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四十四章
    狄绍维也被上官玄逸的速度吓了一跳,果然!那丫头又怎么会看走眼,那马哪里是病了!那马简直就像某人,狡猾着呢!

    害得他都轻敌了!要不是他反应慢了半拍,怎么样也不会落后这么多!

    反正他是怎么样都不会承认自己的马术不如人的。

    狄绍维扬鞕轻打马屁,在心里腹诽:“马儿啊马儿,你倒是跑快一点啊!拿不了第一,好歹也得拿个第二啊!”

    上官玄昊,上官玄骏,狄绍维并马齐驱,三人拼尽老命的想要超赶对方。

    场外的姑娘看着远去的那些俊逸的身姿,都用手捂着自己的嘴,才没有尖叫出声。

    “六皇子真的太厉害了!六皇子骑着那样一匹病马,也能甩开其它人老远!”

    “什么病马!我刚才可是看见那马的眼睛可是炯炯有神!”

    晓儿听了无语,那马的马蹄反应还快过它的眼,估计它跑远了眼才全睁开,她是有千里眼,能看见马的眼睛炯炯有神了。

    “我就说六皇子挑的马怎么会有差?原来是马不可貌相!六皇子果然别具慧眼,明珠蒙尘都能发现。”

    晓儿:那马是我挑的好吗!姑娘你赞错人了。

    “以前六皇子都不参加这马赛的,我就说要是六皇子参加,准是他拿下第一,我没说错吧!”

    “六皇子简直文武双全,天下第一!”

    ……

    在场的妹子都不遗余力地赞美上官玄逸。

    晓儿不得不感叹,长得一副好皮囊就是好,这能吸引多少妹纸支持!

    上官玄逸的长相,连她也不得不承认,在整个帝都就数他最俊美了。

    而长得一副好皮囊,能力又出众的话,那么在女人堆中简直是压倒性的胜利,她站在这里这么久,还没听见有人赞过其它人一句的。

    等了一会儿,上官玄逸一手拿着旗帜,一手抓紧马缰英姿勃发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差着一米左右的距离,紧跟着狄绍维几人。

    临到终点,上官玄逸将旗帜用力往指定地方一插!一勒马缰,黑马嘶叫一声,前蹄高高举起,险险在护栏前停了下来。

    这时,欢呼声,尖叫声四起。

    上官玄逸利索地跳下马,将马交给小福子,抬脚便向晓儿方向走去。

    这边的姑娘们呼喊声更盛了。

    一声一声六皇子,吵得晓儿耳朵都嗡嗡作响。

    “吁~”

    “吁~”

    ……狄绍维几人也停了下来,

    狄绍维第二,上官玄骏第三,上官玄昊第四……

    上官玄昊扔下马缰赶紧往晓儿方向跑去。

    上官玄逸走到晓儿身边:“帕子。”

    “哦!”晓儿赶紧将手中的帕子递给他。

    “六皇子,用我的,我的干净,还薰过香。”

    “六皇子,用我的吧!

    ……”

    旁边的女子都纷纷递出自己的帕子。

    上官玄逸接过晓儿的帕子,擦起汗来。

    众妹纸失望地收回自己的帕子。

    大家心里对晓儿是各种嫉妒恨啊!

    或者晓儿样貌,琴棋书画样样都比她们好,但是这些人依然觉得她配不上上官玄逸!

    简直门不当户不对!

    不过大概在这些女子心中,除了自己,其它人是怎么都配不上上官玄逸的。

    虽然这些人对晓儿能够嫁给上官玄逸有意见,可惜在上官玄逸面前不敢表现出来。

    “丫头,马听话呢?赶紧给我两颗!”上官玄昊这时也跑了过来。

    “没了,我去比赛了!”晓儿对两人挥了挥手。

    “小心点,别跑太快!”上官玄逸叮嘱道。

    晓儿直接当没听见,她是去比赛的,不跑快点能赢吗!

    “六皇弟,马听话呢?”上官玄昊记得晓儿可是整个瓶子给他了。

    上官玄逸将一个瓶子丢给上官玄昊,便去找了个好位置看他丫头去。

    上官玄昊揭开瓶盖发现没有了,咒骂了一声,又去追上官玄逸了。

    晓儿骑着一匹精神萎靡的白马和其它十个女子等在起点线上。

    “啧啧……你挑的是什么马?怎么一副快要病死的样?”晓儿旁边骑着一匹枣红色高头大马的身穿火红色衣裳的女子摇头道。

    “好马,比你的马好。”晓儿看了一眼这红衣女子和她的马,以前没见过,不知道是谁。

    “大言不惭!”红衣女子转过头去没有再理会晓儿。

    “睿安县主你以前是不是没怎么见过马啊?你这挑马的眼光真是让我佩服不已。”楚蝶嫌弃地看着晓儿的马。

    “就算是没见过马都不会挑这么一匹病马啊!也就只有眼瞎了的人才会挑这样的马!”文静讽刺道。

    “不但眼瞎,还不知羞耻,大庭广众之下和男子私相授受!还有你以为你挑一匹像六皇子一样看上去病怏怏的马就能像六皇子一样拿第一吗?”灵儿郡主想起刚才六皇子没有接她的手帕,甚至看都没有看她一眼都是因为晓儿害的,就忍不住将气撒在她身上。

    “既然是大庭广众之下,又怎么会是私相授受,我是公然授受!还有六皇子的马都是我帮他挑的!他骑着我挑的马拿了第一,你说谁眼瞎!”晓儿轻松多了地用手安抚自己的座骑。

    “你是什么身份?能和六皇子比?!我就说六皇子怎么会这么没眼光,挑了一匹病马,原来是你害的!幸好六皇子厉害,还是拿了第一,不然你就是那个害六皇子丢脸的人!不过就你这身份赐婚给六皇子就是让六皇子丢了大脸!”

    帝都谁家说起这事不是说上好的玉白菜被野山猪拱了!

    “郡主都说我是指婚给六皇子的,郡主说我是什么身份?郡主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是说皇上让六皇子丢大脸了?”

    “你别含血喷人,我什么时候这样说了!”

    “刚刚郡主不是说就我这身份赐婚给六皇子就是让六皇子丢了大脸吗?而我是皇上赐婚给六皇子的!”

    “我没有这样的意思!你别乱说!”

    “没有最好,以后郡主说话最好过过脑子,要我说还是皇上英明没将郡主赐婚给六皇子,不然就郡主这样头脑简单的人,还不得让六皇子走到哪都没脸!”

    红衣女子听了这话忍不住笑了,这睿安县主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