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晓儿听了她的话在心里吐槽:贵妃娘娘,你最后不是应该说臣妾愿意以死谢罪才能深表你的悔意吗?

    你这是没有深刻了解到你到底犯了什么罪!

    毒害皇上皇后和众文武百官大臣,这可是滔天大罪!

    “母妃,你怎么如此傻,姥爷他们是罪有应得。”大皇子听了这话也明白杨贵妃是想护他周全了。

    唯今之计也只能委屈自己的母妃了,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等他日后继承大统,母妃就是太后,好日子还在后头。

    晓儿鄙视地看了一眼大皇子。

    他就是站在那里不说话也比开口说自己的姥爷罪有应得好!

    无论那位相爷再怎么样监守自盗,以权谋私,据她所知,大部分都是为了他这位外孙铺路,所以他是没有资格说那位右相的一句不是的!

    因为如果说右丞相罪有应得,那么大皇子便是罪该万死。

    “毒害皇上皇后和百官,大皇兄意图陷害忠良,岂是你一个人躲在冷宫吃斋念佛就可以抵过的!”上官玄逸做事喜欢永绝后患。

    “众卿家有什么意见?”皇上听了这话问在座的大臣。

    “罪该万死!”狄将军毫不犹豫地开口道。

    “臣附议!”工部尚书刚才以为自己都要死了!这等毒妇,留在世上也是多作妖!

    “微臣附议!”

    ……

    刚才中毒的人都纷纷表态。

    就是大皇子派的大臣们也不敢求情,这事太大太严重了,虽然没有闹出人命,但是这也掩盖不了杨贵妃的恶毒用心!

    只要他们一开口,日后定会引来皇上的猜忌。

    更何况即使他们开口求情,也是蝼蚁撼大树,改变不了什么!

    因为试问有谁会原谅一个试图害死自己的人?

    皇上斟酌了一下:“赐杨贵妃毒酒一杯,大皇子……明日起去普宁寺带发修为,就当是减轻……”皇上一句话停顿了两次轻叹出声:“罪孽吧!”

    至于是什么罪孽,皇上到底没有说清楚。

    杨贵妃和大皇子听了这话脸色巨变,苍白一片。

    皇上这是彻底断了大皇子登上皇位的机会。

    “皇上!请皇上恕罪,臣妾知错了,皇上刚才不是说打入冷宫的吗?这一切都是我一个做的,皇儿什么都不知道!”杨贵妃赶紧磕头。

    她不可以这么早死啊!大皇子还没有登上皇位,她还没当上太后,怎么能死!她怎么能比皇后死得早。

    “父皇,儿臣可以经常去帝都郊外的丹霞寺参禅学佛的,儿臣舍不得父皇,想在父皇身边为父皇分忧啊!父皇别送儿臣去普宁寺啊!”大皇子也赶紧跪下。

    这人听到自己要被送去普宁寺,连亲生母亲的死都忘了。

    普宁寺远在帝都千里之外,远离帝都,远离群臣,以后他还有什么机会去争那位置。

    “朕旨意已决,不必多说!”

    “父皇,儿臣冤枉啊,你要相信儿臣。”大皇子犹不死心,以为皇上怪罪他下毒。

    “皇上饶命,臣妾不敢了!皇上!求皇上放过我们两母子吧!”杨贵妃哭喊道。

    “大皇兄我相信你没罪,因为大皇兄本性善良,宅心仁厚,孝感动天,怎么会干出毒害亲爹的事!但是你的生母和姥爷所做之事实在罪大恶极,你作为儿子和外孙去普宁寺带发修为也是为他们赎罪吧!而且普宁寺香火顶盛,你还可以为父皇祈福,为天下苍生祈福!大皇兄作为天下第一孝子的你不会不愿意吧!”上官玄昊忍不住用他们的话赌他的嘴!恶心恶说这他们也好!

    “你……”大皇子脸色阴沉地看着上官玄昊。

    “好了,别说了!”

    皇上看着这两母子,贬卖私盐,私采金矿,结堂营私,纵容外戚强抢民女,欺男霸女……现在连下毒的事都敢做,不对,早在逸儿还在娘胎时,这女人就敢下毒了!

    他闭了闭眼,不能再留在身边!

    皇上挥了挥手让人将两人带下去。

    ……

    是夜,皇宫冷宫起火,熊熊烈火,怎样泼水都没能将其熄灭,直至天大亮,才余下星星火苗。

    侍卫从废堆中搜寻出两具女尸,俱是面目全非,经忤作验明其中一具身中剧毒,身形和杨贵妃相仿,身上的饰物也是杨贵妃的。

    皇上挥手让禀告的人退下,然后站到窗前,双手交于后背,右手不停转动左手大拇指上的玉石板指,眼望远方,久久不曾移动。

    晓儿一家自然也听说了这事,刘氏一边给沈承耀做衣衫,一边和身边的两个女儿聊天。

    “好好的冷宫怎么会失火,不会是杨贵妃自己放的吧。”

    “杨贵妃为什么要放?”晓儿将最后一针缝好,然后将手上的小鸡玩偶翻看了一下,嗯,不错,很可爱。

    下一年是鸡年,多做些不同样式的小鸡,准能火!

    “报复一下吧!”刘氏没有深想,随口便说。

    “真想报复火烧冷宫有什么用,真要烧也得烧紫宸宫。”韵儿摇了摇头不认同。

    “你这孩子什么话都可乱说的吗!”

    刘氏四周看了一眼才继续小声地说:

    “这世上谁有本事能烧掉紫宸宫!我倒是觉得大概是因为没有本事放火烧紫宸宫才烧冷宫泄愤一下。”

    “一座破宫殿,烧了就烧了!有什么好泄愤的!娘,你想的太简单了。”韵儿轻轻地摇了摇头。

    晓儿听了这话便笑道:“咱们的韵儿也越来越聪明了,定是日哥儿教得好!”

    “姐姐就会笑我。”韵儿听了这话脸不自觉红了红。

    搬来帝都后,一家人晚上依然保持以前的习惯,晚上都聚在书房一起学习。

    韵儿的学问一直都是日哥儿亲自教导的。

    “那是什么原因?”

    “有人借这场大火,以假乱真,将杨贵妃救出去了。”晓儿以只有三人听到的声音回道。

    “什么!杨贵妃……”

    “娘小声点!”韵儿忙提醒自己的娘亲。

    刘氏反应过来忙捂住自己的嘴。

    “这事我们自己知道就好,别说出去。皇上那边也不会相信的,但是肯定会装做不知情,然后再暗中查找的。”

    杨贵妃和大皇子都不算是聪明的人,但是架不住有个聪明的爹和好姥爷啊,右丞相的钉子埋得真的太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