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零一章 又震惊了
    “其实有许多人在城里谋生都是租一个小院住的。一个小院每个月都需要几百文,或一至两两银子的租金不等。而买一套带小院的房子即便是破旧的,最少也要五十两。”

    “我们这些别墅卖二百两一套,但是你可以分期付款,别墅只要你交了首期四十两,剩下的一百六十两,你可以先择分十年,十五年或者二十年还清。”

    “十年分期付款每个月交一两七百文,十五年的则每个月一两二百文,二十年的每个月只需一两。只要你交够了,房子便永远属于你了。”

    “套房就更便宜了,六十两一套,也是可以分期付款,首期只需要十二两,……”

    “这可是许多城里租房子住的人承担得起的,更何况住的环境又干净又舒适,对吧?”

    多少人一辈子拼搏就是为了这么一间屋子。

    事实是,广告打出去,已经有很多人打听消息了。

    赵佑威计算了一下,分期付款虽然听上去每个月拿出的银子不多,但是这么多年下来,却又是比原来要多赚好几十两。

    这府城的铺子,没有五百两以上拿不下一间,越大更是越贵,再加上好些铺子可不仅仅是一层而已。

    单是铺子就有好几万两了,再加上二十栋花园小别墅,还有三十套套房。

    也就是单是这三十套套房就足够赚回赔偿出去的银子,而且有余。

    这还真是不可小看这买卖……

    如果房子建好了,真的是图纸上的样子,那么这一带区域可以说是府城最美住宅区了。

    “等这些铺子成功开张后,将又为城里的居民提供至少几十个就业机会。”沈承耀最后说道。

    反正单是他们家的茶楼,超市,旅馆开张,便最少需要请五十人来做工,这还是保守估计。

    现在冯主管已经开始着手招工和员工培训的事情了。

    皇上听了这话满意地点了点头,对他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

    ――

    天气晴好了三两天,麦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成熟。

    皇帝一行人站在麦田边上看着沈承耀家的长工收割麦子。

    “这麦子收完了赶得上再种一季水稻吗?”皇上用手拿着一串沉甸甸的麦穗问道。

    “来得及的,因为已经育好秧苗了,所以插秧后到收获时只需三个多月左右,正常来说九月就能将水稻收完,然后再整理田地,改种小麦了。”

    “这季小麦便是去年收割完水稻种下的,谁曾想这小麦居然不怕冰天雪地。”

    “还是怕的,只是咱们这里还不是极寒地区,小麦过冬还是可以的。冬天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冬日麦田的雪被子盖得越厚,越能给土壤起到保温作用,春天来了,冰雪融化,这时候需要从土壤里吸收很多热量,土壤变得很冻,又能冻死土壤里的害虫,雪水融化到土壤中又给麦子进行了一次灌溉,瑞雪兆丰年嘛!”

    “好!好一个瑞雪兆丰年,升平侯,这次你又立大功了!”哪怕只有这个县能多种一季,那也是好的,更何况全国,和升平县气侯相似的地方还多了去了。

    “听说南方某些地区一年四季都不见雪的,那些地区倒是可以考虑一年种两季水稻,那样便能顿顿白米干饭了!我还曾在书上看到过,椰子生长在一个长年无冬,四季花开的岛屿上,想来那样温暖的地方水稻种植三季也不是没可能的。”晓儿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

    这一世,受落后的交通限制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去那些地区,不知道闵泽皇朝有没有这样的领土存在,反正她将自己知道的暗示出来,让皇帝自己想办法去吧。

    反正天下的百姓都是皇帝的子民。

    皇上听了这话,心思果然活动起来。

    作为一个全国最高统治者,他未必会全国各地都去过,但是全国各地的环境气侯他还是了解的,这是帝王必修课。

    睿安县主说的地方还真存在。一年两季,一年三季,不管是否真的能成,总得要试过才知道。

    一年两季,一年三季,尽管不是每一季都高产,但是怎么说只要不是颗粒无收,那便是收获!

    这样利国利民的事,自然是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这一季小麦,村里很多人跟着种了,都是去晓儿家买的种子,晓儿出发去帝都前交待过,村里有想种的人找过来问,便都卖种子给他们,并教他们种。

    所以这一次收获小麦,村里甚是热闹,甚至将其它村的村民都吸引过来了。

    甚至他们比本村的村民心里还着急。

    一亩地的小麦很快收割出来了,邻村的村民便催着他们称重。

    各家的产量,不尽相同,但相差也就一百几十斤。

    可是,

    既便是亩产最少的那一家,也是以前产量的三倍!

    虽然是湿重,但干重也相差无己了,绝对又是三倍!

    村民又震惊了。

    “三倍,又是三倍!”村长失声道。

    “以后再也不用饿肚子啦!”有村民听了大声呼喊。

    “可以敞开肚皮来吃饭喽!”又有人叫了起来。

    “我要用馒头做枕头!”

    “我以后天天白米白面换着吃!”

    ……

    “三倍,三倍,三倍……”有个村民一边喊一边围着田梗跑了起来。

    皇上何曾见过百姓这样激动喜悦的画面!

    他硬生生被感动了!

    有个老村民站在皇帝不远处,激动地掰着手指自言自语:

    “水稻三倍,麦子三倍,以前是一年要么种水稻,要么种麦子,现在一年可以既收小麦又收稻谷,这是一年收了往年两年的粮。然后每样产量又是以前的三倍,……这究竟是一年种了多少年的粮出来?我都算糊涂了……”

    “老人家,这是相当于一年种了六年的粮出来。”皇帝和霭地向他解释。

    “六年?”老村民激动得柺杖都几乎握不稳。

    “对,六年!”皇上不厌其烦的重复一次。

    “天,这是,这是以后连续遇上两三年的灾年都不怕了,这是想饿肚子都难了……”老人高兴又伤心得眼泪都滴到田梗上。他的女儿便是活活饿死的,以后不会了,不会有人饿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