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八十章打上门
    “大嫂向来是心大的,宝儿自小便当千金小姐来养,她自己也想嫁入富贵人家,既然已经快到帝都,不回来也是她们会做的事。”卢氏觉得她们会安分地回来才怪!

    “就这么扔下自己的相公和儿子在家不管不顾也不是个事儿!”沈承祖对这大嫂也是不满的。

    “大伯才不会在意,大伯在意的只会是宝儿那丫头究竟有没有嫁进大户人家,他能不能父凭女贵!而且大嫂不在,他们不正好风流快活,好不自在?”卢氏嗤笑一声。

    “说什么呢!这么多孩子在场。”沈承祖赶紧阻止。

    卢氏也没再说这话。

    “我听人说过,那一条街的房子有好几户都是某些人安置外室的。”晓儿将她知道的说了出来。

    沈宝儿若是真的当了别人的外室,到时候闹开了可是会影响沈家女儿的声誉的。

    幸好他们家和他们已经断绝关系了,这事还因为沈庄氏闹得整个帝都都是家喻户晓了。

    卢氏听了吓了一跳:“外室?”

    沈承祖也觉得难以置信:“这不至于吧?”

    这是为了荣华富贵什么颜脸都不要了?

    “她们在帝都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以后我家晓儿和希儿还用不用嫁了!”刘氏气得发抖,这摊上的是什么亲戚!

    “娘多虑了,她是她,我们是我们,现在更是如此!”景睿安慰道。

    “我们已经断绝关系了,她们怎么样关咱们什么事!”沈承耀生气地道!

    真是烂泥扶不上壁!

    “没错,断绝关系便证明了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两家可不是一路人。”景灏颇为认真地点了点头。

    “灏儿读书不久吧,这说起话来却是快要连四婶都听不懂了!”卢氏见景灏说话越发有文人的气质笑道。

    “四婶就会取笑我!”景灏听了又回复小孩子撒娇状。

    “呵呵……”大家都笑了起来气氛倒也缓和了不少。

    “若是有人问起爹娘他们为什么没回来?”卢氏想起这件事,要是和村里的人见面了,总是会被问到的,大家的口风还是一致的好。

    “要不就说天气冷,年纪大不适合赶路,便留在帝都多玩一会儿好了。”沈承祖说道。

    这里离帝都山长水远的,估计事情也传不回来吧。以后等他们回来,大家也不知道他们入过狱,也不至于抬不起头。

    沈承耀一家没有意见,点了点头。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

    第二日一早,沈承耀一出家门,沈承光便冲了过来一拳往沈承耀的脸上打去。

    沈承耀的小厮赵勇上前一只手便将他的拳头握住,然后一个用力将其推开。

    赵勇本来是在帝都时当沈承耀的小厮的,后来因为他有拳脚功夫又懂水性,便一起回升平县了。

    “老三,你这不孝子,你不怕天打雷僻啊!居然将爹娘和兄嫂他们全都关到牢里!”沈承光痛心疾首地道。

    “沈承耀,你不得好死!你大嫂和大侄女两个弱质女流,你也忍心半路扔下她们不管!”

    这时已经有不少村民走出家门了,多是到镇上买卖年货的。

    大家见到这画面八卦细胞便活跃起来了,都站到了路旁看起热闹来。

    沈承耀已经不是当初忍气吞声的沈承耀了,特别是经历过清和县的地震事件后,更是越发沉稳了。

    沈承光将事情都说了出来却只说结果不说原因,想颠倒是非黑白,那是万万不能的。

    “我爹他们之所以入狱是因为我娘误伤了六皇子,将六皇子打得头破血流才入狱的。”

    “天!打伤六皇子?皇子?还头破血流?”村长的爹听了吓了一跳。

    “这可是杀头大罪啊!”王大婶有些幸灾乐祸地道。

    “杀头还是小!这诛九族都是有余了!”王大婶的儿子大声道。

    村民听了都吓了一跳,特别是沈氏一族的人,更是脸上的血色都白了。

    “那怎么办,我们要不要躲到大山里啊?”有些胆小的人开始想收拾包袱逃跑了。

    “大家别慌,听我说完,六皇子现在已经没事了,因为是误伤所以不用杀头。”

    村民听了才松了口气。

    “你骗人,明明是因为你不孝娘去衙门里告你,娘想打的也是你那不孝女,才被抓的!”沈承光这几个月屡次三番的想捣乱三房的生意都是失败告终,早就憋了一肚子气了。

    沈承耀闭了闭眼睛,既然瞒不住,那便将事情都说出来,让父老乡亲来评评理!

    总好过由沈承光的口传出去,颠倒是非黑白,到时候他们家还不知会被说成怎么样。

    “娘为什么要告我不孝?我分家后可没短过一天他们两老的吃喝!甚至自家住新房子,也给他们盖了一座!各位乡亲,谁见过我不孝?”

    大家都摇了摇头,比孝顺,沈承耀可算是村里的头一份了。

    刘氏这时也出来了,门口闹出这么大一件事,总会有下人通知她的。

    她接过沈承耀的话头,“相信有些人家也是听说过我们家早在去年我们盖新房子时,就已经断亲了!至于原因是因为他们怕我们是欠债盖的房子,不想被拖累,趁我们两夫妻不在断的亲。即便是断亲了,我们也依然没少两老的吃喝,便是这样,沈庄氏还因为……”

    刘氏将帝都发生的事都清清楚楚说了出来。

    村民听了不禁一片唏嘘。

    “沈庄氏在村时就是个会闹的,这下在帝都算是闹破天了!”

    “我长到这个岁数,还真没见过这样的害自己子孙的人。”

    ……

    “取妻不贤,祸害三代!”村长老爹摇了摇头。

    “我家相公已经替他挨了几十大板了,命都去了大半条!已经两不相欠了!以后咱们两家算是井水不犯河水!”刘氏不忙在村里重申一遍。

    “这些事都是从你口中说的,谁知真假,那我夫人和女儿你们半路抛下她们又怎么算?”

    “大伯,你既然知道我们半路抛下她们,那你知道为什么要半路抛下她们吗?她们托人带信回来是怎么跟你说的?”晓儿将双手交叉于胸前问道。

    这丫头怎么知道是蓝氏让人带信回来告诉自己的?

    “是因为……”

    “是因为半路咱们遇到狼群,而当时男丁都下去打狼了,女眷则躲在马车里,有一只狼扑到马车上,蓝氏居然将希儿扔出去喂狼!我们这是因为这才不再带她们去帝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