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九十三章 人生如戏
    从府城回来,晓儿一家也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去了家具铺子。

    酒庄老板已经等在这里。

    “抱歉,让石老板久等了。”

    “你是从哪里见过这块玉佩的?”酒庄老板拿出晓儿寄给他的一张画问她。

    “志文表哥,你将你的玉佩拿出来给这位老爷爷看看。”

    大家都莫名其妙地看着晓儿和石老板,隐隐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志文掏出他随身带在身上的玉佩。递给了酒庄老板。

    酒庄老板颤抖着双手,接过玉佩,顿时老泪纵横。

    “蝶儿……”

    大家看了他这样子,心里难免也不好受。

    待石老板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后,才再次开口:“这玉佩是谁给你的?”

    “是我奶奶给我的。”

    “你奶奶呢?”

    “我奶奶在村里。”

    “村子在哪里?我现在就去找她。”

    “石老板别急,我已经派人去接姥娘过来了。”

    “咱们还是先将事情弄清楚吧。”

    酒庄老板听了这话,才坐了下来。

    “这玉佩是我失散多年的女儿的。”

    女儿?晓儿看了一眼酒庄老板,这人最多怕只有六十岁,或者六十岁不够。

    刘氏今年二十四岁了,这时候的女子多是十五六岁便成亲,刘林氏成亲三年后才生了刘敏鸿,也就是说,她生刘氏时已经二十岁了,而今年刘林氏应该是四十四岁。

    “我姥娘已经四十四岁了,想来不会是你女儿。”

    这酒庄老板听说他只有一个儿子而且还没成亲就去了,如果姥娘是他女儿,这两姐弟也相差太远了吧!

    “我十五岁便成亲,十六岁就有女儿了。只是后来被奸人所害,一直再无所出,直至遇上神医,将我的病治好了,才在四十四岁再生下一儿子,而我今年刚好六十岁。”

    这么说年龄是对上了,不过这酒庄老板的人生也太悲催了些。

    酒庄老板回忆往事,又忍不住红了眼。

    刘敏鸿递给他一块帕子。

    他摆了摆手,硬是将眼泪忍了回去。

    “我女儿的手臂上是有一块胎记的。”

    “是不是在右手?红色的,形状就像蝴蝶?”谭氏叫了起来。

    酒庄老板点了点头:“对,对就是像蝴蝶。所以我才给她起了个名字叫石采蝶。”

    在场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也太戏剧了吧!半路杀出一个太姥爷?

    “可是我从没听娘说起过她不是姥爷亲生的。”刘敏鸿说的姥爷,自然不会是面前这位。

    “我女儿在满月那天便被人抱走了,她又怎么可能会知道自己是不是别人亲生的!”那个养她的人不告诉她也情有可原。谁养大一个孩子,不想她将自己当亲生爹娘来对待的。

    他女儿被抱走,他只猜到是族人所为,便不再给族里一丁点好处。大概也是因为这样,族中的人才越来越过分,先是给自己才绝子毒,害自己多年无所出,毒解了,临老才生下老来子,小心翼翼地养到快到成亲的年纪,结果一次省亲还是被害了!

    找不到证据,不能将他就地正法!但想得到他家的酒庄!他就是偏不让他们得到!

    “你傻啦!是亲生的又有几人舍得五岁就将人送出去给人当童养媳的?我听我爹说,娘小时候的日子可惨了,脸上总是挂着五条手指痕,手背上的伤更是旧的没好,新的又添上,每天又是挑水,砍柴,做饭,洗衣服,喂养牲口,这还不算什么,一年四季连鞋子都没有一双穿的,整日就赤着双脚,大冬天的,走在雪地里,一步一个血脚印,后来还是我奶看不下去,每年都送她一双鞋,还有啊……”晓儿见谭氏说起来滔滔不绝,也不看看人家老人家听了都快心脏病发了。

    晓儿见酒庄老板:捂着胸口,她赶紧打断谭氏:“舅娘,过去的事就别提了,咱们说说现在。”

    “石老板,来先喝口水缓缓!”晓儿趁人不注意,偷偷从空间里倒了杯水出来。

    谭氏也察觉到不对了,赶紧换了话题:“不过现在可算熬出头了,姥爷你看看现在我们的衣着,铺子,也知道娘的苦日子都过去了,剩下便是安享晚年了!”

    晓儿真佩服谭氏的,人家是真上道,这下便开始喊上姥爷了。

    这亲都还没认回呢!

    是啊,幸好熬出头了,不然他的女儿不就得吃上一辈子苦了!

    刘林氏很快就走进来了,看见酒庄老板便笑道:“这是家里来客了?你看你们也不提前通知我一声,害的我闯了进来,打扰了你们。”

    石庄老板站了起来,错不了,这就是他的女儿,和他的妻子长得一模一样。

    “蝶儿。”酒庄老板上前握紧刘林印的手。

    “阿伯。你认错人了,我不是蝶儿……”刘林氏向儿孙们求救。

    “我没认错,就是你,你长得可像你娘了,还有这玉佩是不是你的,你手臂上是不是有个蝴蝶胎记?”

    “可是我爹……”

    “姥娘这才是你亲生爹,你给文儿的玉佩,和他身上的玉佩是一对的。”

    “爹?”刘林氏一时真有点消化不了。

    “我们出去吧,让他们好好说说话,聚聚旧。

    众人听了晓儿的话便都出去了。

    谭氏和刘氏两人亲自下厨,打算煮上一顿丰盛的晚餐,庆祝自己的娘终于找到亲爹。

    也不知道两父女,多年未见有什么好说的,足足说了一个时辰才出来。

    而酒庄老板出来后,整个人都和初次见到不一样了。

    果然,生无可恋和人生又有希望就是不同,晓儿觉得他的满头白发好像长出了几根黑丝。

    “曾孙女,酒庄的事,你们可请好人了,若是没有,我倒是知道几个熟手,到时候找找他们来帮忙,那几个人都是老实本分的。你们可放心用。若不是怕给你们惹上麻烦,我也是可以帮忙的,只是……”坏人太阴险了,他赌不起了!

    “那就先谢过曾姥爷了,不过我家不怕麻烦的,曾姥爷,从此往后,你大可活得恣意些,想怎么样便怎么样!”

    “人生真的太戏剧化了,没想到买个酒庄都能买出一个曾姥爷来。”景灏感叹道。

    “就你小子话多,一。这不是更好吗?以后又多一个人疼爱你了。”

    “当然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