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五十一章
    不要说在场的书生们满脸不可置信,李芸宁受到的打击更大。

    作诗信口拈来,连对对联也是不经思考,张口就来,这就是自己和她的差距?

    这样的差距简直就是十万八千里宽的鸿沟,怎么样跨越?

    自己也就琴棋书画方面比较强,但这些似乎在睿安县主面前就像童生和状元之间的差距!

    更何况她马术箭术都很厉害!简直文武双全!

    文武双全?六皇子也是公认的文武双全。

    原来他喜欢的是这样的女子。

    李芸宁被打击得脸色发白,现在再学会不会太迟,可是她一骑上马,就浑身发抖啊。

    李芸宁就这样站着,看着两人发呆。

    稀世珍宝阁里的其它宫灯也是很漂亮的,景睿三兄弟也各自猜对了一两个灯谜。

    “李姑娘我们先走了,你慢慢猜。”晓儿对着站在自己身边深受打击的李芸宁留下一句话就走人。

    几人走出稀世珍宝阁,经过玩具铺子的时候看见里面人山人海,几人也没有进去。

    里面的玩具家里玩具房都陈列了一个样板,没什么好看的。至于花灯,当然是去猜别人家的,不猜白不猜。

    景睿几兄弟这一年一心扑不学习上,除了吃饭睡觉全部时间都安排在学习各种知识上,今天要不是晓儿硬拉上他们,他们都不愿出来。

    景灏更是小小年纪就和两个哥哥一个班。

    景睿和日哥儿表示打击太大,家中有个妹妹出色至此就让人压力山大了,几人一起读书弟弟还比自己出色,还让不让人活了,所以三人卯足了劲来一较高下。

    幸好三人心智好,这样的较劲反而让几兄弟的感情越来越好。

    现在三兄弟干脆比起赛来,看谁猜得多。

    很快几人手上的花灯多到提都提不过来,便干脆送给路过的一些普通百姓家的孩子。

    那些孩子和他的爹娘都没有读过书,不认字就是想猜也无从入手。

    只能看着那些漂亮的花灯,目带羡慕。

    街上的行人越走越快了,有些人甚至忍不住动手推人。

    “快点,快要开始了,错过了就要再等一年了。”

    “不要推,我鞋子都掉了!”

    “你怎么站着不动呢!真是急死人了!”

    “哎呦,谁撞我!”

    过路人你一言我一句,显然很心急往前赶。

    “怎么了?前面有什么精彩表演?”晓儿看着心急的人群问道。

    “城门外准备放烟火。”上官玄逸将晓儿拉到自己身前,护着。

    “姐姐,我又想去看看。”景灏对晓儿说。

    晓儿点了点头。

    顺着人流,几人来到城门口,这里简直是人山人海。

    同时亦有很多士兵在维持秩序。

    上官玄逸带着几人来到城池一角门口。守门的士兵见是六皇子,赶紧让开,并将门打开,让他们走了上去。

    站在高高的城池上,望着黑压压的人群,真有点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烟花很快就在天上闪亮开来。

    晓儿看两眼就不看了,见过更灿烂的,这点稀稀疏疏的她就懒得一直抬头去看了,因为脖子会酸。

    晓儿走到另一边随意地看着下面那些黑压压的人群。

    然后便看见李芸宁站在城池下面,对刚才让他们上来的那位士兵不知道在说什么。

    那位士兵摇了摇头。

    这人真是跟踪他们跟踪上瘾了!

    李芸宁对自己的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弯,她也不是不知道为什么。

    一个带着目的来接近自己的人,晓儿怎么会和她认真相交。

    不再看她,时间不早了,晓儿刚想回过头问问他们准备回去没。

    眼角却看到,某间铺子二层的窗口,站着一个人,手中拿着箭,瞄准的是景睿三兄弟方向。

    “日哥儿小心!”晓儿向方文日扑过去,两人跌倒在地上。

    险险将箭避开。

    “追!”上官玄逸脸色阴寒地对城池下面的将领命令,同时上前扶起晓儿。

    而事实上,那将令看见城池上这一幕,他就马上派人去追了。

    他以为那人想要刺杀的是六皇子。

    幸好六皇子没出事,不然他都不知道以死谢罪,自己一个人够不够死。

    晓儿为了不让自己整个人砸在日哥儿身上,着地时用手撑地面,手掌和地面摩擦,左手手腕附近被硬生生蹭掉了一块皮。

    上官玄逸扶起晓儿,景睿两兄弟扶起日哥儿。

    “姐姐,日哥儿,你们有没有哪里受伤了?”韵儿刚才还在看烟火,两人跌倒了才回过神来。

    “我没事!日哥儿你有没有受伤?”

    上官玄逸握紧晓儿受伤的那只手,弯下腰,轻轻碰碰晓儿的膝盖,见她没有因为痛楚下意识的缩回去,才放下一点心。

    上官玄逸此时的脸色黑得吓死人,简直就像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景睿几兄妹吓得都不敢靠近他了。

    “我没事。你呢?”日哥儿摇了摇头,虽然是垫底的那个,但他跌倒的方式和晓儿不同,身上有点痛,但却是一点皮外伤都没有。

    晓儿刚想说没事。

    “姐姐你手出血了!”景灏眼尖看见了惊呼出声。

    “一点小伤,大惊……”晓儿话没说完便被上官玄逸抱起往下走。

    帝都的风沙大,地面满是沙尘,伤口附近沾满泥土,清理干净才能包扎。

    “上官大哥,我脚没受伤,可以自己走。”晓儿刚被抱起那一刻吓得差点尖叫。

    上官玄逸没有出声,黑着脸,疾步走。

    景睿三人小跑才能跟上。

    走下城池,上官玄逸便吩咐士兵将药箱拿来。

    “会有点痛,忍着。”

    然后便准备用酒精给晓儿伤口消毒,顺便清洗干净上面的泥土。

    这些酒精还是晓儿家酒庄生产的,她说用来消毒伤口,没有那么容易起脓。所以朝廷采购了很多,给士兵们备用。

    “不要用酒精消毒伤口,将伤口旁边哪些泥土清理干净就行了。我身上有药,吃过就很快好了。”酒精往这伤口上淋,绝对能痛到她眼泪都飙!

    “那还不吃!”上官玄逸没好气道。

    上官玄逸知道她的药,药效厉害,虽然很想让她痛一场,吸取教训,但下手是还是小心翼翼,尽量不碰到她损掉皮的那块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