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得赔
    “公子,我感恩公子的救命之恩,愿意陪在公子身边,照顾公子……”那女子被一脚踢开了也不放弃。

    晓儿忍不住白眼翻了翻,古代女子报恩怎么总是这么狗血,最终都是想以身相许的。

    “姑娘,救你的是那位大哥!你想报恩找错对象了。”晓儿开口道,她倒想想她还乐意不乐意。

    暗卫十四的脸上有一道刀疤,整个人看上去有点狰狞。

    那个抱婴妇人这时也走了过来,“多谢公子出手相救!”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没说话,他没心思理会这些闲事,只想快步离开。

    “快找衣服给孩子换上吧!”晓儿提醒道。

    妇人点了点头,便跑走了。

    “上官大哥,我胃被压得难受,想吐。”晓儿见他仍然想扛着自己走忙阻止道。

    “有心情管闲事,又怎么会难受。”不让她难受难受,说不定下次又跳河了!

    不过他想是这样想但还是换了一个姿势,换成了公主抱,到底还是舍不得这丫头难受。

    上官玄逸知道自己完了,完全败给她了,变得毫无原则可言,但他依然心甘情愿。

    晓儿无语望天,她是想下地好吗!活了两辈子还被当小孩这样抱着,她觉得没脸见人。

    “是公子让他救的我,我当然得报答公子。”那女子看了暗卫一眼,吓得赶紧低下头。

    她只是见那紫衣男子相貌俊俏,贵气逼人,气度非凡,想来也是大家出身,她才要报恩。

    至于其它人嘛,能救自己才是他的福气,还想自己报恩!这怎么可能!

    暗卫鄙视地看了她一眼,如果不是主子有令,她死在自己面前,他也不会眨一下眼。

    这种女子,倒贴房子加铺子他都不要!

    上官玄逸看都没看她一眼,他将晓儿换了一个姿势抱着又想离开。

    但是这次拦着的却是之前看热闹的村民。

    “你们不能就这样走了!这桥你们弄断了得赔!”

    “对,每年都是你们这些来马坝骑马游玩的人将咱们的桥走断,然后一走了之!害我们村每年家家户户都要凑银子修桥!”

    “对,不赔银子就不许走!这桥是我们村出银子修的,你们弄坏了就得赔,不赔就得将它修好!”

    几个村民你一言我一语地说道。

    每年都有许多富家公子小姐来马坝学骑马和游玩,他们贪近,走的都是他们村里一起出银子修的这条木桥。

    桥修出来都是让人过的,开始他们也不在意,过就过吧!只是这桥后来是越来越多人过了,导致每年都要断上两三次。

    以前有人掉下河之后,村民一开始也是热心去救人的,但是有些人救上来后不但不感激,反而说他们村修的破桥,害他们掉到河里,要村民赔银子。

    有些姑娘救上来后更是说救的人毁了她的清白,要求赔偿。

    大家自是不愿意了,再说都是庄户人家多,又哪来那么多银子赔,不赔却被人狠狠地揍了一顿!有些村民被揍得几天下不了床。

    后来村民便是碰见掉下河的人也不敢救了。

    再后来村民每年凑银子修桥,凑着凑着也越来越多人有意见了,谁家赚银子也不容易,更何况许多人家本就连吃个饱饭都成问题。

    一年到头就存上那么一百几十文,却全都用在修桥上了。

    上官玄逸眉头皱得紧紧的,怎么这么麻烦。

    晓儿看了一眼那座桥,木头也不算太旧,估计是走的人多了,早就有些裂缝,而他们的马经过时跑得太快,力度太大弄断了。

    这时村长出来了,他对上官玄逸行了一礼,“这位公子……”

    上官玄逸伸出手拦住了他的话头。

    他拿出一两银子问道:“谁家有适合这位姑娘的衣裳?要新做的。没穿过的。干净的。”

    看来是不能马上赶去镇上了,只能看看这些农家里有没有适合这丫头的衣服。

    “我家有!我刚给我家大丫做好了一套新衣,连试穿都没试穿过呢!不过是麻布的,不用一两银子那么多。五十文就够了”一个妇人怯怯地道。

    “丫头先去将湿衣换下来。”上官玄逸低下头对晓儿说。

    晓儿点了点头,她习惯新做的衣服洗干净再穿,但是她空间里有衣服,可以里面穿自己的,外面再套上这妇人的,没必要委屈自己穿一身湿衣。

    “带路!”上官玄逸对妇人说。

    “啊?”妇人一时没明白过来。

    “这位婶子,劳烦你带我去你家换衣服。”

    妇人这才明白过来,忙点头:“好,好,好,请跟我来。”

    两人跟在妇人的身后走去。

    “村长,万一他们跑了怎么办。”

    村长摇了摇头,“咱们等着就行。”

    “上官大哥我自己去便行了。”晓儿想借此机会能够脚踏实地。

    “抱着暖和点。”再说人心险恶,知人口面不知心,他不放心她一个人去,当然这话他没有说出口。

    “我不冷啊!”

    上官玄逸没有口答,只是仍然抱着她跟在妇人身后。

    好吧,她妥协,反正也差不了多久。

    “我给我家当家也做了一套衣服,也是干净没穿过的,公子你需不需要换?”

    上官玄逸摇了摇头。

    他只能够穿真丝和纯棉的衣服,像麻之类做成的衣服穿了会过敏。

    “湿衣穿着会着凉。”

    “我用内力烘干就好。”

    晓儿听了才没再说什么。

    晓儿换好衣服后,上官玄逸将一两银子放在桌子上,便带着晓儿走出去。

    “这太多了,不能要!”妇人拿着银子追了出来。

    “婶子拿着吧,就当是我们给你的谢礼。”晓儿回过头笑道。

    “这不好吧?”

    “又没偷又没抢,是我们自愿给的,没有什么不好的。”

    妇人这才收下,并不停道谢。

    两人回到桥头。

    上官玄逸看向十四。

    “禀主子,一切正常。”

    这就是不存在有人故意暗算的情况了。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

    “要赔多少银子?”上官玄逸看向村长。

    “公子,不要上他们的当,他们村做的破桥,害得我们都掉到河里,差点丧命,我们不找他们算帐就好了,他们还敢问我们要赔偿!”那位姑娘自以为这样说就是在帮上官玄逸的忙。

    她心里还暗自高兴,觉得上官玄逸会因为她这样见机行事的聪明劲而将她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