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日子悄然又走过了三天,上官玄逸身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了,而且伤口发痒,证明已经快好了。

    但是傍晚时分,他却发起了高烧,晓儿见他脸色潮红,摸了摸他的额头烫得吓人。

    黄卫见上官玄逸烧到意识都模糊不清了,心中着急不已,“睿安县主要宣太医吗?”

    “不用,可能天花开始发作了,你们还是不要进这屋子里了。”晓儿喂他吃了一粒药丸,又拧了一条布巾放在他额头上帮他降温。

    “可是……”天花发作不是更应该宣太医来看看吗?!

    “没有什么好可是的,相信我,不会有事的,出去!不许任何人进来!”晓儿第一次语气这么严厉对他说话。

    这一刻晓儿身上散发出的气势一点也不输皇上的威严,黄卫忙恭敬地应是,行礼退了出去,完会忘了自己是御前四品带刀侍卫,对着一个县主还不需要这样。

    晓儿也没心情注意这些,上官玄逸的体温太高了,再不想办法帮他降降温,烧坏脑子了怎么办!

    等黄卫出去后,晓儿装了一盆温开水加入一点酒精,浸湿了布巾,帮上官玄逸进行简单的物理降温。

    虽然不能治本,但是能让他不那么难受也好。

    上官玄逸迷粒糊糊感觉到晓儿拿着布巾擦试着自己的手心,脚心,掖窝。

    虽然他觉得舒服了不少,但还是有气无力地说道:“丫头,不用管我,别感染了。”

    说完这话,仿佛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一样,他又昏睡了。

    给上官幺逸做完物理降温,晓儿又进空间,在空间厨房里煎了一碗清热解毒的药,喂他喝下。

    做完这些天已经黑得犹如被人用墨漆过一般,黄卫在外面想叫晓儿出来吃饭,但想到晓儿之前的话,又不敢进去。

    正在踌躇间,晓儿拿着一麻袋药出来了。

    黄卫见了忙上前:“睿安县主,六皇子怎么样了,你快去吃饭吧,我去守着他。”

    “不用了,我喂他吃过药了,等汗发出来,烧便会退下去了。这些药你让人煎了,每人喝一碗预防预防。”晓儿拦下他,将手上的麻袋递给他。

    黄卫赶紧接过,那些士兵不用吩咐就赶紧过来接了过去,并且催促晓儿去吃饭。

    晓儿简单的吃了一些东西又回去照看上官玄逸。

    上官玄逸的额头已经出了一层薄汗。

    晓儿拿出帕子帮他拭去。

    很快上官玄逸的汗出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密,一直折腾到半夜,才不再出汗,身上的衣裳都湿透了。

    晓儿摸了摸他的额头,体温已经退了下来了,额头一片冰凉。

    晓儿松了一口气,她拿出了上官玄逸的衣服放在一旁,然后动手帮他脱掉湿透的衣服,刚脱掉一个袖子,上官玄逸便睁开了眼。

    晓儿让他的头枕自己的小手臂上,准备微微抬起他的身体,将另一半衣袖也脱下来时,眼睛便对上他充满宠溺和柔情的眼神,瞬间她的脸红了!

    真是太尴尬了有没有!

    晓儿忙抽回手站了起来:“醒了?那你自己把衣服换了吧。我去给你端药。”

    上官玄逸的头顺势跌回软榻上,“丫头,我没力气!”

    “真麻烦!”虽是这样说,但她还是坐回去,帮他将衣服穿好。

    上官玄逸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丫头,我请父皇给我们赐婚好吗?”

    “为什么?”晓儿听了这话吓了一跳,什么情况,这人脑子不会烧坏了吧!怎么一下子想到赐婚那头去了,她还很小好不好!

    上官玄逸伸手将她掉下来的一根发丝拨到耳后:“丫头,你将我的身子看光了,我也不能让你白白看了去了,你得对我负责,从始以后我便归你管了,好不好?”

    什么叫得了便宜还卖乖!谁白白看了他了!

    “不好!我看了你的身子就得负责,那找我负责的男人不是可以由帝都排到升平县!”晓儿翻了个白眼,不以为然地道。

    上辈子一到夏天海滩,泳池光着上半身的男子数都数不过来,按这说法,看一眼就得负责的话,那她的后宫估计都不止三千佳丽了!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脸立马黑了,“你看过许多男人的身体?”

    上官玄逸话中的语气一下子让室内冷了几分。

    晓儿这才反应过来在这年代她是没有机会看见男人的身体的。

    不过……

    “以前我娘忙不过来的时候,都是我帮灏儿冲凉的,再说,每年夏天村里很多小男孩都会光着身子在河里游泳啊!”

    听了这话上官玄逸的脸色依然臭得厉害,“以后不许看!”

    晓儿没应他这毫无道理的话,只当他烧坏脑子了。

    “我去端碗粥进来,吃完粥你还得再喝碗药。”晓儿将他换下来的衣服顺手拿走,准备烧掉。

    “不许再看其它男的身体!”上官玄逸见她避而不答,拉着她不放,定要听到自己满意的答案。

    这人!晓儿看着上官玄逸眼中的坚决,势有你不答应,我就不放手的架势,无耐地点了点头:“行,不看!放手吧!”

    不能和一个病患计较!

    反正这年代光着身子到处走的人还真没有,就是想看都没得看。

    上官玄逸仍紧紧抓着她的手。

    “我请父皇给我们赐婚?”上官玄逸这话说得很认真,仔细听还能听出他语气中不易察觉的恳求。

    晓儿下意识的想拒绝的,但她看见上官玄逸眼中的无限期盼和小心翼翼的恳求后,心里闪过一丝心痛,鬼使神差的她点了点头:“好!”

    上官玄逸脸上露出了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灿烂笑容,他情不自禁地将晓儿抱入怀中:“以后我也不会看其它女子一眼!”

    以前不会,以后就更不会了!上官玄逸在心里补充。

    晓儿反应过来后,心里问自己会不会后悔,说真的她也不知道……太早了。

    不过这样高高在上的一个人,想得到一个人还不容易吗?又何需要小心翼翼,又何需要恳求?

    如果不是将对方刻在心里,不忍伤害又接受不了拒绝,他何需至此。

    直接一道圣旨下来,她想从也得从,不想从也得从。

    抗旨不尊,轻则砍头,重则灭族。真要灭族,她又忍心吗?

    午夜时分又有两个士兵开始发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