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零三章 按耐不住
    本来沈承耀想着明日皇上走了,自己能安心去参加两头亲事,不曾想皇上说好久没喝过喜酒了,他喝完喜酒再走。

    沈承耀觉得有点头大,这农村办酒席可是需要很多本村兄弟和嫂子帮忙的,杀鸡,宰鸭,杀猪,……借碗,借桌子,招呼客人,一场酒席下来,需要做的事多了去了。

    更何况他和村长是自小关系便特铁,村长可帮了自己不少忙,他嫁女,他都不好意思只去坐席啊!

    再说自家大舅兄也是今天嫁女,他都分身乏术了,还要顾着一个皇上,问题是又不能向大家说他是皇上。

    这又有皇上在身边,他这是啥也不用干了。

    “爹,这有什么好烦的!村里离镇上也不远,到时候让咱们家的茶楼将席面送过来便行了,就当这是我们家给的贺礼。正好明天才开始采买食材,你现在就去和村长说一下也来得及。”

    “孩子他爹,这法子好,也让乡亲们尝尝咱们酒楼的菜。你又不用内疚没法子帮到

    村长。”

    酒楼也是接受酒度预定和承办的,那天她家酒楼已经接了五单酒席了,三单是外送的。

    幸好酒楼有两个大厨房,一共三十个灶台,这还不算烤炉,烤箱,煤炉,小炉子。

    而厨师加上正在培训的便有五十人(其中十五人是府城酒楼招来培训的,二十人是从帝都招的,月底就回帝都总店上岗),这么多人在不用担心忙不过来。

    “我怎么没想到,行,这事就这样定了,我现在去村长家说说。”话落沈承耀便走出去了,也不管现在天已经齐黑。

    “记得带上灯笼!”刘氏追着提醒到。

    “不用,今晚的月光亮着呢,村路又平坦!”沈承耀摆了摆手。

    第二日一早刘氏先去村长家给沈妮芮一份添妆:一副纯金头面,一对龙凤镯子,还有一对翡翠玉镯子。

    这对翡翠玉镯子经过空间净化细腻通透,颜色鲜阳纯正,无一丝瑕疵,这都可用作传家之宝了。

    谁能想到这是当初晓儿只花了二两银子在一个摊子买下来残次品。

    村长夫人见了忙拒绝,“这可使不得!这对翡翠镯子太名贵了。

    “玉可挡灾,辟邪,翡翠手镯更是可以帮主人化解一切负面的影响,为主人守护住祥瑞的福气,这东西好着呢!妮芮这孩子,我也没当外人,我娘家侄女我也备了一对,快收下,别客气!明天我就不过来了,我得回娘家,这可不巧,你们两家一起嫁女,我只能提前过来你这一趟了,这是我私下给的添妆,明天我再让弟妹为我添一份,你可别怪我明日不来。”

    “怎么会,哪有娘家嫁女,你不回去的道理,这都让人截背梁骨了!”村长夫人很是感动,倒不仅仅是因为刘氏的这份心意。往日她们两家关系好,她家男人总是帮着沈承耀,她也帮刘氏不少,就是景睿他们每次见着了也给他们不少吃食,倒没曾想会得到今天的福报。

    儿子可是说了,去帝都途中,他和明治杰都病了,若不是晓儿给了他一瓶药,说是有病治病,让他身体不适便放心食用,他们两个绝对参加不了此次科举。

    而许多学子也是因为水土不服,风寒发热等病都没能正常发挥,半途而废的也有不少人。

    沈承耀这一家子当真将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诠释得很完美。

    今夜月光如水,明亮照地。

    两只黑夜信使,同时落在晓儿家的两处窗台。

    晓儿拆了信,看了一眼,便将信收进空间了。

    试探了这么久,终于按耐不住了。

    这时机选得怎么这样好!晓儿笑了笑。

    她就不相信,她家的狗鼻子不能将他嗅出来!

    上官玄逸也拆下信件看了一眼,便放到炉子上烧了,只留一点灰烬。

    “怎么回事?”狄绍维指了指那堆灰烬。

    “鱼儿上钩了!”

    “上钩了?!哈哈!这就按耐不住了!那几艘船总算没有白翻了!”狄绍维一下子坐直了身子。

    是啊,怎么可以白翻了!

    就算那人能够上天入地,他挖地三尺,抽丝剥茧都要将他剥出来!

    最近很多地区都闹盐荒,盐价一天一个价,一天比一天高,弄得很多有银子的人开始屯盐,没银子的则开始吃不起盐。

    升平县倒是没受什么影响,但也开始有风声传来了,也有些人买了不少盐回家放着。

    这都是因为几艘运送官盐的大船都被一股邪风吹翻了。

    几万吨官盐沉落水底,渣都不剩!

    次日,晓儿找上上官玄逸商量这事,然后决定分头行动。

    上官玄逸和狄绍维带着一只狗去参加明治杰的喜宴。

    一路招来各种奇怪的目光,很多人也吓得不敢靠近。

    甚至有人以为他们是来捣乱的呢。

    “我这是生平第一次被人当傻子看的!”狄绍维都想学新娘子,找块布来将头盖着了。

    上官玄逸听了也不为所动,他完全将大家目光当空气,将别人的话语当耳边风。

    他悠哉游哉的溜着狗,在明府外院四处走。

    上官玄逸也没用力牵着它,晓儿说过,这狗通人性,不会随便咬人,而遇着接触过那物的人,它就会跑到他面前吠叫。

    突然狗飞快地跑了出去,上官玄逸手上的绳子自然掉了。

    那狗跑进内院,对着一位夫人不停地吠,吓得那夫人到处跑,尖叫连连。

    “旺财!”上官玄逸大喊一声,那狗便跑回来,在上官玄逸面前不停地摇尾巴。

    明县令和县令夫人都跑出来了。

    “抱歉,这狗平时很听话的。没想到还是吓着人了,我这就让人关进笼子里。”

    县令夫人不知道上官玄逸是谁,但是明县令从自己儿子口中知道啊!

    他能说什么,他只能笑着说:“没关系,这狗的确听话,你一唤它,它就回来了。”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但还是将它关进笼子里,给了它几片肉干吃,然后放到大门口处,让人守着。

    “刚才吓着夫人和小姐们了,还望明夫人给我向她们赔个罪。”

    明夫人本来想发牢骚的,但是明县令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她只能皮笑肉不笑的说了声好便回内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