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背后的人
    差没几天就过年了,石老爷子也没打算回府城,便和刘林氏一起回村里过年。

    晓儿姥娘家的房子,今年开春便重新建了一座两进的房子。

    晓儿设计的,一切也像晓儿家的新居那样实用方便又美观。

    石老爷子过惯了富贵日子的人见了也赞口不绝。

    直说晓儿有她曾外婆风范,巾帼不让须眉。

    一开始村里的人见到石老爷子,都以为是刘林氏重新找的继夫,这事传到那平妻刘马氏耳朵里,还以此为借口,骂上门。

    说她这样不贞的人,不配刘家子孙赡养,不配住在刘家的屋子里。

    说她找个男人上门,是想贪了刘家的财产。

    她打着赶走刘林氏的主意,然后以她是刘家唯一的妻的名义,逼刘敏鸿认下她这二娘,然后她便可以住进这气派的房子,不用再过现在这苦逼的日子。

    石老爷子可是打探得清清楚楚女儿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了。

    对这个欺压自己女儿的平妻早就恨之入骨,他都没上门找她麻烦,她居然敢往自己跟前凑!

    他直接找到了村长,问村长“在远来说一个平妻指着正妻的鼻子骂是什么规矩!”

    “就近来说,一个断亲不再来往的人,闹到我女儿家的屋子里算什么事!诬蔑了我闺女的清白又怎样处置!”

    “我女婿不在了,没人管教你,今儿我就请村长来,请你们姓刘的老人来问问,就你这种说得好听是平妻,实则也是个妾的人,如此屡次三番的找正妻的麻烦该怎么处置!是不是任由你这种不知礼义廉耻的人一直胡作非为,丢尽姓刘的脸,丢尽村里人的面。”

    石老板子经营一个百年酒庄多年,那份气势唬得村长和村民一愣一愣的。

    “石老爷子觉得该怎么样处置?”

    “这是村子里的人,怎么处置当然由村长说了算!我只是来为女儿撑腰的,别让大家以为她没娘家人撑腰就谁都能踩上一脚!”

    “凭什么你说刘林氏是你女儿就是你女儿,刘林氏五岁就送过来当童养媳,她娘家人早就在她七岁时,在温疫中死光了!”刘马氏回过神来,立马反口道。

    “我石震洪从来说一不二,不是我亲女儿我也不屑认,还有这刘家这一丁点财产,我还真看不上眼!我认女儿,是因为我不想我死后万贯家财无人继承!不认识我的人可以去府城打探打探我石震洪是什么人!”

    石震洪?这名子有点耳熟。

    “我知道了,我以前去府城做过几年工,那石家酒庄的老板就叫石震洪。石老板是有一个女儿刚满月便被人抱走了,一直没找到!后来他也是四十多岁才再生一子!本来大家都以为他无后了,谁知老年得子,这事整个府城的人都知道。”

    石家酒?一个村中老酒鬼抬起头来看着石老爷子,其它地方不知道,但他知道小时候他从他爹那里就知道石家酒是整个县里卖得最贵的酒。

    石家酒可是最贵的酒!这个村里的人都知道。

    刘林氏是石家酒庄老板的女儿!天!这可是个大八卦!

    众人这下看刘林氏的眼光都不同了!

    她怎么这么好命!

    女儿嫁的是侯爷,外孙女是县主!

    儿子又开着家具铺子!

    现在还有一个有钱的爹!

    万贯家财?这不就泼天富贵了!

    刘马氏恨恨地看着刘林氏,这个被她踩在脚底半辈子的人,怎么就突然间所有好事都发生在她身上!

    有银子的就是大爷,村长的态度立马恭敬起来。

    然后便义正严辞地将刘马氏罚去跪祠堂半个月,向刘氏的列祖列宗认错了。

    年初二,晓儿一家去外婆家探亲时,每个人都得了十两金子的压岁钱。

    土豪啊!土豪!

    晓儿私下问了问石老爷子关于他妻儿遇害的事。

    这事既然别人是为了石家酒庄和石家酒而来的,隐忍布署了这么多年,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现在她家买下了酒庄,而且又和石老爷子有这么一层关系在,她们家算是一脚踩入了这旋涡中了。

    “派出去查的人,都只查出是山贼行凶抢劫遇难的,但我和某些山贼也有点交情,这事不是他们干的。我猜到是族长派人做的,但是一直都找不到他做的证据。这事情不简单,他肯定是受人指使的,背后的人势力应该很大,只是不方便出面。我家酒庄向全国各地运送酒都是有自己独立的车队和船队的,这可不是一件容易办成的事!”

    晓儿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古代交通工具落后,同时山贼土匪也多,能够将一批货物安全运送到目的地又怎么简单,总有些关系要打通的,而且这时代陆路运输主要靠马力,马可是一种生物,走久了可是会走不动也是会病的,那么就长途运输来说,为了不担误货期,沿途换马,就成为了必须。

    中途换马,那么马从哪里来,马放在哪里养,安排多少人养?每处需要养多少匹??这马普通的也要一百多辆银子一匹,又要饲粮和人养,总之不易!

    陆路艰难,但还算好。漕运才是最不易的,风险大,危险性高,货船的技术要求高,价钱高,这些先不说,行船是需要经验的,培养出一批有经验的水手出来也不易,而经验可能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堆积出来的。

    这失败损失的便是银子,甚至人命。

    “他们看中的不是酒庄或者酒,更可能是货运?”

    石老爷子点了点头,“曾经有人想借我家的船队,运送私盐,被我和我爹拒绝了。”

    后来他的女儿便被人抱走,他也被人下了药……

    “我也是后来才想通的!”

    又是私盐?去年才出了一个大案!

    果然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越是暴利,越让人趋之若鹜!

    话说这背后的人大概才是私盐大鳄!能处心积累,挖空心思,小心翼翼隐忍这么多年,就为了一个陆运和漕运,可见这人不但有耐心,而且心思慎密细腻,这种人可是很难抓到痛脚的。

    晓儿摇了摇头,百密都有一疏,见步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