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七十章 对薄公堂
    第二天一大早,沈庄氏果真去了衙门状告沈承耀一家不孝。

    晓儿一家自是被传唤上公堂,鉴于身份,晓儿和沈承耀是不用下跪的,刘氏和沈景睿他们就没这么好待遇了。

    顺天府尹是个刚正不阿,满脸严肃的人,他拍了拍桌子,一本正经地开口:“民妇沈庄氏状告升平侯忤逆父母,打骂爹娘,不孝不敬,只顾自己富贵,吃香喝辣,不管爹娘吃饱穿暖,升平侯可有此事?”

    “不知忤逆父母,打骂爹娘,不孝不敬是指什么事?”沈承耀强压下自己的愤怒与紧张,不急不缓地问道。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娘真的将自己一家告上公堂,几兄弟中,他们一家一直以来对两老算是最孝顺的了,从干得最多吃得最少,到给得最多,而他们的这份孝顺换来了什么?对薄公堂!

    丢脸都丢到皇帝门前了!

    这让他觉得他们三房这些年的孝顺简直是个笑话!

    “沈庄氏你是因为什么状告升平侯一家忤逆父母,打骂爹娘,不孝不敬的?”

    “我给我孙女找了一门好亲事,那可是提督府的公子,可是他们都不答应,这不是忤逆是什么!还说谁答应的就嫁谁的女儿,还让下人掌我嘴,大人你看看我的脸都肿成什么样子了!这不是打骂爹娘,不孝不敬吗?”沈庄氏跌在地上,满脸委屈。

    “老三也太不是人了,平时自己大鱼大肉,爹娘吃糠噎菜便算了,现在居然还动手打娘,上天你咋让这么没良心的人富贵!”沈承宗满脸愤怒加痛心疾首地道。

    听了这话,门外的人都炸开了锅。

    “没想到堂堂侯爷居然让下人将自己的娘打成这样,天理何在!”

    “没错,简直太不孝,要是我生了这样的儿子,直接扔尿桶里算了!”

    “哎哟,提督府的公子这么好的亲事也不满意,给我女儿啊!”

    “老天爷干嘛不下道雷下来,劈死这群不孝子孙!”

    ……

    晓儿觉得沈庄氏挺厉害了,起码不怯场。

    “肃静!”顺天府尹一拍桌子,让大家静了下来。

    “升平侯可有此事?”

    “回大人,这……”沈承耀刚想回话,晓儿打断了。

    “大人,这话我来回吧,事情的经过,我比我爹清楚,人也是我让掌嘴的。”

    顺天府尹点了点头。

    “大人,事情一开始是这样的……”晓儿将那天的事不多不少的说了出来,“我让人掌嘴也是担心我奶不懂规矩,他日因此犯了大错,不是害了她吗?而且规矩礼制本就是如此,掌嘴有错吗?”

    “自是没错,无规矩便乱套了。”

    顺天府尹都是在这种维护某类人利益的封建体制下生存的人,自然也不会觉得有错。虽然说法理之外,不外乎人情,但真正需要追究起来也是没错的。

    “我家早就已经分家了,不单如此因为某种原因,我爷奶,我大伯,二伯一家都和我家断绝了关系。这是分家文书和断亲文书,还有我们家的人没空时,都会让下人给我爷爷奶奶送上一些吃食,衣物和银子,为了入帐方便和预防下人私下昧下东西,我都是让下人带着一本册子去,将东西给爷爷奶奶后,没错的话便让爷爷或奶奶按手印的。”晓儿双手递上文书和册子。

    师爷赶紧过来接过呈给顺天府尹。

    沈老爷子听了这话,身体僵了僵,老三一家这是早就防着他们了!

    待东西呈上给顺天府尹后,晓儿接着说:“我就想问问大人和门外的百姓:已经分家甚至断亲的爷爷奶奶还可以插手我的亲事吗?我们不答应也算忤逆吗?再说那门亲事是我小姑将提督府公子治腿的伤药恶意毁掉,人家才要求我小姑嫁过去作为陪罪,照顾好提督府大公子的。这样的亲事于道理于人情我爹娘也不能答应我嫁过去,不是吗?至于我们家只顾自己吃香喝辣,不管爷奶,大人看过那册子便知是否有此事了!”

    大家听了这话又议论开了。

    “天啊,提督府大公子是前几年在战场受的腿伤,年纪轻轻便不能走路,将人家的伤药毁掉不是断了人家的前程?!”

    “自己的女儿做错了事,不认错,赔礼道歉便算了,居然还想让还没长大的孙女去赔罪,这不是亲奶吧!”

    “断亲的爷奶还算个屁爷奶!”

    “话也不能这么说,血浓于水,再说说不定就是因为升平侯一家不孝,才断的亲。”

    ……

    “肃静!”

    顺天府尹再次一拍桌子让众人肃静下来。

    “沈庄氏,睿安县主说的话可属实,那亲事可是这样来的?”

    “不是,人家属意的也是她,更愿意她嫁过去。”沈庄氏摇了摇头。这话她可没说慌,那媒婆听见换成睿安县主时可高兴了。

    “府尹大人,这事是与不是传提督府二公子过来问话不就清楚了?”狄绍维在一旁开口道。

    上官玄逸和狄绍维两个人刚刚来到,正好听见这话。

    师爷本来想说,大人办案,旁人不得插嘴的,见是两人,忙闭紧嘴巴。

    “传提督府二公子!”

    “大人民妇有话要说!”刘氏跪在那里,心里气得不行,再加上晓儿和她说的话,她借着这个间隙便开口了“我嫁过沈家十年有余,上孝公婆,下敬叔伯嫂子和小姑,分家前我们三房每天干得多吃得少,便是这样娘和二伯一家还想将我女儿卖出去,大人知道我们家是在什么情况下断亲的吗?”

    老爷子听子这话彻底慌了,忙阻止道:“老三家的,家里的锁碎事怎么能在公堂上说,这不是浪费大人的时间。”

    沈老爷子这样说也想着顺天府尹能阻止一二。

    “爹这些对你来说是小事,但对我家来说都是截心窝子的大事!”

    “大人,各位父老乡亲,你们听完我说的话便知道我们是不是忤逆不孝了!”刘氏将这些年发生的事,一桩桩一件件都说了出来。

    “……民妇所说这些事句句属实,如有一句假话,我便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丑吗?丑!但她也顾不了了,反正都被告到公堂上了,大家一起没脸没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