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又一个冬去春来,春光烂漫,春雨如油的季节。

    麦田里的麦苗一片绿油油,桃树,杏树,梨树都冒出了花骨赶趟儿。

    因为沈承耀同时还担任着劝课农桑之责,所以晓儿专门在城郊买了一个带果园,渔塘和良田的庄子,用作试验田使用。

    皇家也有皇家试验田,皇上交给了沈承耀负责。

    之前的农官干的活也只是时候到了就提醒百姓该耕地下种就翻地下种,该收割就收割。

    这提醒也只是颁发到各地衙门,以告示的形式贴出来。

    有些偏远的县区,等这告示贴出来的时候,百姓都开始给地里的庄稼除第二遍草了。

    皇家试验田也只是交给一些会种田的长工来打理,而这些人也从没想过创新,没想着怎么样提高产量,只是按照祖祖辈辈遗传下来的法子来耕种,秉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态来种这试验田,总之就是一点试验作用都没起到,白瞎了试验两个字。

    沈承耀去户部处理好一些事后,又去试验田查看了一下麦子的长势,才骑着马来到了自家的试验田。

    晓儿不方便去皇家试验田,但她的理论知识比沈承耀的强,所以便在自家的庄子设了一个试验田来和沈承耀一起交流学习了。

    狄绍维的爷爷忠勇侯酷爱种花弄草,年前晓儿送给他们家的年礼中有一盆菩提花,侯爷见了简直将它当心肝宝贝儿般疼爱。

    然后打探了一下便知道他们家有个花田,便经常找沈承耀研究花经了。

    沈承耀热爱种田,他热爱种花,两人一拍即合。

    现在沈承耀忙于春耕之事,侯爷表示,他也感兴趣,便一早跟着晓儿来了。

    沈承耀是实干派,他誓要为百姓做出一些事,不枉皇上对他的欣赏和提携。

    所以试验田的庄稼的事,他都亲自参与,做好记录。

    晓儿说需要合理密植,合理施肥和灌溉,他都照做。

    前段时间,晓儿已经让人挖了一个大池,专门用来沤肥,现在就是过来看看这肥熟了没。

    她在空间里查过书,这个时候的小麦最适追施氮肥。

    在现代施氮肥可以施尿素,在这里只能靠人畜粪,草木灰,腐草等之类的东西自己合成了。

    晓儿便想到了用沼气肥,来给旱地小麦追肥。

    沼气肥的氮素回收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五,所以很适合用来追肥。

    而且制作简单,只需要将秸秆、青草和人粪尿等在沼气池中混合起来,盖好盖子,让其自然发酵制取沼气然后剩下的残留物就是沼气肥。

    沈承耀让人揭开那些木板,晓儿看了一眼池里黑黑的肥料,点了点头:“成了,将这些肥料起出来,然后堆放五六天再下到田里。”

    “为什么要堆放五六天后才能下。”忠勇侯就是一个好奇宝宝。

    晓儿斟酌了一下字句才开口道:“肥料太肥,会灼伤根系导致麦苗发黄,枯萎。

    所以放肥时还需要兑一半水,最好是穴施或者沟施再盖土的方式施肥,最后还得浇浇水。”

    忠勇侯点了点头。

    “粪类都需要放置一段时间才能肥地。”沈承耀补充道,这是许多有经验的老百姓都知道的。

    “皇上没有看错人,有你这么一个认真负责的农正卿,我朝农畜牧业定能迎来辉煌。”侯爷抚抚须含笑道。

    “我只是尽我所能去做而已,即便有所作为也得靠皇上的信任和推广,我自己断然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侯爷听了这话点了点头,是个门儿清的人不好大喜功,做事认真负责,脚踏实地。

    沈承耀又带着忠勇侯去看了一下果园,菜地,解释了一下嫁接技术的好处。

    “不单是果树,黄瓜,蕃茄之类的蔬菜可以嫁接,其实花卉也可以嫁接。在一棵砧木上嫁接多种接穗,即嫁接几个品种花卉的接穗,那么一盆花就可呈现出多种色彩,能使花卉变得更珍贵。”晓儿补充道。

    “此话当真?不行,我得亲自试试,这嫁接究竟是怎样一个接法,晓儿丫头你得教教狄爷爷啊!”

    “好,其实也不难,挺简单的。我家花田培育新品种时,我再告诉你。”晓儿一口应下。

    “一言为定。”

    三人本来打算在庄子吃过午饭才回府的,但刘氏派人来说,诸葛公子来访。

    沈承耀和晓儿便赶紧回家了。

    两人回到家时,三兄弟已经从学堂回来了。

    几人相互见礼后,才各自坐下。

    “此次来得匆忙,什么都没有准备,实在抱歉。你们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滴水之恩当涌泉以报,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我能做到的定不推卸一二。这块玉佩收好,有什么事拿着玉佩去东门关的玉林盛景,那里的掌柜会通知我的。”诸葛信说这话时脸有些红,他将玉佩递给沈承耀。

    别人帮自己养了这么久的儿子,自己空着手来将人接走,怎么想怎么不好意思。

    直接给银子又显得太没诚意。

    不过这次是因为事出突然,他们收到日哥儿被刺的消息便丢下一切直接赶过来了。

    “诸葛公子太客气了,日哥儿对我们来说才是恩重如山,我们都当日哥儿是一家人,实在谈不上报答一说。”沈承耀没有接过玉佩。

    “沈兄还请收下,这玉佩只是方便彼此联系罢了。”

    沈承耀听了这话才收下。

    “你们将日哥儿接回去安全吗?”刘氏担心地问道。

    “沈夫人请放心,他们就像秋天的蚱蜢,蹦哒不了多久了。”

    “哦。”刘氏听了这话都不知道是该高兴好,还是失落好。

    不希望日哥儿离开,却再没借口让他留下。

    日哥儿见状,跪在沈承耀和刘氏的面前。

    “日哥儿你这是干嘛呢,快起来。”刘氏忙站起来,将日哥儿扶起。

    “日哥儿使不得。”沈承耀也忙开口道。

    “两位就受他这一拜吧,这是他应该的。”诸葛信开口道。

    两人听了这话才坐了下来。

    日哥儿给沈承耀和刘氏叩了三个响头。

    “日哥儿多谢沈叔和婶婶的养育之恩,日哥儿定然会回来的,希望到时候沈叔和婶婶能将韵儿许配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