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悔
    他们三队人赶到集合地时,其它几队人都已经吃过东西了。

    看见他们打到老虎还是一打便是一双都围过来看,羡慕不已。

    本来他们也非常满意这一次的收获的,但看见了沈承耀这一队的东西,再加上这两头老虎,都发觉自己组猎到的东西不能看了。

    虽然那两只老虎是两三队人分的,但每人都能有好几两银子了。

    虽然羡慕,但除了王大富那组人是比较极品外,其它人倒也只是羡慕而已。

    大家吃过干粮,休息过后,村长便发话:“今儿这两只老虎的叫声恐怕会吓得附近很多动物在这一两天都不怎么敢出来了,我想着明天一早便结束这次守猎下山去,怎么样?”

    大家也知道这道理,而且对比往年今年收获更多,许多人都点头同意了。

    但也有不少人想继续多打一点的,不过少数服从多数,也只能作罢,

    按照惯例是每组出一个人来守夜的,每人守半夜,两人轮一晚。

    晓儿这组,村长主动提出守上半夜,沈承耀便说他守下半夜。

    晓儿是带了睡袋和帐篷来的,一共有十个帐篷,晓儿自己一人一个,三兄弟共一个,剩下八个便给组里的人分了。

    天寒地冻,这东西里面能睡两人,大家都愿意挤一挤,所以多出两个,沈承耀便打算给其它组年纪较大的那四个人用。

    “哎承耀兄,给我一个,我这胳膊不知道怎么了,时不时就一阵一阵发麻,估计是冻着了。”王大富见了开口要。

    “我家的东西才不给你!将我爹往虎口里推还好意思问我爹拿东西用!”景灏一句便顶了回去。

    “谁推你爹了!证据呢,谁看见了!没人看见你就别再血口喷人。”又再提起这事,王大富也怒了。

    “好了,灏儿,别管他!”晓儿拉住了景灏。

    景灏哼了一声,坐回火堆里了。

    沈承耀当然也不会给他,径直向四个老人走去:“二伯,梁伯,林伯,谭伯,你们年纪大,今晚就两个人一组在里面挤挤吧!”

    “你这孩子就是个孝顺的,三岁看到老,你小时候我便说,你长大了肯定是个好的。”那时候的沈承耀也只有三岁,便一板一眼的下地学着种花生,说他长大了,可以帮爹干活了,爹不用那么辛苦了。

    大家都以为他只是贪玩,但他就发现他真的很认真种,做得慢,但是整整一下午没停过,还真种了一畦地!

    而且自始每年都下地的,谁家看了不赞口不绝的!

    他当时就觉得这娃儿长大了不一般,看看,没错吧!现在人家种地都种成侯爷了。

    这真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沈承耀听了也只是笑了笑。

    晓儿在帐篷里等了一晚上都没等到白天回来。

    那家伙该不会迷路了吧,晓儿一边收帐篷一边想。

    “不会,应该是还没完成任务吧。”天白说道。

    晓儿觉得真是太辛苦它了,回头得哄上一哄。

    天将亮,大家都起来了。

    同样是分头下山,毕竟下山的路上好运的话也能猎上一些猎物的,不是吗?

    回到村里,天还没黑。

    这次进山打猎猎到的猎物,沈承耀想着能帮则帮,便提出将村民打到的猎物都收了。

    价格也是市场价,村民都高兴地卖了。

    两头老虎,沈承耀和晓儿商量后决定一百二十两一头收了。

    王大富听了不乐意:“老虎可是希罕物,怎么样都得一百五十两!”

    一百五十两,那是皮毛完好的老虎的价格!

    晓儿听了便说:“那算了,我家酒楼已经收得够多猎物了,吃下这两只老虎也是有些吃力,还是卖到其它地方吧!”

    她是想用虎骨泡点药酒到时候开药房时卖的,但是也不愿做冤大头!

    “不收更好,说不定还能多卖上几两银子。”王大富觉得沈承耀家就是想占村里的人的便宜。

    现在年关近,许多酒楼,大户人家都爱收猎物添添菜。

    “那说好了,这两头老虎现在我们一百二十两收,过了今晚,明天这两头老虎也没有这么新鲜了,我们家可是不会再要了,到时候别怪我们。”老虎嘛,晓儿相信,她家不会缺的。

    有些人听了这话都想卖了,“还是卖了吧,卖生不如卖熟!”

    “对啊,都是一块儿长大的人,沈老三自小便再老实不过了。”

    “你们别听她的,我准能卖出高过一百二十两的价,低过一百二十两的话,那差额我赔了!”

    “对,我们两兄弟赔了!”

    大家听了这话才算了,能多点银子也好,不是吗?反正不会亏。

    “好!能多点银子我们也高兴,不过口说无凭,我觉得应该立字为据!这老虎我家也是有份打的!我可不想平白受了损失!”晓儿也不是愿意吃亏的主。

    话虽然说在前头了,但利益在前,一切都可以不作数!她可不想到时候他们卖不出高价回头又找自家,自家不收的话又平白拉了不少仇恨,得了一个不近人情的名声。

    其它人听了晓儿的话都觉得有道理,都要求立字据。

    王大富这人可是个说话不算数的人。

    “都是一个村的,我的人品大家还信不过吗?”王大富见此想退却。

    还真是信不过,不过大家厚道,这话就没说出口了。

    王大财却是个冲动不顾后果的,“立就立,我们两兄弟说话向来一言九鼎的!”

    “那就好。”晓儿笑道。

    村长写好字据,王大富两兄弟硬着头皮按了手印,两人心里也是直打鼓的。

    两兄弟赶在夜幕降临前,出发去卖虎了。

    称量好所有猎物,沈承耀分派银子时,

    村里的人才知道,他们组每个人都猎到一头鹿,昨日早就先将十几头鹿送下山了,晓儿一个女娃更是连射两箭一下猎到两头时,心里那个悔啊!为什么嫌别人带娃上山打猎!

    鹿,多是五十斤左右一头,一头能卖十两银子左右呢!

    雄鹿因为有鹿茸更是能多卖三四两!

    两头老虎每人怎么样也有几两,而昨天下午和今天的猎物,野鸡,野兔就不算了,好几笼!都不知怎么捉的,只只活蹦乱跳!

    狍子有八只,山羊有五只,狐狸可是有十二只,狐狸的皮毛值最少可以卖一两银子呢!

    他们组的人怎么样都有二十多两一个人!

    这都可以买上两三亩良田了。

    事实也是,晓儿那组人,这还没算老虎的银子,便每人都拿了二十三两。

    当然沈承耀价钱算得高是重要原因。

    大家看着自己手上一两多银子,这真是让人得红眼病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