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私采金矿
    三个人将山顶的药材采了一个精光。这里的药材,晓儿空间里都有,她便只要了一些幼苗,说是拿回去种,其它全给了上官家两兄弟了。

    弄得上官玄昊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丫头,你真不要吗?这里面很多珍贵的药材,甚至有银子都难买!”

    晓儿摇了摇头,“不要了,我家有座药山,里面都有种。”

    听了这话上官玄昊瞪大了眼:“都有种是什么意思?”

    “就字面上的意思,这都不明白?”晓儿看着上官玄昊一副你是有多笨的表情。

    上官玄昊望向上官玄逸寻求答案。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

    “天!那你还费那劲上来药王山干嘛?!”真是有病啊!不过话说回来,能种出这么多珍稀药材的人会是正常人吗!

    “不上来,我不知道这山上的药材我家都有啊!”晓儿在心里问白天和天白,这药王山还有什么宝贝。

    白天:“附近深渊下有金矿,不过现在有人在开采,白天还没有人来开采的。”

    金矿?金矿可是属于朝廷的,私采金矿轻则掉脑袋,重则抄家灭族的。

    等等,现在有人开采?现在是什么时候,三更半夜!白天不来,夜晚才来,不会真的有人私采金矿吧。

    晓儿看了身边的两个人一眼,想知道是不是私采金矿,带这两个人往那方向走便知道了。

    间接来说,这也算是他家的私有财产吧。

    如果真的是私采金矿,也算是帮了朝廷一个忙。

    之前就听说朝廷因为前两年的连年灾害,弄得国库空虚,若是真的新发现一个金矿,怎么样也缓解了不少燃眉之急吧。

    反正在这么一个封建君主专制的朝代,多为朝廷做一些事,自己一家罩的金刚罩便越多!

    晓儿有意无意的绕过危险地,往金矿所在的方向走。

    “下面就是金矿所在的地方。”

    “听说悬崖峭壁和崖底下通常更多珍希药材,要不我们下去看看,四皇子知道下去的路吗?”

    四皇子摇了摇头,“我没去过,不过可以直接拿绳子吊着下去。”

    上官玄逸觉得这两个人在一起就是无法无天!现在什么时候,上山便算了,还打算下崖!

    他是疯了才陪着他们一起疯!

    “要去也行,明天白天再去!现在都什么时候了!”

    晓儿看两人的反应应该是不知道下面有金矿了。

    然后接着往下走,打算靠近一点金矿所在,让两个发现异样。

    “丫头,你走的是什么路,这样走法,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去啊!”四皇子觉得晓儿完全是迷路了的节奏。

    “我对宝物天生有超强的直觉,哪里有宝物我就往哪里走!”

    上官玄昊却是觉得她在死鸭子嘴硬,不想承认自己迷路。

    “嘘!”上官玄逸示意两个人别出声,他好像看见下面有火把一闪而过。

    两人看向他:?

    “下面有人。”

    居然有同道中人!

    “走,咱们下去看看。”上官玄昊兴奋道。

    终于发现了啊!看来真是私采金矿,晓儿心想。

    “咱们还是小心点,别让下面的人发现我们。”晓儿提醒道。

    两人都没异议。

    下去的路并不好走,但是不用走到最下面,他们就听到人声了。

    估计他们以为三更半夜,这深山野岭不会有人吧,所以说话的声音有点大。

    或许是寂静,或许是因为他们处于山谷中,都听到一点回音了。

    “天啊,这些金要是全开出来可真是发了!”

    “你小声点!又不是你的,坏了主子的大事,你一大家子就别想活了。”

    “这时候,谁会出现在这里啊!”话虽然这样说但他说话的声音明显少了。

    接着晓儿三人便听不见人声。

    但这已经足够了。

    上官玄逸指了指上面,示意两个人往回走。

    小心地走了一段足够远的路,三人的脚步都不自觉越来越快。

    三人回到客栈,天已经快亮了。

    “丫头,收拾收拾行李,咱们立马回城。”上官玄逸虽然心痛晓儿走了一晚山路,没有休息便要赶路。

    但这事太大了,今晚他们上药王山,难保不会被有心人知道,万一打草惊蛇便坏了。

    晓儿点了点头,事情的轻重缓急她自然是清楚的。

    三人快马加鞕的回了帝都城内。

    上官玄逸将晓儿送回了升平侯府才回宫。

    晓儿回到家下了马车直接去了刘氏所在的院子。

    刚进院子,便听到里面的人声。

    “这事我不能答应。”沈承耀坚决地道。

    “你不答应也得答应,我都和人家说好了。”沈庄氏讨人厌的声音响起。

    “谁答应的就嫁谁的女儿好了。”刘氏生气地道。

    “那怎么能行,我家玉珠哪里能嫁,那可是个半身不遂的人,玉珠自小身娇玉贵,可侍候不来!”

    “我家晓儿贵为皇上亲封县主,难道不比玉珠金贵?”

    晓儿皱眉,这沈庄氏什么时候回来的?一回来又闹幺娥子!

    “那赔钱货怎么能和玉珠比!她自小洗衣做饭,上山下河,浇菜下田,哪样没干过?让她嫁过去,好吃好住,不就侍候一个人有什么不好的,我这也是为她好!”

    “混帐!县主也是你能辱骂的吗!”荣嬷嬷喝斥道。

    “嬷嬷说得好!”晓儿一边走进来一边鼓掌,“嬷嬷告诉她,辱骂县主该当何罪?”

    “是!”荣嬷嬷回了一个字,便动作迅速地上前甩了沈庄氏几个大嘴巴。

    用实际行动告诉沈庄氏,以下犯上,该当何罪!

    沈庄氏的脸立马便又红又肿了,发髻都乱了。

    “反了天了!你一个狗奴才也敢打我!来人啊!来人啊!给我将这奴才拖出去打板子,狠狠地打,打死为止!”沈庄氏大声呼喊,激动得珠钗都掉在地上。

    荣嬷嬷动作优雅地走回了晓儿和刘氏身后,表情一丝变动都没有,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屋里屋外站着的下人,没有一个敢动的,包括服侍沈庄氏的雪梅也没有动。

    “雪梅你去给我打回去!”沈庄氏见没有人理会她的话,指名道姓地使唤起来。

    雪梅低下头,一动也没有动,就像没听见一样!

    晓儿心里冷笑,过了几天有下人服侍的日子,便真以为自己是老夫人了?!那架势比老夫人还老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