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天气越来越热,太阳才则出来便烤得人受不了。

    晓儿一家赏赐的圣旨已经下来了,沈承耀将在万寿节时去帝都谢恩并就职。

    因此,晓儿一家是越发忙碌了。

    晓儿每日早出晚归的,修桥那边要时不时过去解释一下技术性的问题,又要去教那边的村民种蘑菇,可惜敢跟着学的人不多。一共只有五家人,小山子一家便是其中一家。

    不过一些村民也表示,如果这几家人真的种出来了,他们再跟着种。

    晓儿也不在意,笑着说好,到时候让小山子教他们就好。

    但是她家超市却只和这几家人签了契约文书。以后超市新鲜菌类的进货便先紧着收了这几家的货,质量不好或不够再收其它家的。

    文书上也写明了只收优质的菇类。

    后来那些跟着种的人,个个挑着担子,到处去卖蘑菇时悔到肠子都青了。

    晓儿家的超市,酒楼要货量大,而且有马车亲自上门收货,那几家人不用出门便能赚到银子,不但比他们轻松多还赚得多。

    不过发财的机会从来都是给第一个勇于偿试的人的。

    机遇稍纵即逝。

    另外晓儿每天还要抽时间来培训酒吧的调酒师,这可不是件容易事,就是每日试酒都试到她想吐。

    沈承耀也是忙,府城的酒榜,超市,旅店开张的事都是他去负责,家具铺子和铁铺又将在府城和帝都开一家分店,再说进京前这边很多事都要处理好。

    毕竟这一去便是在帝都定居了,或许一年半载才会回来一次,或许数年不回也不一定。

    这些日子晓儿的早出晚归身边都跟着一个人。

    待晓儿察觉某人貌似太闲了时,上官玄逸已经陪在晓儿身体一个多月了。

    难得空闲的晓儿一边坐在山顶别墅阳台的椅子上吃着冰镇西瓜,一边吹着山风问道:“上官大哥你怎么这么闲?”

    “年前忙完了。”上官玄逸坐在另一边的椅子给一块西瓜挑西瓜子,挑完便递给晓儿。

    这丫头爱吃西瓜,不过确懒得吐西瓜子,总是嚷着忘记培育无子西瓜了。

    “以前听狄大哥说过,你们每年都四处游历,都去过哪些地方了?那些地方的风景美吗?”晓儿语气不无羡慕和向往。

    这一世交通如此落后,都不知有没有机会踏遍世上的名山大川。

    上一世她有是机会去世界各地,却没那时间去静下来看看那里的风景,现在想来真是太可惜了,早知这么早死,她就好好享受人生了!

    “许多,大多很美。”上官玄逸拿起一旁的芒果剥皮,西瓜性寒,吃多了不好。

    “整个闵泽皇朝各州各县都去过了?”

    晓儿放下西瓜皮,看了一眼盘子里的西瓜,还想吃啊!

    “只各州。”上官玄逸将芒果递给她。

    晓儿对他的言简意赅也是无语。

    “既然风景大多很美,那现在为什么不去了?”整日围在自己身边管这管那,也太不自由了,江山如此多娇,英雄你赶快去折腰啊!

    晓儿皱着眉头吃芒果,她还想吃西瓜,不过也知这人绝不会再让她吃了。

    “最美的风景就是在你身边。”

    这芒果本就香甜多汁,晓儿听了这话更是被这甜蜜呛着了。

    上官玄逸忙帮她拍背。

    晓儿感觉自己肺都咳歪了,才缓过气来。

    “怎么这么不小心。”

    晓儿听了这话差点将心脏都气到右边,是他说的话太吓人了好不好!

    这样的甜言蜜语她还真没想过会从他口中说出。

    但晓儿没有说什么,有些事情还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就好。

    想起刚才晓儿语气中的羡慕和向往,待晓儿缓过气来他才再次开口:“以后都带你去看一遍。”

    晓儿听了这话立马便高兴起来了:“一言为定!”

    上官玄逸想起昨晚收到的飞鸽传书便说:“四皇兄昨日来信说,万寿节各国使者来朝拜,帝都世家小姐都会表演才艺来为父皇贺寿,他也顺便帮你报了名,至于表演什么到时候你去到帝都再和他说一声便好。”

    晓儿听了这话再次被芒果汁呛到了,谁让那个上官玄昊这么多事的,她什么时候说过要表演节目了!

    上官玄逸一只手帮晓儿拍背,一只手接过晓儿手中的芒果,这丫头以后和她聊天时还是别吃芒果了,一个芒果都没吃完便呛了两次。

    晓儿顺过气来忙说:“可以不表演吗?”

    当她是神吗?想表演什么说一声就好!她什么准备都没有!再说她对这种事一点兴趣都没有!

    上官玄逸摇了摇头,他也不想晓儿表演,不过来不及了,“现在估计名单已经在父皇的案桌上了。”

    皇上都已经知道了,你再说你不表演,这可是大不敬。

    其实这样的机会,许多四品以下的官员的闺女若非才艺远播,那可是求都求不来的。

    万寿节并不是每年都举行的,先帝在位,国刚立,民不聊生,为了不铺张浪费,先帝便规定普天同庆的万寿节只能每五年举行一次。

    所以能在万寿节里表演的人都是帝都贵族圈里公认的才貌双全的女子,每届万寿节表演的女子都不相同。

    每次为了万寿节的表演,多少世家小姐都是早两年前便开始准备和练习了。

    因为每次拔得头筹的女子都会当场便被皇上赐婚,而历年被赐婚的对象还都是皇子皇孙,这已经成了一个不成文的传统了。

    上官玄逸没有将这话说出来,他也有自己的私心啊!

    虽然不想被那么多人看见这丫头的美好,虽然他也有其它办法让父皇赐婚但是早一些定下来,他觉得很好。

    显然上官玄逸就是想都没想过晓儿会拿不了第一,即使她刚刚才知道自己要表演,即便她什么准备都没有。

    晓儿觉得自己头好痛,她绝对相信上官玄昊是公报私仇!

    她素来便不爱出风头,虽然她每做一件事都出尽风头。

    但是这样的表演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是为了那些养在深闺无人知的小姐提供一个舞台,好让她们能使尽浑身解数去为自己招个如意郎君的。

    晓儿还真想对了背后的意义,可是她对此一点兴趣都没有!

    如果上官玄昊现在在这里她都有掐死他的冲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