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待所有人洗完手后,黄卫准备去将水倒掉,再重新装一盆给上官玄逸洗手。

    “先洗一遍,我再去打盆干净的水给你再洗一次。”晓儿还是将这活计接过来了。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特殊情况不能太讲究,况且那些人也没有直接碰到那个瓶子。

    其它人见晓儿居然敢将他们洗过手的水直接端给上官玄逸洗,这可是大不敬!

    真是太佩服她的勇气了。

    再看看六皇子,睿安县主在他旁边指手划脚的一边做示范一边说,掌心应该怎样洗,手背应该怎样洗,手指缝又该怎样洗,指甲缝……

    作为一个大男人,每个人都觉得睿安县主太啰嗦了,洗一下手而已,哪来那么多讲究!

    但是,六皇子却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失去血色的嘴角一直都是上扬的,还好脾气的一一照做了。只是在睿安县主想要伸手帮他洗时拒绝了,这是担心传染给睿安县主呢……

    想到这,他们又想起刚才六皇子为了救睿安县主身受重伤,而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又毫不犹豫的将她护在身后接住了那瓶天花病毒……

    终于,这群脑筋一根筋的兵汉子明白了!

    难怪这两个人的互动怎么看怎么像一对小夫妻,而六皇子就是惧内的那位。

    六皇子惧内?

    大家都被这个想法吓得不敢再看他们。

    要是被六皇子知道他们是这样想他的,颈上人头都不保了!

    待上官玄逸洗完手,晓儿又去打水他们洗脸。

    来来回回真是走到她脚都快断了。

    “大家这几天先在那边的破庙里呆着吧。隔离一下,免得感染了,传给更多人。我自幼体质特殊,百病不缠,所以我去给大家安排吃食。”晓儿只能用这个借口解释自己为什么可以自由离开了。

    晓儿走后,黄卫安排人将破庙清理干净,让上官玄逸去那里休息。

    晓儿一回到城内,便遇上准备出城的小福子,晓儿将上官玄逸的令牌给了他,让他去安排人将城外破庙处方圆五里的地方都封了,不经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内。

    她又去买了棉被,成衣,碳炉,碳,还有铁锅,馒头,肉包,沐桶,水桶……等生活用品给他们送去。

    小福子安排完事情后,便回宫将事情详细地回禀了皇上,然后又去收拾上官玄逸的衣服用品。

    皇后听了此事忍不住落泪了,“皇上,怎么办?那可是天花啊!那可是不治之症!”

    “先别着急,睿安县主不是说了不会有事的吗?你忘了她送给逸儿的灵丹妙药了?逸儿的毒太医都没法子,不也被她轻易解了?”皇上将皇后抱在怀里轻轻安抚,但是他的心中也是担心不已。

    “对,睿安县主的药可神了,一定会没事的。”经皇上提醒皇后心里才稍微安心了点。

    皇上轻轻地帮她擦干眼泪:“逸儿和睿安县主他们要在破庙里过几天才能回来,黄卫带着一队精兵也在那里,他们的吃食就麻烦皇后每日安排好让人送过去了。”

    皇后听了这话也顾不上哭了,理智回归后,也想起有一堆事等着他们做。

    她推开皇上站了起来:“皇上你快去忙吧!也不知倭国使者究竟在哪个县投了病毒,这事得尽早发现尽早隔离!我也得给他们准备吃食和衣物,可别天花没染上,却是饿坏,冻坏了。”

    听皇后这样说,皇上便知皇后不会再哭了,他最见不得她的眼泪。

    “那我先回紫宸宫了。”他的确有很多事要抓紧时间去安排。

    这倭国使者可是给自己留下了一堆麻烦……

    而且倭国居然敢向自己的国家投放天花病毒,这事绝不能就此了了。

    ――

    沈承耀和荣嬷嬷看着晓儿驾着一马车的东西离开,心中担心不已。

    “侯爷,我还是跟着去服侍姑娘吧!她一个女孩子独自在那里也不方便。”

    “不可。姑娘自小在村子里长大,什么活计也会做,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六皇子屡次救晓儿,她去照顾他也是应该的!我们别去给她添麻烦了。”沈承耀何偿不明白,但是晓儿说她身上的药不多了,倭国使者不知道还在哪个县投了天花病毒,不知会有多少人会得天花……

    他小时候听人说过,哪个村子的人得了天花,温疫之类的病都是整个村子烧光来遏制这疫症蔓延的。

    省出一份药能多救一人是一人。

    皇后是个夸张的主,收拾了足足五马车的东西往破庙送。

    第二天当晓儿接到飞鸽传书,让她派人去封界处领取物资,她看见这五大马车的东西,顿时傻眼,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来度假的!

    终于将东西都拉回破庙,晓儿让那些侍兵安置好,她累得直接坐在上官玄逸身旁。

    “皇后娘娘估计是将你院子里的东西都搬来了,她想让你在这里安家了。恭喜你被扫地出门了!”

    “那也未尝不可!”上官玄逸昨天饭是晓儿亲手做,亲手喂的,被是晓儿帮他盖的,心爱之人对自己嘘寒问暖,这曰子过得令他觉得很满足。

    当然如果没有那些外人在更好了。

    晓儿无语,这人走到哪里都可以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他当然未尝不可!

    “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不痛了,也不出血了。”

    晓儿还是轻轻地解开上官玄逸的衣服看了一眼,又揉碎了一粒药丸敷上去。

    “再过一两天应该就可以结痂了。”幸好这伤口离心脏有点远。晓儿帮他将衣服拉好,然后又准备去将皇后娘娘炖的汤拿出来喂他喝。

    上官玄逸拉住了她:“歇一会儿。”

    这丫头昨晚定然没睡好,黑眼圈都有了。

    晓儿平时每晚都会在空间里睡上一个好觉,昨晚在这种陌生环境又怎么可能会睡得好。

    上官玄逸心疼她再去为自己忙前忙后,决定拉着她说说话:“丫头,说说你师傅吧。”

    “我师傅?”她哪有什么师傅,她是骗人的好吗!

    “对。”

    “我师傅没什么好说的,皇后娘娘炖了汤,现在应该还没凉,我去端过来给你喝。”她不想再说千千万万个慌话去圆谎,还是走为上策!

    上官玄逸看着跑远了的晓儿,无耐苦笑,想聊下天,但明显找错话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