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九十章遇恶霸
    酒庄老板转过头来看着晓儿。

    好吧,这是连口也懒得开了。

    晓儿指了指他挂在腰间的玉佩,“石老板腰间的玉佩是一对的吗?你带的只是其中一半?”签文书时晓儿见这酒庄老板姓石,便叫他石老板了。

    好吧,做交易做到连最基本的寒暄客套都没有的,这也是第一次了。

    “你怎么知道的?”酒庄老板回过头来看着晓儿,难道她看见过另一半?

    “我看着有点别扭,像是只有一半的样子。”晓儿发现不远处的巷子里,有人探头探脑的样子便将想说出口的话改了。

    酒庄老板听了一句话也没说便走人了。

    沈承耀因为晓儿的话,也看了酒庄老板那玉佩一眼,还真眼熟,像在哪儿看见过,不过他也忘了。

    晓儿看出沈承耀有疑惑,知道他想说出口的话,便用只有两人才听到的声音先拦着了:“爹,此处不方便说话。”

    然后又放开声音道:“爹,咱们去看看那酒庄吧。”

    “好。”沈承耀点了点头。

    这一万两买下来的酒庄,还不知道多大,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呢!

    两人回到酒庄,这时酒庄的大门已经从外面锁上,里面显然是没有人在了。

    沈承耀打开了大门,两人走了进去。

    一进大门入目便是一个干净宽敞的院子,左边的墙角,搭建了一个棚子,堆放着很多空酒坛,棚子前面还有三口井。

    右边有一间大屋子的,屋顶有个大烟窗,应该就是酿酒的地方了。

    两人进去看了看,酿酒器具都清理得干干净净,摆放在适当的位置上。有煮料用的陶鼎,发酵用的大口尊,滤酒用的漏缸,贮酒用的陶瓮等等。

    虽然那酒庄老板一副不爱理人的样子,但这酒庄的一切还真是井然有序,工具齐全,干净整洁。

    可见也是一个有良心的人。

    两人来到了地下酒窖,大大小小的酒坛子排放得整整齐齐,密密麻麻,不下数百坛。

    “这些酒很香。”沈承耀打开了一小坛,闻了闻。

    “回头带坛子酒回家偿偿。”

    沈承耀点了点头。

    两个人走出地下酒窖,来到了一间帐房。

    “这里还有扇门,爹你把锁开了,咱们进去看看。”

    沈承耀找出钥匙,打开了门。

    入目是一条木搭的楼梯,晓儿挑了挑眉,居然又是地下室。

    两人走了下去,晓儿拿出一颗夜明珠照明。

    同样是整整齐齐,密密麻麻地摆满了酒坛子。但这些酒坛都是统一大小,五十斤装的。

    有一面墙还放着一个空架子,原来应该是放帐簿的。

    晓儿看了一眼其中一个酒坛上贴着的红纸上的字。

    然后换算了一下,居然已有百年!晓儿一下子激动起来了,她一坛一坛看过去。

    “爹,这些都是百年陈酿!”

    “这些都有五十多年了。”沈承耀看的是另一头的酒坛子。

    “这一万两银子真是值了!”沈承耀望着这不下上百坛的酒,感叹不已。

    “意外惊喜,得尽快安排人过来守着酒庄。”不然这么大一个酒庄,没有人守着,酒被人搬光了也不知道。

    更何况刚才那个鬼鬼祟祟的人还不知道打的是什么主意。

    两人刚出酒庄的大门,便被两个壮汉赌住了前路。

    “兄台,我劝你能够将这酒庄转卖给我们石大爷。”两名壮汉身后还站着一个中老年人,一双三角眼,冒着贪婪的精光。

    “抱歉,这酒庄我家正好需要,不卖。”沈承耀本能地将晓儿往后拉了拉。

    “你们是一万两买下的吧!我给你们一万一千两,你们转手便能赚上一千两了!”中老年人开口说话,声音像鸭公。

    “不卖。”沈承耀摇了摇头。

    “一万一千五两!”

    “噗!”晓儿忍不住笑了。

    一千两,一千五百两?这是打发叫花子吗?!

    “不是银子问题,我家正需要开酒庄,所以再多银子也不卖!”

    “好,敬酒不喝喝罚酒是吧!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上!给我打到他肯卖!”三角眼面露凶光。

    一个壮汉举着木棒,向沈承耀打过来。

    沈承耀也不是吃素的,一手便接住了木棒,一个用力一扯,将壮汉拉了过来,一拳便往他肚子打去。

    另一人见状,打算将晓儿捉了,逼沈承耀就范。

    谁知他一有动作,晓儿手中便多了一条鞭子,她手中长鞭一挥,硬生生在他身上打出一条血痕!

    “娘的,今天我不将你们剁了,以后我也不用在这地头混了!”那人硬生生吃下一鞭子,更是怒了。

    “那也得看看你有没有这本事!”晓儿再次一扬手中长鞭,吓得他赶紧往后跑去。

    黎哲伟的声音此时便在巷口响起了:“侯爷,睿安县主可是遇上什么麻烦了?”

    候爷?县主?三角眼反应过来忙喝住两人,然后点头哈腰道:“黎少爷怎么来这了?误会,误会,小人有眼不误泰山,不知侯爷和县主大驾光临,多有得罪,望侯爷大人有大量,别和小人计较。”

    然后又指着两个壮汉骂道:“你们两个不长眼的,还不给侯爷和县主赔罪!”

    “侯爷,县主,小的知错了,请侯爷和县主原谅小的。”两人忙各自甩了自己两巴掌。

    “以后若是让我再看见你们横行霸道,可别怪我不客气!”沈承耀挥了挥手。

    “还有这酒庄,今天我家买下了,若是出了什么事,我不管是不是你做的,那帐我都算在你头上了!”

    晓儿看了三角眼一眼,三角眼也被晓儿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吓住了。

    明白晓儿话中的意思却是暗暗叫苦,却不敢不应下。

    晓儿见状再没看三人一眼转过头来问黎哲伟:“黎公子怎么会在此处?”

    “我陪我家老夫人逛街,恰好看见三婶她们几人在逛银楼,知道你们在此处,便特意过来接两位过去胜达酒楼吃个饭,免得回头你们寻不着人。”

    好吧,这事本来是可以派个下人过来的,不过他奶奶见他瞪着人家姑娘的脸看,眼都不眨的,觉得丢人,便让他亲自来了。

    真是的,他都好久没见静姝姑娘了,难免会多看两眼,一时失态也是情有可原吧。

    不过能够间接给静姝姑娘送上一根簪子,真是太让人高兴了。

    等春闱过后,他殿试入了前三甲,便可以光明正大地差媒婆去提亲了。

    他娘可是答应过他,只要他入了前三甲,他的婚姻大事便由他自己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