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零五章 床不是在那里吗
    黎府的婚宴,因为皇上的在场,黎老爷子那是一个拘紧。

    想让皇上坐在主位,可是皇上不承认自己是皇上,不肯坐。

    皇上都不坐主位,他也不敢安心坐下,只得半边屁股坐着,也是不敢真的坐下去,算是半蹲着吧!

    累得他一把老骨头都要散架!当真情愿不吃这顿饭。

    幸好是拜完天地,喝完了孙媳妇茶才见着的皇上,不然,他连孙媳妇茶都恐怕端不稳来喝。

    新房内

    新房内有好几个人,黎若晴陪着谭氏娘家的嫂子和侄女,刘氏,韵儿,希儿几人均坐在沙发上围着茶几一边聊天一边吃点水果,干果,喜糖,糕点之类的。

    晓儿进来后,刘氏忙招呼她坐在韵儿身边的空位上。

    晓儿想着刘静姝从三更起床到现在滴水未进,粒米未吃便问:“表姐,要不要先吃点糕点顶顶肚子。”

    “不用了,我还不饿。刚刚若晴也问过了。”刘静姝是真的不饿,她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脖子上,她觉得脖子都快被头上那顶凤冠压断了。

    这时黎哲伟捧了一碗莲子百合糖水进来。

    “静姝,你一定又饿又渴了,先吃碗糖水。”黎哲伟走了进来将一碗温热的糖水放到静姝手上。

    “就只有表姐有糖水喝啊,我们这么多人也是又饿又渴了。表姐夫你这心也太偏了!”

    “是我考虑不周,我这就让人送些过来。”黎哲伟忙认错。

    “不过表姐夫,你对我表姐也太不上心了吧!你端糖水给我表姐喝,你不知道她现在穿着这身嫁衣如厕诸多不便?”

    “不是,我就想着她一天没吃又没喝,糖水可能会又止渴又顶饿,我没想到如厕的问题,我这就去换了,换了!”黎哲伟听了这话有点慌了忙解释,怕静姝误会自己,伸手想将静姝手上的糖水拿走。

    静姝侧身避了避:“不怕,正好我也想喝糖水。”

    “哎呦,刚才咱们问都说不想吃东西的,原来是人不对啊!”谭氏的嫂子朱氏也跟着起哄。

    “舅娘就会取笑我!我是刚好觉得有点渴,而且黎公子都端进来了。”

    “这才刚嫁过来就开始帮着自己的相公了,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

    黎哲伟被这话弄得耳根都红了。

    “舅娘!”刘静姝跺了一下脚。

    一屋子人听了都笑了,还是黎若晴不忍心再看黎哲伟手足无措的样子开口替他解围:“哥,大家逗你们玩呢!前院快开席了吧!快去吃饭啊!”

    “那我先出去了!”黎哲伟听了这话,赶紧跑出去。

    “表姐夫,记得别喝那么多酒啊,不然醉了就洞不了房了!”晓儿还是不放过他。

    黎哲伟听了脚步一个踉跄,绊到门槛,差点跌倒。

    屋里的人又笑了。

    刘氏轻轻地打了一下晓儿:“还有没有姑娘家的样子了!你知道什么是洞房吗!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晓儿吐了吐舌头,她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当然知道什么是洞房!但她识相地不再说话。

    不过这话倒是提醒了黎哲伟了,他不常喝酒,也不知自己的酒量,他最多只喝过三杯,那时还没醉。

    他堂哥,他爷爷都是四杯便倒的,这么好的优点,自己不知有没有遗传到。

    然后吃饭的时候喝过两杯酒后,他就各种推托了,最后推辞不过,喝下第三杯,他便直接装醉死!

    他怕啊,怕自己是四杯倒,那还怎么洞房!

    后来的后来,也是过了很久后,他才知道自己是家族的奇葩――千杯不醉!

    这大概就是物极必反吧!

    可是那时他都被人笑三杯倒,笑了好久了,不过甘之如此便是。

    黎哲伟被人扶回了新房。

    丫鬟们将一盆热水备好,并说“少夫人如需要用热水再唤奴婢便行。”

    “好。”刘静姝应了一声。

    丫鬟们便福了一福退了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静姝闻到黎哲伟一身酒气,以为他真的喝醉了,心底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点失落。

    虽然盖着盖头,刘静姝低着头便能看到黎哲伟。

    她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这个已经成为自己夫君的男子。

    黎哲伟等外面的动静都没了才睁开双眼,然后便撞入了一双灵动中带着情素流动的双眸中。

    黎哲伟被吸引进去了。

    很美,很美……这个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的女子很美。

    静姝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仿佛一把小扇子扇了扇:“你没醉?要不要洗洗脸?”

    黎哲伟回过神来,坐了起来。

    “先不急,你先坐好。”

    黎哲伟将刘静姝的身子轻轻扶正。

    然后他拿起桌子上放着的玉如意,掀起了刘静姝的盖头,……他无比虔诚地一样一样,一步不乱,一点不错地完成成亲所需要做的每一个步骤。

    只是在喝交杯酒时,心里默念千万别醉倒,失算了,千万别醉倒,失算了……。

    “静姝要不要吃点东西?”

    刘静姝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

    本来她是不想吃的,但是又害怕接下来发生的事,便又点了点头。

    “那一起吃吧,今天一天我也没吃什么东西。”黎哲伟拉着她坐到桌子旁。

    两人静静地吃着桌子上的东西,黎哲伟很快便放下筷子了。

    他就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刘静姝吃。

    他知道她有点紧张,其实他本来也很紧张的,但是他察觉到她紧张后,他自己便莫名的不紧张了。

    被人这样看着,刘静姝也吃不下去了,她放下筷子。

    “吃完了?”

    静姝点了点头,脸好烫,一定好红,她都不敢抬头。

    “那咱们早点休息吧。”黎哲伟轻轻拉起刘静姝,然后一把将她抱起,往房间的另一个门口走去。

    刘静姝轻呼一声,然后双手赶紧环住黎哲伟的脖子。

    刘静姝回过神来见黎哲伟往另一头走,不是说休息吗?

    她指了指床:“床不是在那里吗?”

    “咱们先去洗洗。”

    刘静姝听了这话脸更红了,她忍不住将头埋进黎哲伟的怀里。

    太丢人了!

    床不是在那里吗?天啊!她怎么会这样说,显得她好心急的样子。

    黎哲伟见状轻轻地笑了:真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