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五十章
    晓儿和上官玄逸走在后面,看着四兄妹在前面兴高采烈。

    “我怎么感觉我们就像一对夫妻看着自己的孩子在嬉闹玩耍?”

    上官玄逸看着前面四人,皱了皱眉:“太少了。”

    “什么?”晓儿第一次没听明白上官玄逸的话,疑惑地看向他。

    “一个女儿太少了,我们以后多生几个女儿,三个儿子倒是够了!”上官玄逸满脸认真。

    最好儿子长得都像晓儿。

    靠!

    晓儿的脸瞬间爆红!有被气的,有被羞的!

    生几个女儿再加三个儿子?她不就成了貂蝉赛母猪!

    “我可没这本事!要生你自己生。”晓儿单是想想那画画都觉得可怕。

    “如果可以。”如果他能生,他都愿意生,只要是他和她的孩子,但是他没有这能力啊!

    晓儿:“……”

    等等!

    现在她才几岁啊!现在讨论生孩子的事是不是太早了呢!

    婚都没结!日子还长着呢!

    这话题没法继续!

    “上官大哥我们去猜灯谜,我要赢下一盏最漂亮的宫灯。”晓儿果断转移话题。

    “好!”于是上官玄昊一边小心地护着晓儿,不让旁人碰到她一片衣角,一边分神留意两旁有什么好看的花灯。

    “帝都的上元节都是这么热闹的?”

    “嗯。升平县的不热闹?”

    “不知道,这是我第一次在上元节出来看花灯。”晓儿随口说道。

    “我很荣幸能够陪你看第一次花灯。”

    上官玄逸想起她小时候的事,只是调查出来的那些就足以让他心痛。

    如果自己早点去升平县就好了,那就能早点认识她,让她少吃些苦。

    不过从今往后那些人以后再也不敢打着亲情的牌子欺负她了。

    两人跟在景睿他们身后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稀世珍宝楼面前。

    或者是因为多金的缘故,这里的花灯,比其它铺子的要美丽多了。

    当然人也特别多。

    几人走了进去。

    晓儿发现其中有一盏宫灯居然是用黄金铸造出彩蝶翩飞的图案为骨架并镶以五色琉璃而制成。五只蝴蝶的翅膀上还镶了五色宝石。

    里面烛火摇拽,整盏宫灯看上去流光溢彩,雍容华贵。

    花灯下挂着五色丝带,上面分别绣着五副对联的上联。

    许多人都在绞尽脑汁思考这些对联的下联。

    “烟锁池塘柳这对太难对了,这五个字的偏旁将五行中的金木水火土都用上,而且意境幽远。”

    烟锁池塘柳?很熟悉!晓儿看了一眼五条丝带上的字,原来都是上辈子的千古名对。

    这真是天助我也!

    老天爷都帮我作弊,自己不对出来也太对不起老天爷了。

    “上官大哥,我将这宫灯赢下来,送给你。”到时候里面的蜡烛就换成夜明珠,那样简直完美到极致!

    旁边许多书生对了半天还没对上一句,听了晓儿这话忍不住说酸话。

    “大言不惭!”

    “不自量力!”

    “狂妄自大!”

    “无知妇儒!”

    ……

    景灏听了这些话不满了,“狗眼看人低,狗嘴吐不出象牙!”

    “你怎么骂人呢!”有个书生站出来指着景灏问道。

    “我哪有!”景灏样子好无辜。

    “刚刚你吩咐骂我们狗眼看人低,狗嘴吐不出象牙!”书生满脸气愤。

    “我分明骂的是狗!你怎么会觉得我骂的是人?”景灏上上下下将他打量了一遍,果然人模狗样。

    “你……”书生满脸通红,不知怎么样接下去了。

    “不是狗就别乱吠,别打扰我姐姐对对联。”

    这下那些书生都不敢再出声了,谁也不想自认是狗啊。

    “上官公子,晓儿姑娘,你们也来这猜灯谜吗?”李芸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晓儿下意识皱眉,怎么走到哪都遇到这人。

    晓儿回过头来笑道:“李姑娘好巧!”

    “稀世珍宝的花灯每年都是全帝都最漂亮的,我年年都会来猜下自己最喜欢的灯回去。”李芸宁温婉一笑,暗示自己不是跟着他们来的。

    大家听了这话不禁对她另眼相看,原来这位姑娘也是位才女,每年都能将稀世珍宝最好的那盏灯的灯谜猜下来。

    往年的花魁之灯的灯谜虽然难,但不像今年,今年出的是对联,而且五副,实在是难上加四难。

    不知这位李姑娘是否会对出来?又能对出几对。

    晓儿对李芸宁点了点头,然后对掌柜说:“掌柜是否对出上面五副对联的下联,这宫灯就是我的?”

    “是的,姑娘。”

    “那好,掌柜请听好了!”

    李芸宁心下一惊,这么快就对出?!

    “上联:烟锁池塘柳,下联:桃燃锦江堤。”晓儿用手托着下巴,伴装稍作思考后才开口。

    “烟锁池塘柳,桃燃锦江堤。妙!实在太妙了!”一位老者抚着白须赞道。

    接着晓儿不作停顿的将下面四副对联对出来。

    “上联:寂寞寒窗空守寡,下联:梧桐朽梗枉相栖。”

    “上联:水有虫则浊,水有鱼则渔,水水水,江河湖淼淼。

    下联:木之下为本,木之上为末,木木木,松柏樟森森。”

    “上联:蝉躁林愈静,下联:鸟鸣山更幽。”

    “上联:凤落梧桐梧落凤,下联:珠联璧合璧联珠。”

    全场:寂静!落针有声一般的静!

    稀世珍宝的掌柜傻眼!

    这宫灯很昂贵,东家可是花了大价钱打造出来的。主子可是打算用来作为每年上元节的花灯之魁的,本着十年八年都没人能拿下才出五副对联刻意刁难的!

    这主意还是他出的,他想着再有学问的人,就只有今天的时间,怎么样也不可能会将这五副对联对出来!

    谁来告诉他,这姑娘是从哪里来的妖孽?怎么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全对了出来?!

    这里的书生有些人对了一整天也没能对出一副。

    最好的,也才对出两副,还要没这姑娘对得好!

    “掌柜,还不将宫灯拿下来?”景灏兴奋地催促。

    众人如梦初醒!

    “真的对出来了!?”

    景灏:“真的!”

    “这怎么可能?!”

    景灏:“怎么不可能?”

    “这姑娘是从哪里来的?这才几岁啊?怎么就能将这些对联全都对出来了?”

    晓儿:姐来自未来,带着几千岁的人类文明与智慧,踩着巨人的肩膀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