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七十八章山中无老虎
    皇上最近心情很好,登基以来从没有过的好!

    国库空虚?一大座金矿送到自己面前。

    各地连年不是旱灾便是洪涝,粮食失收?亩产千斤的水稻便出现了!以后一年产三年的粮!

    大凶之兆?转眼便吉星高照!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离不开升平侯一家。

    “听说升平侯一家准备回乡过年了?”早朝时皇上问上官玄逸。

    “回父皇,听说后天启程回去。”

    还真舍不得他们走啊,皇上心想。

    众文武百官面面相觑,一个没有实权的侯爷回乡过年也没什么啊,这怎么值得皇上关注,还在早朝上提。

    “这次灾难升平侯一家又立了大功,众卿家觉得应该给升平侯什么赏赐。”

    又要给升平侯赏赐?众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里都有这样的意思:清平县这次地震你家没有捐东西吗?为什么皇上只提升平侯一家?!

    “升平侯是皇上御封的侯爷,享朝廷奉禄为朝廷,为百姓出点力也是应该的,而我们大家捐的银子和物资也是理所当然的,当不得皇上的赏赐。”右丞相出列回道。

    “嗯。”皇上岂会不明白他的意思,这是想说要赏也要一起赏,不能厚此薄彼。

    自己一个不小心给升平侯招了点仇恨了。

    逸儿说过,升平侯和睿安县主并不想让人知道地震的事是她说出来的。

    他能理解,无根无底的一家在这盘根交错的帝都行事的确需要低调。

    升平侯家是个通透的,不想出这风头他便成全他。

    金矿的事,他还没有赏赐他们,然后这地震的事,也不能赏,那就先记着等下次好了。

    皇上便只嗯了一声便说起其它政事了。

    堂下百官见皇上这样,便又想皇上这是故意提要赏赐升平侯,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真正目的是不想赏赐他们,让他们自己开口。

    他们这是错过了一个大好的机会啊!

    皇上的心思真的太难测了!百官想。

    ――

    这日天气晴好,晓儿一家终于可以回家了!

    这次有一半路走的是水路,时间上省了不少。

    回家里时正好是傍晚,晓儿一家休息好后第二日一早便开始处理家务和铺子,庄子的事。

    刘氏处理家务事,沈承耀一早便先去地里和庄子看看冬小麦的种植情况了。

    晓儿让管家去通知各铺子的掌柜来汇报这个月铺子里的情况。

    先是镇子上四季酒楼的掌柜来了,汇报完生意情况后便说起了一件事。

    “沈大爷和沈大少爷经常来酒楼里吃饭。”掌柜说这事心里也有些忐忑,也不知自己这样做对不对。

    晓儿抿了一口茶,示意他继续。

    “第一次他们来吃饭,没有给银子,然后第二天来吃的时候我就要求大爷他们先给了昨天的银子再给上菜。大爷他们……”掌柜有些不好说,这沈承光终究是东家的大哥不是吗?

    “骂起来了?骂得很难听?”晓儿知道他迟疑的原因直接替他说了。

    掌柜见晓儿一副稀松平常的样子,也不紧张了。

    “可不是,之后几乎每隔一两天都来吃饭,我让伙计收银子他便在酒楼里破口大骂。”

    “那银子有收到吗?”

    “有。”他都是收了钱子才上菜的,所以才会骂啊。

    不过他也不敢不收,员工守则里有一条便是不允许任何人吃饭不给银子,包括东家和几位少爷,小姐。

    帐目和银子一定要对得上,对不上,谁的责任便从谁的月银里扣。

    “做得好,他来了也不用管他骂不骂,付了银子就给上菜。”天天来吃,天天都骂,想黑她们家,搞坏铺子的生意?真当人都是死的,都是是非不分的,日久见人心。

    谁家开铺子会有天天来吃饭不愿给银子的亲戚,收他银子便骂的!又不欠他的!

    天天有人来蹭饭,酒楼还开不开了!

    “可是他总是这样子对铺子的生意也不好吧。”

    “铺子的生意不好了吗?”

    “现在倒没了。刚开始他在大堂骂,客人有意见,说太吵了,后来我们就将他安排到最偏僻的包间。”

    “那不就结了!放心,他骂不了多久的。他现在也算是固定客源子,给银子的就是大爷,好好招待便是。”她就不信他会舍得一直给银子来她家酒楼吃饭。

    汇报完工作,晓儿将准备好的年礼和奖金给了掌柜,他便满脸笑容地带着丰厚的年礼和五十两奖金离开了。

    随后的掌柜管事上来汇报工作一切都挺顺利的。

    最后一个管事上来说起了和村里的人签订关于下一年蔬菜供应的契约时,有十几家人要求每斤菜多加二文钱。

    “他们为什么要多加二文?”

    “他们说,沈大爷家的杂货铺明年也收菜,每斤菜比我们铺子的要多收一文钱,我们的铺子不加二文,他们就不卖给我们。还说……”掌柜的有些不敢说了。

    “谢伯但说无妨。”又是沈承光,她倒要看看,借着她们一家人不在家,他到底闹出多少事!

    “还说我们铺子收他们的菜是贱价,卖出去却是天价,靠着吸他们的血,吃他们的肉来赚银子。他们要求每斤多收二文钱,这也是算少了。”

    “这事,谢伯你怎么样看?”晓儿没什么波澜地问道。

    唉,山中无老虎,猴子都想称大王了。

    “我个人觉得不能加,这世上会种菜的人多了去了,不缺他们十几家的。他们的菜,后来交上来的也是越来越差,每捆中间藏了不少腐叶,黄叶。”

    本来收上来的菜也没能赚多少银两,这样就更是亏本了。

    “那掌柜有没有寻找到合适的菜农?”

    “现在还没有,不过这年头,村子里的妇人谁不会种菜?咱们将消息到其它村一放,肯定很多人上门。”

    “的确!”晓儿点了点头,“我当初之所以要收村里的人的菜是想帮村民过上好点的日子,不然就镇上一家超市,自家的庄子也能供应上了。现在既然他们觉得我家是吸他们的血汗,那便算了,这十几户人家记好了,永远不再和他们签约。”

    掌柜的点了点头,那些人不值得可怜,说真的,错过他们东家,一定是他们这辈子最大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