上耳朵里,我看板子就有得你赏!”沈老爷子这话说得可是一语双关!

    等着她家给什么东西,真是贪心不足!

    还有言官弹劾当然只会弹劾沈承耀这侯爷了,难道会弹劾一个老百姓?到时候吃板子的不知道会是谁!这可是威胁了!

    晓儿听了,心里冷笑,姜还是老的辣,不过,谁怕谁!威胁什么的,简直当耳边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