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四十章
    皇上点了点头,然后又看向大皇子:“皇儿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儿臣也只是按常理推测,还望父皇明察。”大皇子恭敬地回道。

    皇上又点了点头,“没了吗?”

    “没了。”大皇子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好。”机会给你了,不知悔改便别怪自己将事做绝。

    皇上再次点了点头,这次看向大殿上的人:“还有谁有什么话要说的?还有谁认为是升平侯下的毒。”

    众大臣你看我我看你均摇头回道:“臣等不敢妄下结论。兹事体大,还望皇上下旨彻查,切莫冤枉好人。”

    “朕在水果和甜点上桌后就知道了这次宫宴会有人中毒。”皇上站了起来,缓步走下了龙梯。

    杨贵妃听了这话身体晃了晃,大皇子赶紧稳住她。

    两人对视一眼,均看见对方眼中两个字:完了!

    大臣们则面面相觑,皇上早就知道了?难怪解毒的汤药转眼就送到了,就像事先就准备好了一样。

    皇上将众人的反应看在眼底后才继续开口:“睿安县主你来说说这毒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皇上。”晓儿福了一福,从容不逼地开口道:“我曾在古书上看到过沙棘,新枣、酸枣,橘子、猕猴桃、刺梨、山楂等水果不能和虾,螃蟹等甲壳类的海鲜一起大量服用,会产生砒霜,以至中毒。其中沙棘,猕猴桃,酸枣,山楂和虾同吃犹甚。不过少量吃一点是没事的,毕竟砒霜有时候还能入药。”

    众人听了这话,顿时明了,难怪大家同一桌吃饭,有人中毒有人却没事。

    没中毒的人心里都暗自庆幸自己一开始吃得太饱,实在再吃不下水果和甜点。

    又或者庆幸自己不爱吃这酸酸甜甜的夺命果子,只吃了一些葡萄,蜜瓜之类的。

    “睿安县主发现桌上大多是这些水果时便派人来告诉我了。”上官玄逸开口道。

    这时候大臣都想起,餐后甜点那段时间曾有太监在皇上和六皇子耳边说话。

    女眷那边自然也想起皇后身边的宫女也找皇后说过话。

    然后又想起皇后席上说过这沙棘果汁,酸枣糕和山楂糕是杨贵妃特意为大家准备的。

    想到这,众人还有什么不明的!难怪杨贵妃自己不喝那果汁,就是皇后亲自夹的糕点也吃得像吃毒一样难受!

    皇后这时也站了起来屈膝行礼道:“臣妾有罪,这次宫宴是臣妾操办的,害得这么多大臣和命妇中毒,求皇上赐罪。”

    “起来说话,不知者不罪。”皇上见皇后半蹲着微皱眉头,这样的姿势还不得累死人。

    “谢皇上。”皇后站了起来。

    杨贵妃见皇后如此作派心中暗恨,就会惺惺作态!她也赶紧跪了下来:“皇上,臣妾亦有罪,这次宴席上的吃食臣妾也有份出主意,求皇上赐罪。”

    “好,贵妃既然认罪!来人!将贵妃娘娘贬为充衣,打入冷宫!”皇上脸色蓦地一寒,冷声道。

    听了这话杨贵妃吓得赶紧磕头:“皇上恕罪,臣妾冤枉啊!臣妾也是和皇后一样无心的的啊!臣妾不知道那些吃食同食会中毒的啊!”

    皇后都没有事,凭什么自己却被打入冷宫。

    “父皇息怒,母妃也是无心的,不是不知者不罪吗?”大皇子也赶紧求情。

    父皇怎么可以总是这么偏心!

    “不知者?是谁金口直断这毒是砒霜的?大皇兄你不会忘了吧!”上官玄昊脸上满是讽刺。

    “那只是猜测。”大皇子怒瞪上官玄昊一眼。

    “世上中毒的人发作时差不多都是这样子的,而且千千万万种毒,皇兄为什么不说其它,偏要猜砒霜?”

    “我……”

    上官玄昊不给大皇子狡辩的机会,紧追不放:“这沙棘果就算了,拒我所知,本来母后是想准备佛跳墙做宫宴的主菜的,也是杨充衣提出吃海鲜大餐的,还有那些山楂,酸枣这上不得台面的东西都是杨充衣想办法弄上桌的!这又怎么解释?”

    上官玄昊改口真快,刚被贬,就直接唤充衣了。

    “臣妾真的是一片好心,是想着让大家消滞的。”杨贵妃满脸委屈。

    “往年宫宴的水果,多是寓意甚好的水果,为什么今年吃海鲜大餐,上的水果大都是与虾蟹同食会中毒的?!一样是巧合,两样,三样,四样……谁会相信这不是刻意安排?需要我唤御厨来问清楚吗?”上官玄昊踯地有声!

    杨贵妃听了这话跌坐在地,她知道自己大势已去,这些人一个个都恨不得自己死!就算自己是无心的,也会给自己挂上罪名!

    就连自己一心一意爱慕的皇上也一样,他怪自己当年趁他和自己的父兄一起喝酒喝醉了,在自己家中休息,自己给他下了媚药,让他一辈子愧对他心爱的女子!

    如果不是自己一次就怀孕了,她相信当年的他绝对是不会纳自己进门的。

    她自己在这冰冷的宫殿中独守空房这么多年,又和在冷宫中过有什么区别?

    但是她的皇儿却不能有事,他是长皇长孙,是储君一般的存在!

    今晚是她失算了,将皇儿拖下水了,没想到别人是早就等着她上钩了!

    太医诊完脉怎么可能不说出中了什么毒的,更何况当时连解毒的汤药都喝下了!

    想到这,她咬了咬下唇,“没错,这是我一人做的,皇上害我整个族人全都贬为庶民,流放的流放,劳改的劳改,为奴的为奴!而且我听说我爹娘已经受不得苦过世了,我就是心里有恨,想要报复!”

    “母妃!”大皇子不可思异地看着杨贵妃!她疯了吗?这些话怎么可以说出口的!

    “大皇子不必多说,是母妃连累你了,刚才母妃不小心说漏了嘴,说大家中的毒是砒霜,还将你拖下水了,你本性善良,素来孝顺,你从未忤逆过父母,你是不忍拆穿母妃才说你猜的是砒霜之毒,刚才你压根就没对我说过话。但是这事的确是母妃刻意为之的,事已至此,母妃之罪百口莫辩。皇上,一人做事一人当,还望皇上明察,臣妾认罪!臣妾愿意贬入冷宫,从此吃斋念佛,为皇上皇后祈福,为自己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