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五十九章不服输是好,不认输便坏了
    晓儿三下五除二便将诗写完了。

    本来还担心的小姐见她这么快便写完,又放下心来了。

    开什么玩笑?诗是这么好作的,当代大诗人李安木也不会一下子便作出来吧!

    人家曹植还七步成诗呢!她提笔就成诗!扯淡!肯定是不会,随便写点什么应付了事的。

    然后她们又开始淡定的想自己的诗作了。

    晓儿待墨迹干了后,用纸镇压好,便走回自己的位置坐好。

    丞相夫人见了,也同样以为她是因为不会作诗才这么快,便开口说道:“睿安县主果然聪明睿智,这么快就作好了?皇后娘娘要不我们先看看睿安县主的诗,反正坐着也是坐着。”

    皇后点了点头,朝身边的宫女示意了一下。她也好奇晓儿这么快便作好的诗会是怎样的诗。

    宫女将晓儿的诗取了下来,递给皇后。

    皇后接过,看了一下,又看了一眼晓儿,按下心里的惊讶和赞叹,开始朗诵起来:

    “秋词

    自古逢秋悲寂寥,

    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

    便引诗情到碧霄。”

    话落之际,蓝空中正好有一排候鸟应景的往南飞,这群鸟可是帝都最后一群南飞的鸟了。

    全场——再一次,寂静!死寂!

    本来正在作诗的姑娘们听了,思绪都被打乱了,一点灵感都没有。

    有些人最后交上去的作品甚至连平仄押韵都出错了,这是多么的不应该!

    便是皇后读后,内心也是久久不能平静的。

    没想到,这孩子能写出这么气势雄浑,意境壮丽的诗。

    这等阔大的胸襟,乐观的情怀,非凡的自信,昂扬的斗志,高扬的气概,在座多少王孙子弟都不如?

    何不生作男儿身,扶摇直上九万里!皇后心里不是一般的惋惜。

    此诗一出,谁与争锋?

    在座很多人都心服口服了。

    作出一首好诗是很难的事,你想想,寥寥的只字片语,诗歌中能表现出多少情景,多少情怀。

    诗是这个时代语言的精髓之所在。

    作诗讲究的是厚积薄发,并不是一学便会的,有时候甚至需要灵感和触动。

    知识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常年累月的时间沉淀出来的学问,成就博学!

    睿安县主该有多博学,才能做到这等好诗都能信手拈来?!

    有人心服口服,同样自是有人不服气的。这个世界每一样事实,放在每个人面前,每个人都有可能给出不同的看法,不是吗?

    李芸宁便是觉得不服。她觉得一个人根本不可能一下子便做出这么好的诗,觉得晓儿肯定是以前便作好的,刚好现在用上。

    “睿安县主果然学识过人,睿安县主这诗是即兴所作还是以前便作好的?”她就是想提醒大家,睿安县主是拿往日作的诗来比赛,胜之不武!

    尚书府千金闻其声而知雅意,也开口说道:“对啊,这么好的诗,不用想,提笔便开始写,睿安县主是以前便作好的诗吧。”

    大家听了这话,都看向晓儿。

    晓儿轻轻一笑,宛如百花绽放:“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难道就不是我的诗了?”

    李芸宁听晓儿这样说更加觉得自己的猜想是对的了,忙义正言辞地道:“既然是现场作诗比赛那当然是得现场作才算数。睿安县主拿以前作好的比赛,未免有失公允!”

    晓儿听了这话,笑得更灿烂了:“李姑娘和云姑娘这是不相信我能这么快作出一首诗吧?”

    “那好吧,两位姑娘,你们究竟需要多少时间才能写出这个水平的诗?我可以等你们写好了,再拿去升平侯府和我比赛的。我到时侯同样是现场即兴作诗来和你们比,题目你们自己想好到时侯告诉我好吗。”晓儿大度地说道。

    她们不相信自己吗?那好,自己就给她们无限的时间去作一首诗,再来挑战:自己:!

    到时她必然一首接一首的背出来,将她们堵得哑口无言!

    俩人被晓儿的话堵得脸色赤红,又不敢接下这话!

    这是赤裸裸的打脸啊!

    这是说她们输了不认帐,想找借口推脱!

    晓儿看了一眼两人猪肝色的脸,暗自摇了摇头:不服输是好,不认输就坏了!

    想刷存在感,想踩低别人来抬高自己,你们找错人了!

    在座的人都被晓儿的“豪言壮语”吓傻了,更是为她的自信所拜服!

    睿安县主还真是学识过人啊!若不是真的学识非凡,哪里敢说让别人作好再去找她比赛!而且还是让别人出题目,自己当时再作!

    在座很多姑娘觉得晓儿过于自负。

    但在座很多长辈和男子却是觉得晓儿有真才实学,处事又圆润的。

    被人说作弊也没哭鼻子或直接闹开,只是一个邀请便让怀疑的人不敢再多嘴!

    只能说,觉得晓儿自负的人,她自己未必不是因为技不如人而妒忌!或者是太自以为是也不一定?

    “既然睿安这么厉害,何不干脆现在就多作一首诗来证明自己!”说这话的是户部一个四品官的女儿楚蝶,一直依附李芸宁身后过日子,现在想讨好李芸宁故意说的。

    正好这时有人汇报说将军命人送回来的贺礼到。

    老夫人看完家书种贺礼后忙宣那士兵上来问话。

    听见自己的儿子一切安好,只是甚是想念母亲后。

    老夫人眼睛微湿,她用帕子抹了抹眼角,笑道:“安好便好,安好便好!”

    老夫人让人赏那士兵十两银子,并让人带下去休息了。

    楚蝶见这插曲完了又开口:“睿安县主就以秋和刚才那士兵联合为题作一首诗好了,想必对睿安县主不是难事吧?”

    这还有完没完?总是咬着那丫头不放是什么事!

    上官玄逸忍无可忍,冷冷的目光,充满不屑地扫了几人一眼:“为什么要多作一首来证明?证明你们蠢笨吗?蠢笨如猪不是罪,但蠢就不要总是出来碍眼!”

    几位女子听了这话,脸色刷一下便白如纸雪!身体都不自觉发起抖来。

    六皇子从来没和女子说过话,没想到第一次和自己说话却是如此不留情面。

    晓儿看着那几朵被暴风雨摧残过的花儿,一点也泛不起同情。

    不作不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