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被蛇调戏
    晓儿镇定下来,四周看了一眼,地上很多石头,但没有发现哪一块是空间原石啊。

    “空间原石呢?”晓儿问白天。

    “在那蛇的屁股下面。”

    汗!这守财奴!它也不嫌顶屁股吗!这让她怎么收进空间!

    上官玄昊看见这么多珍希药材,除了留意黄金巨蟒的动静,早就顾不上其它,开始小心翼翼地拿小铲子挖起来。

    谁知道刚铲下去,黄金巨蟒便动了,也不知这庞然大物是怎么控制自己的身体的,眨眼间,尾巴便甩了出去,甩得上官玄昊趴在地上,啃了一嘴泥。

    上官玄昊站了起,吐掉口中的泥,忍不住爆粗“你娘的!找死!”

    晓儿有些傻眼,这蛇的武力值也太强悍了些,一铲不合便搁倒!

    那蛇原来盘着的身体一下就散开了。

    上官玄逸将晓儿拉到自己身后,“丫头找机会先下山!”

    上官玄昊和上官玄逸纷纷举剑向黄金巨蟒刺去。

    蛇尾巴又是一甩,连躲都来不及,两人手中的剑纷纷落地。

    “上官大哥,接剑!”

    上官玄逸掉的剑离晓儿近点,晓儿立马跑去捡起来,手一扬扔给上官玄逸。

    上官玄昊便没那么好运了,他在地上一个翻滚,打算将剑捡起来,谁知道那蛇的尾巴像铲子一样,将他铲了起来,然后像球一样,抛啊抛!

    “它娘的!我是挖你祖坟了!这么玩我!”上官玄昊发现自己想控制自己的身体脱离这搞笑的状态,却是做不到,忍不住开口骂道。

    晓儿和上官玄逸面面相觑,怎么感觉这蛇是逗着他们玩呢?

    如果不是场景不对,真的好想笑。

    不过不管怎么样,上官玄昊还是要救的。

    晓儿带有长鞕,她拿出来一甩长鞕,将上官玄昊的腰身卷住,接着用力一扯,上官玄昊便被扯了开来。

    上官玄逸上前接住了他。

    上官玄昊脚踏实地后,心里无限感激:这才是亲弟嫂!

    晓儿接着瞄准蛇的七寸,手中的小刀射了出去。

    突然整座蛇身一下子便缩小,后“啾”一声,晓儿便感觉手上被缠上了一个冰凉的东西,不知道的还以为带上了一个金镯子。

    “啊!”晓儿发出两辈子加起来最大声的尖叫,忙甩起手来,却怎么都甩不动。

    这是什么怪物?会变身的?!

    上官玄逸忙伸出手去捉蛇,哪怕将它引到自己手上来也好!

    “主人别怕,这蛇不会伤你的。”看见晓儿被吓成这样白天觉得玩大了,忙开口道。

    “主人将它收进空间啊!”天白忙开口,说出了最有建设性的话。

    听了这话晓儿才反应过来忙将它收进空间――冷冻库里!

    她是脑子都被吓秀逗了,才忘了她这非人技能!

    两只鹅:主人是有多恨小金啊?直接将人雪藏了起来!

    上官玄逸伸出的手握上了晓儿的手腕,蛇呢?

    上官玄逸将晓儿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都察看了一遍,发现那蛇没缠在晓儿身上才放下心来。

    回过神来,晓儿想起两只鹅的话,心里说了句:“回头再找你好好算帐!皮痒了,欠揍!”

    “那蛇去哪了?”上官玄逸看向上官玄昊。

    “我怎么知道,神出鬼没的!那动作快得像鬼!”话虽这样说,他也认真地留意起四围的动静。

    虽然留意了也是白留意,他们根本快不过它。

    “直接挖药材吧!”晓儿走到一株红得妖艳的花面前开始拿起铲子挖起来。

    “也对!”上官玄昊深有感触:“何必找它,那条东西,小气巴拉的!我一个人动铲子,它就甩了我一个狗啃屎!现在三个人动铲子,它还不屁颠屁颠的滚出来!”

    “四皇子,原来你刚刚是狗啃屎啊!”晓儿说完便笑了起来。

    “我说你这丫头做人怎么这样子!”上官玄昊动作僵了僵,然后满脸便秘加委屈:“重点不在这里懂不?还有你怎么这么不厚道啊!你知道我说错了,提醒一下便行,我都够可怜了,你还取笑我!”

    “我是在提醒你啊!要不是我提醒你,你怎么记得自己刚才将自己说成狗还啃屎了?这是好心没好报!”晓儿满脸比他更委屈。

    上官玄昊脸黑得仿佛子章鱼喷出的墨汁!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沟通也!他不和她说!

    “上官玄逸!你还不管教管教她!这种事情听见了也该装听不见!真是不懂人情世故!以后得惹多少麻烦!”

    “不怕,多少我都担着。”上官玄逸优雅地用铲子挖着一根不知名植物,云淡风轻地回了一句。

    上官玄昊被噎得差点喘不过气来,真是一对神经病!“我不和你们说话!”

    晓儿一边挖草药,一边不着痕迹地将空间原石收进空间。

    听了上官玄昊的话,她故意凑过去问道:“四皇子,刚刚你说自己够可怜,是因为你被那条蛇调戏了吗?”

    “谁被蛇调戏了,那是逗着玩!”不对,调戏和逗着玩那意思也差不多,“那是开玩笑!”

    “对,被蛇开玩笑了!”晓儿点了点头,对着上官玄昊笑得一脸暧昧:你不用解释,我懂,我都懂。

    “你这是什么表情?”上官玄昊气得一个仰倒!

    “你觉得是什么表情便是什么表情。放心出了帝都城外,我不会说出去的?”晓儿举起手作发誓状,保证道。

    帝都城外不说出去,那就是帝都城内便到处乱说了?

    这是什么人啊?!

    “我不和你说话!”上官玄昊下定决心地道。

    “那是因为你说不过我!”

    这人!

    上官气得一铲子用力过度,一株百年人参便硬生生被拦腰截断。

    “你这……”祸害!

    不与小女子一般见识,不然气死的是自己,上官玄昊深呼吸了一下,掉过头,坚决不再出声。

    “丫头,过来帮帮我。”上官玄逸觉得自己四哥太笨,看不下去了。

    晓儿笑了笑好心地放过了他,跑了过去。

    接着三人认真地采起药来。

    “奇怪,那蛇怎么不出现了?”上官玄昊挖了一半才想起。

    晓儿没说话,就让他们自己发挥想象力好了。

    有道是,言多必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