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城池上发生这样的事,许多百姓都看见了,口口相传,吓得全部人都作鸟散。

    人太多,几人干脆等百姓走了才回去。

    “晓儿还痛不痛?对不起,还有谢谢你。”日哥儿满脸内疚,如果晓儿不是为了救他,就不会受伤了。

    “不痛了,你忘了我的药可是灵丹妙药吗!日哥儿不用内疚,我们是一家人。救你是我应该做的。”晓儿转了转被上官玄逸包成粽子一样的手腕,以示自己已经不痛了。

    “姐姐,以后你吃东西我喂你吃。”韵儿上前拉着晓儿的右手。

    “我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又不是残废,哪里需要你喂食。”晓儿听了这话不雅地翻白眼。

    “不许乱说!”上官玄逸听了这话瞪了晓儿一眼。

    有人这样诅咒自己的吗!

    但是晓儿可不怕他。

    守城将领带着几个士兵回来了。

    “人呢?”

    “六皇子恕罪,犯人躲入百姓中逃跑了。”那位将领将刚才那支箭捡了回来双手呈上。

    上官玄逸接了过来,看了一下。

    “这是东晋国皇家侍卫的配箭。”上官玄逸看了一眼日哥儿。

    日哥儿听了这话,脸色变了变。

    晓儿却早就猜到了,刚才那箭对着的是景睿三兄弟,她们家还没有达到有人会去刺杀景睿和景灏的地步,唯一可能刺杀的就是日哥儿了。

    显然日哥儿的身份在东晋国暴露了。

    应该是上次万寿节的时候,诸葛信和安怡来贺寿,居然一点都不敢联系他们,她就知道,他们的处境恐怕越发严峻了。

    但是现在或许已经出现逆转了。

    “东晋国的人怎么偷偷潜入我国刺杀六皇子?”他们和东晋国不是友好邦交的吗?

    守城将领想不明白。

    “这事你就当不知道。”上官玄逸没有多解释。

    ……

    回到府中,晓儿手受伤的事自然瞒不了。

    晓儿简单地说了事情发生的经过。

    “那样的话,日哥儿以后不就危险了?日哥儿,平日在学堂千万别一个人落单了,睿儿,灏儿,你们都得看紧点日哥儿知道吗?”刘氏听了忍不住紧张起来。

    日哥儿听了心中一片温暖:“学堂里面还是很安会的,里面就读的人身份都不一般。因此学堂请了不少护卫,安全是不用担心的。”

    “这样就好。明日开始上学爹亲自接送你们上学堂。”沈承耀想想还是不放心。万一有人在上学的路上要刺杀日哥儿怎么办。

    “爹,你现在的武功连我都不如吧。”景灏一点面子也不给的拆他老爹的台。

    上官玄逸早前就给他们三兄弟请了一个师傅,现在他们每天早上练一个时辰武功才上学。

    “即便这样也是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沈承耀听了倒也没有不满,儿子厉害过老子,他高兴着呢。

    “不用了,上官大哥说会派两个暗卫保护他们的安全。”晓儿将上官玄逸的安排说了出来。

    沈承耀和刘氏听了这话就放心了。

    “日哥儿这种处境,需要告诉诸葛先生吗?”沈承耀觉得这么大的事,应该要告诉日哥儿的亲生父母,应该让他们有所防范。

    “这事估计不用我们说,他们也会知道的。只是日哥儿恐怕很快就会离开我们回自己的国家去了。”晓儿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让大家有心理准备。

    听了这话,大家都沉默了。

    “在我们这里都有人刺杀日哥儿,他回去不是更危险吗?”韵儿率先打破了沉默,有些心急地开口。

    日久生情,日哥儿和大家相处了这么久,他们都习惯了他的存在,他的离开,他们都会舍不得,但是最舍不得的人一定是韵儿。

    毕竟在韵儿人生最黑暗无助,艰难困苦的阶段,日哥儿是唯一给她温暖的人。

    一个人更者会忘记在你平安顺遂的日子里陪伴在身边的人。

    但是却永远都不会忘记在最黑暗的日子里,曾经给予自己光芒的人。而且这样的人也值得人一生深刻铭记。

    “日哥儿的身份不被敌人所知时,在我们国家是百分百安全,但是他的身份显然已经暴露了,你认为诸葛公子在我们国家的势力会大过在东晋国的吗?”晓儿不得不点醒韵儿的痴心妄想。

    日哥儿低着头沉默不语。

    “我们都有能力保护好日哥儿。”韵儿赌气道,可是说完这话她的眼圈红了。

    “日哥儿的爹娘不会放心的,而且最危险的地方亦是最安全的地方。”

    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有危险的情况下,当然是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是最安心的。

    一家人听了这话又沉默了。

    晓儿默了默,怎么弄得好像即将生离死别一样。

    “好了,我也只是猜测,就是日哥儿真的会离开也不会这么快的。接他的人过来还需要时间呢。大家早点休息吧,很晚了。”晓儿劝大家回去睡。

    天下没有不散的延席,缘尽缘灭半点不由人。

    ……

    深更露重,韵儿独自坐在院子里望着天上的圆月,怔怔出神。

    韵儿不自觉念出晓儿前阵子教他们的一首词其中的一小段。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脸,鬓如霜。”

    话落一行清泪沿着她素净的小脸滑下。

    日哥儿拿着一件雪狐披风给她披上。

    “怎么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韵儿赶紧将自己的泪抹去,用手紧了紧披风:“日哥儿怎么还不睡?”

    “你不也没睡。”日哥儿在韵儿的身边坐了下来。

    “韵儿,我必须要回去的。”他不回去,在这里以一个养子的身份长大,将来他还怎么样娶她。

    即便可以娶她,嫁给自己也会让人耻笑她的。

    她不在乎,他也不允许。

    既然可以选择给她最好的,再不舍,再危险他都愿意去做。

    韵儿受过太多苦了,他只希望她的余生无忧无虑,幸福快乐。

    韵儿吸了吸鼻子,点了点头:“我知道的。”

    “韵儿,六皇子可以给晓儿的,我也希望自己可以给你。”

    “我不在乎的,那些人想害你,日哥儿你回去太危险了!你一出生就被人害了,你爹娘都没有保护好你,谁知道这次会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不会的,我舍不得你,我要活着回来接你。别哭,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