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绝不牵扯
    从姥娘家回来,晓儿便收到了上官玄逸的回信。

    这是一封加密信,这个方法还是晓儿在清和县时教上官玄逸和狄绍维的,也就是根据现代的化学知识,当碘遇上淀粉就会变色的原理来做的。

    晓儿拿出碘液将字迹还原出来后,看见信中的内容却是皱起了眉头。

    信中大致内容是酒吧和征地盖房的提议好,特别是征地盖房的赔偿上皇上很是赞赏,着实是为穷苦百姓做了一件好事。

    上官玄逸和狄绍维都愿意参一份子。另外房地产开发之事应该叫上知府大人和黎家他们一起,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

    而这信之所以加密的原因是:春闱后,皇上微服出巡,到时候便是住在她家!

    这简直是晴天霹雳!

    因为酒庄,晓儿觉得她家才刚惹上一身蚁!

    皇上在这时候说过来,不是给她家装上一个定时炸弹吗?

    万一出事了,真是两辈子加起来都不够死!

    本来酒庄一事,晓儿还想有点头绪才对上官玄逸说的,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她得尽早将她家存在的危险的,不稳定的因素都扼杀在摇篮里!以最安全稳定的环境来迎接皇上!

    晓儿调好淀粉溶液,同样开始写了一封加密信。

    信上晓儿也没说什么特别事,只是说她家买了一个酒庄,没想到酒庄的老板居然是她姥娘的爹,然后又将石老爷的遭遇说了,末了又加了一句,以后靠着曾姥爷的车队和船队,她家出产的东西可以全国各地随便送去。

    上官玄逸是什么人,他收到信,刚看开头便闻到一丝不寻常的味道了。

    看到最后,他不由站了起来往宫外去。

    而晓儿将信寄出去后,她便去找沈承耀了,春闺在二月初,一甘三场,每场三天,考完都要二月中了。

    沈子轩他们今天就出发前往帝都参加春闱了。

    皇上春闱过后才来,大概是三月中旬来,来到时是四月底左右。

    看来她家山顶那栋别墅要抓紧时间盖好,布置好了。

    皇上要来她家,住到山上的别墅最是舒适安全!

    不知道皇上会逗留多久,她家的冬小麦大概在五月中下旬成熟,让皇上亲眼看见年两季粮食收获,她家得的赏赐应该更多吧!

    想到这,她又觉得皇上能来是好事!当然要是没那么麻烦就好了!

    接待圣驾,唉,想想就头痛,麻烦死了!

    上官玄逸的回信,晓儿很快就收到了,信中的内容是让石老爷子将车队和船队转售出去,他会找人去接手这一切事儿!

    晓儿皱了皱眉头,这并不是最好的法子。

    上官玄逸怎么会选择这样做!

    帝都

    上官玄逸和狄绍维两人在一间屋子里喝茶。

    “我说,这事由那丫头一家顺水推舟的将那条大虫引出来是最好不过的。我现在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这样派人去接手车队和船队,那人既奸诈又狡猾,怕是又得将头都缩回去了!”

    上官玄逸用杯盖轻轻地拔弄着茶水,“升平侯一家和我们走得近大家都知道,有这层关系在,他也未必会上钩。”

    “那丫头爱赚银子,赚银子的法子层出不穷,这事稍打探便知道了,我们也不需要她做什么,只需要她装作为了多赚银子,将车队,船队租出去,也不管别人运送的是什么,而我们的人事先安插进去,时间长了,就不信揪不出他来!”狄绍维试图说服上官玄逸改变主意!

    上官玄逸没有说话,这法子是好,他当然知道,但是他不愿意她趟上这淌混水,不愿意给她带来一丝一毫的危险。

    “现在他们这样子将车队船队转让出去,就证明了他们已经意识到石家这祸事,压根不是族人想将酒庄占了去,而是有人看中了石家的车队和船队!这不是打草惊蛇了吗!”狄绍维见上官玄逸不为所动,他都想上前敲开他的脑袋瓜子,看看里面到底是不是装了浆糊,怎么这件事上他这么糊涂。

    “只是需要多费些时间和人力罢了,某人银子缺得很,咱们再逼上一逼,很快就上钩的。”上官玄逸坚持!

    “有更好的法子不用,偏要用麻烦的,你是撞邪了吧!”狄绍维气得口不择言了。

    “我不想那丫头牵涉进来。”

    “这事咱们看紧些,不会有危险的!”

    “百密都会有一疏,更何况我也不想利用她!”

    狄绍维抚额,这人也太过了吧!他也将那丫头当亲妹子的,也关心疼爱那丫头的啊!

    老天爷,你在干嘛呢!干嘛不下道雷下来劈醒这个傻子!

    这算什么屁利用!算了!不和他提这事!反正这事也是他去办的,他自己找那丫头商量!

    他相信那丫头绝对愿意配合的。

    “皇上真的打算微服出巡去升平县?”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所以他最近很忙,春闱的事情要着手准备。

    春闱后,便得给一些中举的人派家,各地方有什么空缺都要知道!绝不能在某些重要的空缺上,安插错了人!

    还必须利用这些空缺,相互平衡和牵制各大世家。

    又要安排好皇上出巡的人选,线路,安保工作!

    还有皇上微服出巡后朝堂的事又该怎么解决。

    事儿都堆在一块,他快忙死了!

    他是和他另两个哥哥调班,自愿留在帝都几个月,然后跟着父皇出巡。

    他们听了他要调班高兴得差点跳起来,话说,如果父皇去的不是升平县,住的不是那丫头家,他也不乐意跟着皇上一起出巡,一点自由都没有!

    “皇上是不是受够了在皇宫的苦闷,也学你们几兄弟一样,开始离家出走?”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放下了茶杯,“我什么时候离家出走了?我怎么不知道?”

    “口误,口误!”狄绍维赶紧认错。

    “别以为你转移话题,我就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这事不能将那丫头牵扯进来,我最后说一遍!”上官玄逸认真地看着狄绍维,表示出他的坚决。

    狄绍维举手投降,“好,绝对按你的意思去办,即使事情王了,也绝不将那丫头牵扯进来,行了吧!”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

    狄绍维很无语,这还能好好玩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