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盘酒庄
    待沈承耀拿着一大包油纸包着的五香驴肉回来时,菜刚好上齐。

    “这驴肉真好吃,比在帝都吃过的那家还要香!要是能天天吃上一块就好了!”韵儿吃得津津有味。

    晓儿偿了一块驴肉觉得真心不错,难怪这么多人排队买!

    “就你最爱吃这玩意!还想天天吃!我觉得家里的猪肉干,牛肉干比这更好吃!”刘氏偿了一块也觉得不错,但她更喜欢家里的肉干。

    “家里的肉干当然好吃,我每天可是要吃上好几块的。但是有时也会想偿偿其它东西的嘛!”

    “你爱吃,要不爹去把方子买下来?那夫妇要给他们的儿子治病,也想把方子卖了,但是要价太高,没人买。”

    “我说你越发惯着孩子你还不承认!就为了孩子说一句想天天吃一块,你就想着把方子买下来!家里便是有金山银山也不是这么挥霍的,更何况家里没有!”

    韵儿见娘亲发飙,吐了吐舌头,忙低下头吃饭。

    “不是,我这不是觉得这五香驴肉味道乙好,家里的酒楼添上这一道小吃也是不错的!”

    晓儿听了觉得买下方子也好,她家的茶楼可是打算在全国各大城市都开花结果的,再贵也总会赚回来。

    再说这驴肉作为下酒小菜,绝对一流!到时候放到酒吧里卖,肯定好卖。

    “那方子是要卖多少银子?我们这次来府城除了办年货外也是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铺子,盘下来开超市和茶楼的,茶楼里多一个菜式也是好事!”

    刘氏听了也就没再说什么了,这可是正经事。

    “一根五百年的以上的人参。”

    谭氏听了倒吸了一口气,“五百年以上的人参!怎么样都值好几千两银子了,难怪说要价高了!”

    “这卖一辈子的五香牛肉都不知道能不能赚回来。”刘静姝摇了摇头。

    刘氏听了却没什么感觉了,这百年人参,千年人参别人家她不知道有没有,但是她家却是有不少啊!

    她家和人参特别有缘!

    晓儿和她爹,时不时总会遇上,然后挖上一两根回家的。

    “看来卖方子是真的为了儿子治病了。”晓儿听了这话说了这么一句。

    “那是买还是不买?”刘氏看向沈承耀和晓儿。

    “买吧,听说那两夫妻的儿子也是举贤书院的学子,儿子们的同窗呢!这五香牛肉的方子虽然不值一株五百年以上的人参,但这事既然让我家遇上了,或许便是天意。”

    晓儿不置可否,五百年以上的人参在她那里还真不算什么。

    “爹觉得能买便买吧。回头再从家里带根参出来便是。我刚才听人说起有一个酒庄要出售,爹,咱们把那酒庄盘下来吧!”

    “酒庄?这酒要酿好,也不是容易的。”家中虽然有酿果子酒,苹果醋之类的,在酒楼里反映都很好,但好酒没有方子想酿出来也不容易的,一不小心便浪费很多粮食了。

    “我知道,我有方子。”晓儿只能这样说了。

    反正她自己先在空间里学会了,再拿出来便行了。

    沈承耀听了这话便没说什么了,而且晓儿做事向来十拿九稳的。

    吃过午饭,刘氏和谭氏她们去买年货,晓儿和沈承耀便去买酒庄了。

    这酒庄挺出名的,路上随便问上一人便知道位置了。

    来到酒庄的大门前,酒香扑鼻,但门上的朱漆都已经脱落了,不过仍然可以想象出昔日的辉煌。

    大概是这酒庄的主人妻儿尽失后,也就无心打理这酒庄吧,晓儿心想。

    沈承耀走上前敲了敲门。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谁啊?”

    “在下姓沈,我们是来买酒庄的。”沈承耀回道。

    等了一会儿,门吱嘎一声打开了。

    “两位请进,我这就去通知老爷。”一个背有点驼的老人将他们领到了一间屋子里,并上好了茶水。

    没隔一会儿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便出现了,这人大概还没到六十岁便满头银丝,想来是悲伤过度。

    “两位是来买酒庄的?”

    沈承耀和晓儿站了起来,行了一礼:“正是。”

    “你可知道我这酒庄全部东西开价一万两,但是不卖酒方子?”他家酒方子世代祖传,不外传的,既然到他这代断后了,便由他带着方子进官材吧!

    “知道。”

    “那还买吗?”

    “是的,我们家有自己的酒方子。”

    “那好,咱们现在就去衙门办理过契吧!”

    “现在?”这么快?他都还没看看这酒庄里有什么东西,究竟值不值一万两呢!沈承耀有点傻眼。

    “是啊,不然什么时候,你们还买不买!不买就算了。”反正到时候他一把火烧了也一样便宜不了那帮人!

    沈承耀看了一眼晓儿,这卖东西的人也太拽了吧。

    晓儿倒是能理解,一个心灰意冷的人,没有什么东西在乎了,哪里还有心情去经营人情世故这事。

    “我们还没有看过这酒庄,又怎么知道究竟值不值一万两?”晓儿开口解释道。

    怎么这么麻烦!酒庄老板皱了皱眉头。

    “我家酒窑里的酒便不止值一万两,两位通爱买不买!”

    沈承耀无语望天,这是什么人啊,你说不止一万两便不止一万两啊。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一万两不是小数,这样子怎么买?难怪卖不出去了。

    晓儿向沈承耀点了点头,一个生无可恋的人,又怎么会费心思去骗人。

    沈承耀有点担心,但想起晓儿说过,投资有风险,做生意都是有亏有赚的,而风险越大的投资,收益便越多。

    沈承耀想开后便点了点头说道:“好,那咱们现在就去衙门办理过户吧。”

    酒庄老板第一次抬起头看了沈承耀一眼,这伙子倒是个有福的。

    他家酒庄地下的酒窖百年老窖便藏有五十多坛,五十年以上的更是上百坛,这些除了他和已经去世的妻儿,谁都不知道。

    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抬脚便走了出去。

    三人来到衙门,很快便办好了过户文书了,这事还惊动了知府。

    本来这事是不会惊动知府的,但一个衙差见了沈承耀的印章,知道他是升平侯,便立即去通知了。

    “升平侯,睿安县主明日两位一定得带上夫人和家中的少爷小姐来我家中赏梅。”知府大人热情地招呼道。

    沈承耀点了点头:“好的,大人请留步。”

    知府大人站在门口,点了点头也没再送了。

    酒庄老板知道沈承耀是升平侯后也没什么惊讶的,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走出县衙,将一大串钥匙给了沈承耀,丢下一句“告辞!”便径直离开。

    在他转身的那一刻,晓儿看见他挂在腰间的玉佩,忙喊住他,“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