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六十一章你卖,我买
    想着怎样省银子,永远省不出大银子,所以应该想着怎样赚银子,让赚银子的速度远远大于花银子的速度。

    那样不用省也能存下一大笔银子。

    货币只有放在市场上流通才能赚银子。

    拥有一百万两的天降横财,不赶紧去买地,买房,买铺,实在太对不起自己的好运道了。

    第二日早上晓儿便和沈承耀出去找牙行看看哪里有好地,好铺,好房子。府中虽然有总管,可以吩咐他去办,但晓儿觉得这事还是亲力亲为好,总管的眼光和自己的未必就一样。

    因为想着在帝都置办些产业,所以沈承耀最近来牙行算是多的了,杨牙侩一见是他,马上热情地迎了上来行礼:“升平侯来得可真巧,昨日刚收到两个好铺子要出售。那地段的铺子多数是达官贵人家的铺子,很少会出售的。”

    “这可真巧,之前的一直看不上,不知道这两个铺子怎么样?”再过不了多少天便回老家了,沈承业想尽快买到铺子,就是先租出去每个月也有几两银子的收入。

    “不是我夸,这两个铺子是个顶个的好。我手上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这么好的铺子了。偷偷告诉你们吧,这两个铺子是昨天大皇子让人放出来的,你们想皇子的铺子,能不好吗?不过就是价格高了点。”杨牙侩一脸这秘密我只告诉你,你别告诉别人的神秘样子。

    大皇子的铺子?

    用从大皇子那里赢的银子买大皇子的铺子?

    真是……

    大皇子知道会不会被气死??

    不过大皇子和上官玄逸不是一个妈生的,她要是将大皇子放出来的铺子都买了,也算是帮了上官玄逸一个小忙吧!

    大皇子欠下巨债,就只卖两个铺子?这怎么够!不知道还有没有其它在卖?

    “两间铺子在哪条街?”

    “都在静福路,就是日月楼和品茗阁。”

    这两间铺子晓儿知道,都是三层楼的设计。一间是酒楼,一间是茶馆。生意这两年倒是没有往年好了。

    没有创新,一成不变,任谁吃喝几年都会厌不是吗!

    “杨伯,除了铺子,还有没有好点的田地,房产?”有就一并买了好了。

    “田地,房产都有,不过同样要的价格高了点。还有一个花田,开价十万两。”都是大皇子的人放出来的,只要将风声放出去,一大堆想巴结大皇子的人都会来买。想来也是知道如此,他们才将本来价值一万两的铺子,要价却是两万两。

    因为即便价格贵也是不愁卖的!

    晓儿也是明白这道理的。不过白白多出这么多银子她又不太愿意。

    正想着怎么样将价格压下来。

    小福子和一个中年男人便走进来了。

    杨牙侩一见小福子和中年男人忙热情地打招呼。

    小福子和中年男人看见晓儿两人也忙行礼。

    一番礼节过后。

    杨牙侩对中年男人说:“徐总管,正好升平侯和睿安县主有兴趣买你昨儿放出的铺子和田产。”

    “不好意思啊,杨掌柜,我今儿来就是想说,那些铺子,田产,房产都卖出去了。”徐总管满脸不乐意,耸拉着脸地开口。

    “就是这位兄弟买过去的。”徐总管心里憋屈极了,大皇子心里吃了大亏,总是拿他们这些下人出气!

    他负责这事的,简直是跑在战火的最前线,被轰得体无完肤!

    重要的事,这事也不能怪他!

    昨天临天黑才说卖的铺子和田产,哪有可能这么快找到买家!

    谁知六皇子听见了风声,今儿一早便当着皇上的面子催债,说是听说了大皇子在变卖铺子,田产之类的。

    免得大皇子卖来卖去麻烦,他直接按市价帮大皇子买了!

    银子就在欠下的那些银子里扣。

    皇上问了一句什么债?

    大皇子担心六皇子说出他开赌局做庄的事,忙说只是两人打赌,他输了。

    然后又赶紧对六皇子说好,他说的事都有得商量。

    皇上听说只是两兄弟打赌,只说了一句,做兄长的,记得让着点弟弟,便没再问了。

    年轻人嘛,谁没个年少轻狂的时候,兄弟间打下赌也算平常。

    两间铺子,两百亩良田,一座四进宅子,一百亩花田内含占地十亩的花房,本来大皇子打算统共最少卖十五万两的。

    现在六皇子用比市价还要低的价格五万两就买了!

    说什么父皇说做兄长的记得让着点弟弟。

    听了这话,大皇子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而比计划少了一大半银子的收入,差点没将大皇子气得吐血身亡!

    他负责这件事的,更是被骂得狗血淋头!

    “这可真巧!”杨掌柜满脸惋惜。

    “可不是太巧了!”哪有这么巧的!六皇子肯定是派人留意了他们这边的动静的!

    交待完这事,徐总管便走了。

    没有了合适的铺子,晓儿两父女也离开了牙行。

    一出牙行,小福子便说:“侯爷,晓儿姑娘我家主子正好有事找你们商量。”

    “你家主子现在在哪?”

    “在徳兴楼,请随我来。”

    几人上了各自的马车,往另一条街去。

    小福子将人带到楼上的雅间,敲了敲门,听见里面传来一句清冷的“进。”

    才请了两人进去,自己则守在门口。

    沈承耀和晓儿两人进去后忙行礼。

    上官玄逸免礼后,指了指他面前的位置:“坐”。

    两人犹豫了一下,这以前只是猜测他是皇子,毕竟没表明,他们才可以那样无所拘束。

    所谓不知者不罪!

    现在明知道是皇子,还和他平起平坐,真要计较起来便是一个不分尊卑,藐视皇族的罪名了!

    上官玄逸知道他们的顾虑,便开口说道:“没有外人,不用守那些没用的规矩,沈三叔,晓儿丫头快坐下吃饭吧!菜都要凉了!”

    听见这熟悉的称呼,关系一下子便亲近了。

    沈承耀带着晓儿坐下。

    “尝尝这楼子的菜,味道还不错。”

    饭菜的味道的确算是不错的,但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家里的吃食实在太好吃了,沈承耀本着不浪费粮食的中华民族优良传统,硬是勉强自己吃撑了,桌上的菜还是没吃完。

    吃饭讲究的是食不言,三人很快便吃饱了。

    上官玄逸让人将盘子撤掉,沏好茶,才将一叠纸递到两人面前。

    “这是……”晓儿看了一眼上面的内容便知道是大皇子出售的那些产业了。

    “知道你们准备在帝都置办些产业,便让小福子留意一下,顺便帮你们买下的。一共五万两,回头从铺子的分红里扣好了。”

    虽然上官玄逸说得简单,但是没有用心,又怎会做到这一步?

    这么多产业才五万两,刚刚杨掌柜已经说了,单是花田开价便十万两!这是帮他们家省下多少银子?

    她相信上官玄逸没有故意将价钱说低,这说明什么?

    这是将她家的事,当自己的来办。就像他刚才说的,没有外人,不用守规矩,他不是说说的,他是真的不将自己家的人,当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