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零九章 天生一对
    晓儿一溜烟的往林子里跑,上官玄逸怎么喊都唤不回来。

    他只能匆匆跑上岸鞋子都顾不上穿上便去追她了。

    他施展轻功,两个跳跃便来到她面前。

    “这林子以前就听说过有女子在里面被人非礼了,别去。”

    晓儿听了有些吃惊,经常在古装剧里听说有采花贼,难道这里也有?

    “上官大哥,这里有采花贼?”

    采花贼,这又是什么形容?这丫头的用词真是一个比一个新鲜!

    “不是,只是不学无术的纨绔。走吧,回河边坐着,别离开我视线。”

    这地方风景好而且开阔,每年都有不少少爷和小姐来此踏青,学马。

    如果遇上一些纨绔子弟,被调戏一下也是有可能的。

    晓儿也不是那种没事惹事的性子,便点了点头。

    “那我和你一起下河捉鱼吧!”她也不是能坐得下来的性子。

    上官玄逸无语望苍天,怎么说来说去就是不肯乖乖坐在那里。

    “河水冰凉,女子泡在凉水里对身子不好,你坐着等着就行了。”

    上官玄逸拉着她回到河边的石头上让她坐好。

    晓儿见上官玄逸撩起长袍,裤腿都卷到小腿上,一双满是泥泞和草叶子的双脚很是白皙。

    “上官大哥你双脚真白!”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耳朵尖一下子便红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脚,丢下一句“乖乖坐着!”便跑回河里了。

    这真是生平第一次落慌而逃!

    晓儿见状却笑了,只是这样说上这么一句就脸红?

    这脸皮也太薄了些。

    晓儿走到河边,“上官大哥,我有鱼饵,我帮你引些鱼过来。”

    晓儿蹲在河边,手心上放了一些鱼饵,然后将手泡在水里。

    上官玄逸以为她贪玩,见她没有下水,便随她了,至于能不能引到鱼,他也没在意。

    这时也有几个年轻的少年和姑娘来到了不远处,有四个男子也下河捉鱼了。

    岸上的姑娘听了晓儿的话却是笑了。

    “那姑娘莫不是傻子,就她这样也能引些鱼过来?真是贻笑大方。”一位绿衣女子吃吃地笑道。

    “可不是,真是可惜了那一副好皮囊。”粉衣女子满脸婉惜地摇了摇头。

    “第一次见这么美的傻子。”紫衣女子也是一副好可惜的语气。

    几个女子你一言我一语的笑着道,几个人也算貌美如花,可张口说出的话却是毫无素养!

    晓儿看了她们一眼刚想讽刺回去。

    上官玄逸却是一泥巴扔过去堵住了第一个开口说话的女子。

    然后低下了头,继续在水里找鱼。

    那女子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嘴里便塞满了泥巴,然后她下意识地吞了一口。

    旁边另一个女子却是惊叫出声:“你怎么吃泥巴了!”

    那女子反应过来便作呕,不停地吐了起来。

    那些姑娘的婢女拿水的拿水,擦拭的擦拭,好一番忙乱。

    正在这时河里的鱼都往晓儿的手里游去,“上官大哥,快来挑几条大的。”

    晓儿趁机也从空间里放了两条大鱼出来。

    上官玄逸也发现河里的鱼都往晓儿那里游去。

    他走了过来,一眼也是看中了晓儿放出来的两条大鱼,他眼明手快的捉了起来扔到岸上。

    晓儿手中的鱼饵很快便被吃光了,晓儿收回了手。

    “上官大哥,上来吧,那两条鱼够我们吃了。”

    这时河里的鱼发现没有吃的了都开始游走。

    另一头的几个男子见状都跑过来想捉鱼。

    但是河里的鱼是被晓儿引过来了很多了,不过也不是那么好捉的,好一通扑腾,才每个人捉了一条小鱼。

    想再捉时,河里的鱼又走得七七八八了。

    “居然真的引到鱼了!”紫衣女子惊讶地道。

    绿衣女子刚漱完口,才能开口说话。

    她气势冲冲地跑到晓儿和上官玄逸跟前,“说,是不是你们干的!”

    其它几个女子见状也带着婢女过来了。

    晓儿看了她一眼便低下头看上官玄逸杀鱼。

    上官玄逸更是连眼神都没给她一个,更不要说开口说话了。

    “你以前经常杀鱼?”怎么这么熟练。

    “不曾,第一次。”上官玄逸用匕首将鱼鳞刮得干干净净,然后一刀划开了鱼白胖的肚皮。

    晓儿听了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开玩笑:“原来你天生是个杀鱼的!”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失笑:“那你天生便是养鱼的?”

    那些鱼简直是她想它们来便来,便是她养的也没那么听话吧!

    一个天生杀鱼,一个天生养鱼,不就是天生一对?嗯,不错,挺好的,上官玄逸心想。

    “我天生什么都养,什么东西到我手里都能养得很好!”晓儿半认真半玩笑地说。

    “那倒是。”上官玄逸点了点头,很是认同。

    “喂!你们是聋还是哑的?我问你们话呢!傻子,你说……”绿衣女子见两人只顾着打情骂俏,理也不理她一下,气不打一处来。

    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她呢!

    上官玄逸用匕首将鱼肠一挑,用力一挥,那鱼一肚子肠便堵住了绿衣女子的口。

    “唔……呕……”鱼肠的血,鱼胆汁的苦味人口,腥臭味道充斥着口鼻,这下恶心得她直接狂吐了起来。

    “走,捡柴去!”上官玄逸用草绳穿好两条鱼,洗干净手,一手提着鱼,一手拉着晓儿往林子里去。

    “别走!”

    “简直欺人太甚!”

    “我看谁敢走!”

    “放肆!你们可知道她是谁,居然敢就这样走!”先后用烂泥和鱼肠堵绿萝的口,这敢这样走!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都拦在两人面前。

    上官玄逸这才看向他们,却只说了两个字:“让开!”

    放肆?这两个字从来都是他说别人的,还没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过!

    “让开?笑话!你们打算就这样一走了之?”粉衣女子见她们人多,她们这边四个男子,四个家丁,就不信打不过他一人!

    不过,这少年是谁?长得可真是俊逸非凡,贵气逼人。

    “不然?”上官玄逸理所当然地道。

    “当然是得赔礼道歉,还有得让她吃上一口泥巴,一口鱼内赃,我们才放过你们!”粉衣女子指着晓儿蛮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