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六十章人无横财不富
    丞相的千金李芸宁是大皇子看中的正妃,被上官玄逸这样下面子,他决定来个英雄救美,给李芸宁留下个好印象。

    “六弟这话就说得不对了,怎么就不能多作一首来证明自己了,眨眼间一首诗便作出来的确让人怀疑啊!李姑娘觉得她不是现场作的诗也没有什么不对啊。”

    最后大皇子还不忘点明他帮忙说话的对象,不然人家不知道就不美了!

    上官玄逸刚想开口说什么。

    晓儿赶紧抢先开口了。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

    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

    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她不能让上官玄逸为了自己和自己的大哥当众吵了起来,这样吵赢了也没有意思,肯定会得到皇上的责罚,他们两人会被言官参一本不说,自己肯定落个祸水的称号,谁都得不了好,太亏了。

    众人听了默了默。

    然后鼓掌声此起彼伏。

    还真的又作出了这么好的一首诗,这是一个小姑娘吗?这是文曲星转世吧!

    老夫人和将军夫人直接用帕子抹了抹眼角的泪,就是皇后眼都有点湿润了,这真的是将她们的心声都说了出来了。

    皇后稳了稳自己的情绪,这事还得她开口和稀泥。

    “好了,现在睿安县主也应楚姑娘出的题即时作了一首诗出来了,睿安县主第一名,这下大家没有异议了吧?”

    李芸宁领头的几人摇了摇头。

    大家听了这话也跟着摇了摇头,第一首以秋为题,平时刚好作有这样的诗,还说得过去,而这首诗,明显是楚蝶故意刁难出的题,怎么可能作弊,更是因为这,大家对睿安县主的才华有了更深的认识。

    帝都才女,这是要换人来当了!

    李芸宁低着头,咬着下唇,心里不甘心极了,自己居然输给一个农女,一次又一次!现在更是因为自己让这人大显身手!估计明天以后,大家不再认为自己是帝都第一才女了。

    “和我那丫头比赛,她们不是找不自在吗?我家丫头连我都不知她的深浅!”狄绍维可怜地看了李芸宁两人一眼。

    “睿安县主怎么是你家丫头了?你这小子难道已经和睿安县主定亲了?”黎哲民半开玩笑地问道。

    上官玄逸冷冷地扫了两人一眼。

    狄绍维一个哆嗦忙解释:“睿安县主是我认下的妹子,我可是将她当亲妹子看待的,怎么就不能说我家丫头了!”

    老夫人和将军夫人听了这话吃了一惊。

    老夫人故意略带责备,实则没半点责备意思的骂道:“你这孩子认了个妹子也不和家里说,我若是早知道,就该为我孙女儿一家接风洗尘了!”

    “可不是,这么大的事儿,为娘的现在才知道,这见面礼都没准备好,显得咱们多不重视。”将军夫人责备完自己的儿子又吩咐婢女去她的私库拿东西过来。

    这是当着大家的脸认下晓儿了!

    今天的事,大家心里都明镜似的!不就是欺负人家出身低,以为人家四六不懂吗?想拿别人当绿叶吗?

    谁知道高手在民间!来了个大逆袭!

    现在老夫人和将军夫人当众承认这亲,也是有给晓儿当靠山的意思。

    晓儿心里也是明白的,说真的,萍水相逢,能得到他们这样维护自己,她觉得很满足,很感动。

    “娘亲和嫂子都认下这孙女了,我做姑姑的怎么可以没有表示的。刚好我出阁前的闺房里,还放着一架古琴,就这样放着也太浪费了,正好送给晓儿好了。”

    听了这话知道这琴的人都对晓儿投去了羡慕又妒嫉的眼光。

    皇后出嫁前弹的古琴,不就是那架通体暖玉雕刻成一双雨燕做成的琴身,金丝蚕吐的丝做成的琴弦的上古名琴—飞燕流云。

    金丝蚕现在已经绝种了,它吐的丝做成的丝弦可以说千金难买,更何况是通体暖玉做成的琴身?这么大一块暖玉,你以为随便就可以找出来的啊?

    一个小小的农女,为什么屡次被皇后,六皇子,忠勇侯府的人抬举?很多人心里都不明白。

    李芸宁想要这琴很久了,皇后曾经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地说过这琴留着送给未来的儿媳妇的。不过知道的人也只有那么两三个夫人罢了,其中就有一个是她娘。

    皇后送琴给睿安县主究竟是什么意思,她的年纪和三位皇子也不配啊?应该只是单纯的因为认亲这缘故吧。

    没见到琴,晓儿不知道它的昂贵,所以她坦然地行礼谢恩。

    接下来,在座的夫人小姐也不敢再对晓儿一家有过分的行为了,气氛倒是和乐融融到大家散场。

    晓儿在上马车前,小福子捧着一个盒子走了过来,递给晓儿。

    “晓儿姑娘,这是今个月玩具铺和琉璃作坊的分红。”

    晓儿接了过来,打开一看,厚厚一大叠银票!

    “怎么这么多?”现在两间铺子的生意都稳定下来的,每个月的收入都差不多。这是发生了什么情况,突然多了这么多分红?

    “刚刚姑娘作诗不是赢了的吗?大皇子就这事开了个局,他做庄,买晓儿姑娘拨得头筹的话以一赔十。我家主子做主帮姑娘十万两的分红全都买了姑娘赢,所以才会有这么多银票。”

    所以这盒子里装了一百万两的银票?这是要发了?果然人无横财不富啊!

    “小幅子,你家主子实在太有远见了!”晓儿高兴得嘴巴咧得半天高!

    那大皇子,她都看他不顺眼,这银子赢得好!

    然后她又想到自己都赢了一百万两了,不知道上官玄逸和狄兆维赢了多少?

    “上官大哥和狄大哥有没有下注?”

    “有啊,本来主子只是下了一万两的,后来听说是大皇子做的庄,追加了九万两,狄公子也是下了十万两,二皇子和四皇子也跟着下了十万两。”小福子努力忍住笑,尽量用平常的语气回道。就是他自己也下了一千两呢!

    是大皇子做庄的事,还是他告诉主子的。刚刚主子们去问大皇子拿银子的时候大皇子气得脸都黑了,最后只能凑出一百万两的银票,其他几人的写了欠条。

    他觉得自己的主子真的太小心眼了,就因为大皇子说的话惹着他,主子还喊上二皇子和四皇子一起下注,说输了算他的。

    晓儿听了这话眼都大了!

    也就是说,单是他们几人,大皇子便欠下了他们五百万两的赌债?

    黑,上官玄逸太黑了,幸好是友不是敌啊!

    现在晓儿都有点同情大皇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