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零四章 静姝出嫁
    明夫人回到内院,那些夫妻小姐都问为什么会有人带狗来吃席。

    “不学无术,只会玩物丧志!”明夫人抿了抿嘴,满脸不屑。

    “这狗岂是可以随便牵出来的?这里这么多夫人,小姐,达官贵人,这咬伤了谁,他赔得起吗!”被狗追着吠的夫人听了很是生气,她在内院,并不知道是谁的狗。

    若是看见便不会这样说了,真的以为只是一个纨绔子弟。

    她本是一个很多疑和小心的人,这次的大意却终将失荆州。

    “可不是,这狗咬了人,可是会得疯狗病的,这可没得治!”有位夫人附和道。

    “谭夫人别生气,我已经命他将狗关起来了,他还不乐意呢,不过为了大家的安全,我说什么也得让他将狗关起来,大家放心不会再出现刚才的情况了。”对于黑明治杰和明治杰交好的人,明夫人表示她不遗余力。

    “还是明夫人明理,这下就放心了!也不知谁家会带狗来,怎么这么没教养!这狗吓着人了也没一声表示?”

    “听说是治杰的同窗,我也不好说什么。”

    “物以类聚!庶子再厉害也只是庶子,一点教养都没有,浑身小家子气!”

    ……

    然后这些夫人便各自开始了对家中庶出的孩子各种批判,践踏。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刘静姝是在村里的房子出嫁的,村子里的姑娘出嫁,有多少人是连两人抬的轿子都没得坐,只能坐牛车,更有甚者是走着去夫家的。

    当黎家的迎亲队伍出现时,整个桂树村都震惊了!

    黎家的迎亲队伍,新郎官骑着白马走在最前,身后八抬大桥,再加上一路敲锣打鼓,舞狮,吹喇叭,撒喜钱,撒喜糖,撒花瓣,放鞭炮的人,长长的迎亲队伍,由刘静姝家门口一直排到了村口。

    “这静姝丫头嫁的是怎样的富贵人家?这喜钱,喜糖,像不要命一样的撒!”一个村里的老妇人足足捡到了二十文钱,一小袋子花生和喜糖,语气满满的高兴和羡慕。

    她年轻时怎么就没这么好命!连一件正经的新娘子服都没有。

    “黎府你不知道吗,听说人家家里在帝都都有人当大官的!”另一个妇人正在数自己捡的喜钱,十八文,哎,不够人家手快!

    “静姝嫁的这个男子还是今年的榜眼!榜眼知道是什么吗?状元下面那个就是榜眼!”另一年轻妇人好不羡慕,真是同人不同命!

    “难怪这娶亲的场面这么浩大,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老妇人说道。

    “那不是很厉害!这么年轻,这以后不是得当大官!看来静姝这丫头以后的福气还大着呢!”又一人感叹。

    “我看那丫头片子就是个克夫的命,还大福气个屁,守寡就有他的份!”刘冯氏恨恨地道!

    大家听了这话都皱了皱眉头,这别人好好的大喜日子,她怎么能诅咒人家的。

    这说话都得积点口徳,举头三尺有神明。

    大家都没答她的话头,再说今时今日,谁会为了她得罪刘家,几人都离她几步远,然后又继续说。

    “这刘家是怎样攀上这门好亲的,按理说门不当,户不对啊!”有人觉得奇怪。

    “人家有个升平侯做姑父,有个睿安县主做表妹,还有个大酒庄老板做曾姥爷!怎么就不能结上一门好亲了。”

    “也对,这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

    ……

    刘冯氏呸了一声便回家了。

    这个朝代成亲,没有伴娘堵门拿开门红包的习俗,却是有嫁妆先行的习俗的。

    大家见一抬抬的嫁妆抬出门,均猜有多少抬。

    “三十二抬!”许多人说。

    “我说得有全抬,六十四抬。”

    “不会吧!”这整个县里,全抬嫁妆这么多年来也只听说过一回。

    然后,三十二抬过去了……依然有嫁妆抬出,三十三,三十四……六十四抬,果然是全抬六十四抬。

    这可是大户人家才有的做派。

    村民真的是看得又羡慕又妒忌,这是一辈子都不愁吃喝!

    静姝是长姐,和黎哲伟一起拜别长辈后,只能由刘敏鸿将她从屋子里背了出来,亲自交到黎哲伟手中,然后由黎哲伟抱进花桥。

    刘静姝的样子没人看得见,但她身上的大红嫁衣却独特美丽得让人移不开双眼!

    手上的龙凤镯子,玉镯子,手链,脖子上的项链,阳光下,金光闪闪,灿烂夺目。

    花桥抬上官道后,黎哲伟便将刘静姝抱上马车,然后送亲的队伍也跟着上了黎府准备的二十辆马车,直奔县城而去。

    皇上见晓儿拉着只狗去人家府里,这怎么样也不合适吧!

    “丫头,你这狗,不能不带?”皇上在沈家呆久了,也跟着上官玄逸他们这样喊晓儿了。

    晓儿对皇上无耐地笑了笑:“我也想,可是不能。”

    “很重要?”皇帝挑了挑眉,这狗有什么大用?

    晓儿点了点头,“很重要。”

    “我来牵吧!”黎府的老太爷可是知道自己的,谅他们也不敢对他牵条狗上门说上一只字。

    “这会不会不好?”晓儿话说得迟疑,心里却是乐翻天了,这真是太好不过了!

    “这有什么不好,我看它挺乖的,不会咬人吧!”皇上心里也是不太想牵的,只是真要牵狗进去而不被人认为拆台的,貌似现在这里也只有他一人了。

    沈承耀和刘氏有事要帮忙,早就进去了。

    上官玄昊倒是知道这狗的用处,但他对狗毛过敏,也早就跑得不见踪影了。

    提督府二位公子也被上官玄逸派出去了。

    “皇上这狗不会随便咬人的,他懂得认人,进去后,他对着谁吠过,你可得记着哦。”

    “皇上也不用将它抓牢的,它跑出去,你唤守财它就会回来了。”

    “守财,要听上官老爷的话,可千万别咬人啊!做得好我奖励你好吃的。”

    守赌对着晓儿“汪汪”叫了两声。

    皇上点了点头表示知道,“走吧!守财!”

    这狗真是有个好名字。

    晓儿直接由人带着去了新房子里陪着刘静姝。

    虽说是皇上说要牵,但这活计还是落到黄卫手中。

    孙子大婚,黎老爷子也从帝都过来了,他看见一身便装的皇上以为认错人了,忙揉了揉双眼。

    “恭喜黎大人,很快便可以抱曾孙了。”直到皇上开口,他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