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头破血流
    沈老爷子忍不住闭上了双眼:完了,什么,都完了!

    听完刘氏的话,百姓的议论声更激烈了。

    “第一次见识到这么恶毒的娘亲,不是说虎毒都不吃儿吗?”

    “升平侯是捡来的吧!亲生的,怎么舍得这样子陷害,折磨!”

    “这样孝顺的一家子,怎么还会被状告忤逆不孝!就这爹娘的所作所为,还被说不孝!天,我觉得孝顺到天理不容了!”

    “对,这么孝顺的儿子,都说不孝,老天爷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十两银子一个月,米肉粮油隔三差五便送点过去,还说吃糠咽菜!我现在才知道我儿子每天累死累活,供着我家每天一顿干,一顿稀的混着吃是在吃泥巴!”

    “还有衣裳,布料,首饰呢,你还没说!”

    “这样的爹娘,再怎么孝顺也会说你不孝,不对,这简直不是爹娘会做得出的事!猪狗都不如!”

    “可不是,十两银子还是一个月,这十两银子都够我一大家子用大半年了!这么好的儿子你不要,让给我好了!”

    “原来是怕被连累,还是逼着一群孩子断的亲!啧啧……这样的爹娘兄弟,真是太让人恶心了!”

    ……

    围观百姓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什么都有。

    ……

    “这样是诬告,青天大老爷,这种卖孙求银,陷子孙后代于不陷义的恶妇,就该打板子,打她一千几百下,看她以后还敢不敢!”

    有一人说起了打板子,一百几十围观的百姓都呼应起来:“打板子,打板子……”

    沈庄氏听了这些话,忍不住缩了缩屁股,然后大声地对门口的百姓怒骂,以减少自己的不安:“我呸,我生的儿子,我说不孝就是不孝,关你们屁事!”

    “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不知悔改!打板子!”

    “打板子!”

    ……

    “打,狠狠地打板子!”

    “肃静!”顺天府尹见场面有些混乱,又拍了拍桌子。

    大家都不敢出声,赶紧静了下来。

    提督府二公子也来了,该有的礼节过后。

    顺天府尹便问:“李二公子,贵府大公子和沈家结亲的对象是谁?结亲的缘由是什么?”

    顺天府尹也不说升平侯府了,都分家断亲了,还是屁两家人。

    “回大人,算不上结亲,只是帮我大哥纳个贱妾!对象是沈家的沈玉珠姑娘,因为她偷我给我大哥采的疗伤圣药,多次劝告不但不还,还恶意踩烂揉碎,害我大哥治腿无望……”提督府二公子简单地说了一下那天的事。

    审案中,百姓不敢出声,但众人心里无不想:这样的姑娘谁家敢要啊!

    贱妾都是给脸子了,倒夜香的丫环还不错!这两者简直是一个比一个臭!

    顺天府尹用力一拍桌子:“沈庄氏!”

    沈庄氏整个人吓得抖了几抖。

    “民妇,民妇在。”

    “现在人证物证都在,你诬告升平侯,欲害亲儿孙于不义,为母不慈,阻差办工,浪费朝廷人力!本官判你罚打二十大板,以示警戒!你们两家已经断亲了,那就是说没有关系了。升平侯孝顺你在人情,不孝顺你在道理,你以后就别再告状了,告了也是你捱板子!”

    “大人,冤枉啊!我不告了,我不告了。我……我现在也不告了,你就别打了!你打我二十大板,我还有活路吗?我死定了!”

    “案都审完了,你说不告就不告,你是在戏弄本官吗?你当衙门是你家吗?想来就来,想走便走?”顺天府尹怒道。

    这升平侯摊上这样的娘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

    “老二,你年轻,你来替娘捱这打!”沈庄氏见求情不行,忙转向沈承宗,昨晚雪梅劝她告沈承耀时,便是沈承宗在一旁添油加醋的!

    不是他们两人东说一句,西说一句她也敢真的来告状的。

    沈承宗听了这话,忙低下头,装没听见。

    “来人,拖下去!”

    很快就有两个拿着板子的衙差上来抓住沈庄氏,沈庄氏看见都吓傻了,不懂得反抗。

    沈庄氏经过雪梅身边时,雪梅悄悄伸出一只脚,让沈庄氏一个踉跄。

    她借着扶着沈庄氏之际,快速地贴近她耳朵,偷偷说了句:“是姑娘让我劝你来告状的。”然后又大声说:“老夫人小心点,你没事吧?”

    沈庄氏听了这话还有什么不明的,原来她是被那赔钱货算计了!彻底怒了!

    要打她板子吗,她先打了她才算!

    她猛地用力挣脱了抓着她的两人,夺过其中一人的板子,冲向晓儿,举起板子打下去。

    晓儿本来想躲的,但身后是抱着希儿的刘氏,便想伸出手挡一下。

    上官玄逸抓紧时机一个闪身挡在晓儿身前,

    “卟”

    那举得半天高的板子,便华丽丽的打不上官玄逸头上。

    血立马便流了出来。

    “上官大哥!”

    “主子!”

    “六皇子!”

    “刺客,捉刺客!”

    “太医!快传太医!”

    沈庄氏吓得忙扔掉手中的板子:“不是我,不是我打的……”

    衙差忙将沈庄氏抓住。

    顺天府尹也吓坏了,六皇子在他的地盘,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在这么多官差面前头破血流,这官他还有得当吗!

    “抓进死牢!全部抓进死牢!”

    沈老爷子和二房的人忙跪了下来,“六皇子冤枉啊,大人冤枉啊!……”

    “我是打那丫头,是他自己冲过来的,不关我事,要抓就抓她……抓她,都是她的错!不关我的事!”沈庄氏摇着头,指着晓儿说道。

    大家都知道沈庄氏说的是实话,可是这又怎么样?!

    你打下去伤的是六皇子,头破血流的是六皇子!

    无伦你是有意还是无意,无论你是否有说破了天的口才,是你伤的便是你伤的,这罪你是受定了!

    便是死罪可免,活罪也难逃!

    沈承耀也震惊加后怕,这要是打在晓儿身上,晓儿还活得成吗?

    不过,打下六皇子身上,好像也好不到哪里去!

    “上官大哥,你觉得怎么样,头痛吗?晕吗?”

    晓儿也吓坏了,这伤了头,可大可小的,脑震荡了怎么办,傻了怎么办,失明了怎么办,失忆了怎么办,成植物人了怎么办……

    “太医怎么还不到!”

    “这血流得这么快,要先包扎一下。”狄绍维也吓傻了。

    晓儿听了这话才想起空间里有药,她也是吓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