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喷茶
    “刘夫人,听说清和县地震,升平侯府可是第一个领头出资出力的,升平侯心系百姓的心着实令我佩服不已,这里的百姓可算是升平侯的父老乡亲了,想必这次更是不落人后吧。”升平县的县令夫人开口道。

    这是明治杰的嫡母,看来不是一个好相与的。

    明治杰打从娘胎出来便身子弱估计少不了她的功劳。

    “力所能及之内能为百姓做点事我们自是乐意至极。”刘氏避重就轻地道。

    “听说升平侯家的超市,茶楼里的精品吃食卖的可是天价,想来家底丰厚,那么这次升平侯府是打算捐出多少东西呢?”县令夫人可是恨透他们家了,听说明治杰和这家人交好,而且府里买来的精品吃食,她这当家主母都没能吃上,却是可着那个病坏君吃!

    最气人的是,那庶子的身体吃了那吃食可是一天比一天要好。

    自己的儿子却是气色一天比一天差,都是因为没有好东西吃。

    她也不想想她儿子气色差,是因为被酒色一天一天的下来掏空了身体!

    这明县令的夫人今天是准备咬着她们家不放了?

    晓儿心里不高兴,脸上却不显:“知府夫人想得周到,我们自是想跟着夫人的,只是咱们家算是半路出家的,家底摆在那里,大家有目共睹。再者大家也知道清和县那事儿咱们家已经出资出力过一次了,便是倾尽全力自然也是比不上县令夫人的。”

    “我们家是种田的,粮食,棉花倒是有些,这次便出一万斤粮,一千斤棉花。”

    晓儿觉得知府大人这次办的事出发点是好的,但真正能出政绩的是授人以渔,而不是授人以鱼。

    这只能救急,却是救不了穷的。不过总好过什么也不做就是!

    其它夫人小姐自然不会下了晓儿的台,都说这样已经很有心了。

    她们还等着买精品吃食,而且也订了不少家具准备给女儿做嫁妆的,她们自是不会得罪晓儿一家,想巴结还来不及。

    “就这么一点东西,也好意思拿出手!”

    县令夫人冷哼一声。

    许多人听了这话心里也埋怨上县令夫人了,本来她们都打算跟着升平侯一家的,但被她这样一说,她们也不好意思了。

    “我家做事都是量力而为的,县令夫人既是觉得我家捐得少,想来夫人捐出来的东西肯定比我家多出十倍八倍了。”

    “我这话也没有看轻的意思,但升平侯一家真正富贵起来的时间的确不长,家蕴较轻这是大家都清楚的,但人家为了百姓,一次又一次的倾力所为,连我也是佩服不已的。”黎夫人见县令夫人话说得太过,也开口为晓儿她们说话了,再怎么样,自家儿子也和他们走得近,而且刘氏娘家嫂子还救过老夫人。

    再说,她这一个早上观察下来,对她们也生了不少好感。

    “黎夫人说的是。”大家都点了点头,人家升平侯做升平侯的确不久,就是铺子再日进斗金,又怎么能和已经富贵了一两代的人家所积累的财富可比的。

    县令夫人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敢再说什么了,有些人也不是她能得罪的。

    知府夫人也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当场便让人拿出笔墨,将众位夫人要捐的东西都当场记下来。

    这是你想赖账,我也不给你机会了。

    回去的路上,刘氏问晓儿:“我们好像没得罪过县令夫人吧?”

    “我们和明治杰公子来往便是得罪她了。敌人的朋友便是敌人。”

    刘氏想起明治杰不是县令夫人亲生的,也有点明了。

    “这大户人家就是烦,亲人更似仇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要维护的利益,只是不同性格的人维护的方法不一样。”晓儿觉得沈家的几兄弟也不见得有多亲,能不能亲这得看那人品性如何。

    刘氏听了点了点头,“也对。”

    最后一天留在府城。

    晓儿给了一根人参给沈承耀去买五香驴肉的方子,然后她考察了一下城里出售的铺子,发现都太小了。

    倒是在贫民区看中了一片地方,打算仿效现代的做法,将那些房屋和地都征收了,然后自己盖房子,发展房地产。

    这事得好好想想,这个饼子很大,得分点出去给别人吃,这合作伙伴得好好找找。

    官府方面倒是好说,这事成了,将带来很多就业机会不说,单是增收方面的赔偿相信都能改善这城中贫民的生活。这可是一个获得政绩的机会!

    要找合作伙伴,自然忘不了合作开的人,晓儿将事情整理了一遍,将自己的想法写了封信,放出信鸽,让它将消息带往帝都,看看上官玄逸和狄绍维想不想干再说。

    ――

    皇宫内的上官玄逸没想到才隔了一天,又收到那丫头的信件。

    此时他正在御书房和皇上商讨事儿,信鸽就飞进来落在他肩膀上。

    上官玄逸亲手将信拆了下来,一路看了下来,脸上忍不住笑了,真是揽财小高手。

    这去一趟府城,便想到两个赚钱的法子!

    不过令他高兴的是,那小丫头有好东西也不忘算上他一份。

    皇帝见自己儿子笑得满脸春风,不禁好奇信中的内容了,“这信究竟提了什么事,竟让你如此高兴?”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才发现自己失态,脸色恢复冷峻,咳了咳道:“升平候这两天给儿臣来了两封信,一封说的便是我刚才说起酒吧之事,这一封说的是征地盖房的事。”

    “征地盖房?怎样征地盖房?”皇上还没听说过这词呢!

    “父皇自己看看吧!”上官玄逸刚想将信递给皇上,又想起这字体一看就知出自女儿家之手了,他刚才可是说升平侯来信的。而且要是将信给了自己的父皇,他总不好问他要回来,然后自己再保管好吧。

    “还是我说给父皇听吧,免得父皇用眼过度。”上官玄逸顺手将信收进怀里。

    皇上听了这话觉得太阳要从西边出来了,他这几个不肖子做得最多的事不是将朝廷的事都扔给自己,然后一个两个天南海北的到处去风流快活!

    什么时候担心他用眼过度了!

    皇帝见他居然将信收进怀里,这信一定有猫腻!只是一封征地盖房的信用得着藏到怀里?!

    “这该不会是情书吧!”皇上语不惊人,誓不休地道。

    吓得正打算喝口茶水再开口说话的上官玄逸一口水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