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沈承耀和刘氏听了这话,然后又看了诸葛信夫妻两人和韵儿一眼,沈承耀迟疑道:“这……”

    韵儿听了这话低下了头,脸色通红通红的。

    安怡听了这话兴奋地道:“沈公子和沈夫人就答应吧,我以后绝对会当韵儿如亲女儿般的,就是看在晓儿的面子上我也不敢对韵儿不好啊。他们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多好的一对啊!你们怎么忍心拆散他们。”

    沈承耀和刘氏又看了一眼对方,日哥儿是很好,不过他们舍不得女儿嫁这么远啊!这都远嫁异国他乡了,万一女儿有什么不如意的事都不知道。

    但是看韵儿这样子,恐怕对日哥儿也是有意思的,这该怎么办好?

    “沈叔,将来我一定会对韵儿好的,亦只会有韵儿一个妻,日后有违此誓言,我必定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日哥儿见沈承耀他们犹豫,小小人儿想不到什么法子来让大人信服他的话,只能发誓以表忠心了。

    “你这孩子,好好的怎么发起誓来。菩萨保佑刚刚那话不作数,不作数。”刘氏听了他的话双手合十念念有辞。

    这样都行,晓儿无语。

    “沈兄,这两个孩子也算是共患难,同甘苦一起相互扶持依靠走过来的,你就成全他们吧。”诸葛信也为自己的儿子求情了。

    他也算是看出来了,这儿子的性子就像自己,就是一颗痴情种,若是现在不能将韵儿定下,估计他都不愿跟自己走了。

    “晓儿你好歹帮你侄子说说话啊!”安怡转向晓儿道。

    侄子!

    晓儿听了这两个字忍不住抚额!日哥儿在自己家的身份可是哥哥,这转眼到了安怡口中就成侄子了!

    自己的侄子娶自已的妹妹?

    这辈份乱的!

    除了安怡,一屋子的人也被侄子这两个字雷了雷。

    诸葛信对自己的夫人都无语了。

    然后大家有默契地忽略这雷人的称呼。

    “爹娘只是担心韵儿嫁过去后就不能再见到韵儿罢了。现在韵儿还少,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年纪,要不等韵儿及笄了,日哥儿再来提亲?在韵儿及笄前,我们绝对不会帮韵儿议亲,大家觉得这样可好?”晓儿将沈承耀两夫妻的担心说了出来,也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让两家人都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日哥儿,韵儿你们觉得怎么样?”刘氏觉得这法子好,但她得问问两个当事人的意见。

    “全凭爹娘做主。”韵儿红着脸小声道。

    “我听韵儿的。”日哥儿虽然有点失落,没能将媳妇定下来,但只要韵儿及笄前自己能赶回来就行了。

    他希望能亲眼看见韵儿的及笄礼。

    “那就这样说定了!你们可别将我的儿媳妇许给别人啊!”安怡高兴地道,然后脱下自己手上的一个翡翠镯子走过去帮韵儿带上。

    “这是传家之宝,专门传给儿媳妇的,就当是你和日哥儿的定情信物,乖儿媳好好带着啊!”安怡握着韵儿的手拍了拍。

    沈承耀:“……”

    刘氏:“……”

    景睿景灏:“……”

    不是说过几年后再议吗?怎么定情信物都给了?!这样子过几年后还需要议吗?!直接交换庚贴就行了。

    日哥儿:亲娘真上道。

    韵儿听了这话脸更是红得像蕃茄,有点不知所措了,她看了沈承耀和刘氏一眼,但两人都傻眼中,又看向晓儿。

    “爹,娘韵儿这镯子到底收不收啊!”晓儿接收到韵儿的求救信号,将两个不在状态的爹娘拉回来。

    韵儿的亲事得他们做主啊!她这做姐姐的只能给意见罢了。

    两夫妻对上日哥儿忐忑不安的双眼,到底不忍拒绝,点了点头。

    沈承耀心里叹了一口气,自己的女儿千好万好,他还等着将来上门求亲的人踏破门槛呢,怎么一个两个早早就订了出去。

    还好,还有一个小女儿,小女儿绝对不能这么早就订下亲事,他得亲自给小女儿挑门好亲。

    可惜沈承耀一定会事与愿遗,这小女儿将会更早就被人预订了!

    吃过午饭,日哥儿便随父母离开了。

    刘氏将这段日子为日哥儿做的衣物拿了出来。

    每年每个季度一套衣服,整整准备到日哥儿二十岁。

    日哥儿看见这一大袋包袱,眼都红了。

    诸葛信和安怡心中也是感动不已。

    安怡更是忍不住哭了出来,她这亲娘都没为儿子做过衣服呢!

    不过她是一个连针都不愿碰的人,怎么做衣服。

    “要是时间再长些,我能再多准备几双鞋,现在就只能准备到你十五岁了。我是按照你今年和去年的成长速度做的,也不知道到时候合不合脚。”刘氏说得不无惋惜。

    “婶婶向来心细,一定合适的。”日哥儿轻轻抚了抚包袱。

    “一些吃食我都让人搬上马车了,都是平日你爱吃,又存放得下的。”刘氏最后交待道。

    “好。谢谢婶子。”日哥儿点了点头,也没拒绝,这些东西都是大家准备了一个多月的。

    韵儿刚准备了四只荷包,上面各绣着梅,兰,竹,菊等图案。

    “我也只来得及做好四只荷包。”因为有绣花,那些花样绣得栩栩如生,可见是花了大心思的。

    “晓儿,怎么办,我觉得自己这娘亲当得太失败了,我从来没有为自己的儿子亲手做过东西。”安怡拉着晓儿的手寻求安慰。

    “以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你来为他做,放心吧。”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安怡脸苦下来了。

    “没事,你出银子找人做,也等于是你做的。”

    “也对!”听了这话安怡心宽了。

    晓儿也拿出了他为日哥儿准备的东西。

    “日哥儿,这是居家旅游必备良药,用法都写在纸上了,好好保管。”晓儿将手上的小包袱递给他。

    “平日你骑的那匹马也带走,那马有灵性,认路准,而且成年后绝对是千里马。还有家里养的狗你也带一头回去,信鸽也带两只,方便联系。”回去后有几样熟悉的动物陪在他身边,他就不会觉得寂寞了。

    家里养的狗有什么本领,日哥儿也知道,总会派上用场的。

    日哥儿点了点头,这一样一样的东西满满都是情深义重。

    几个坐着马车离开了,日哥儿掀开马车的帘子,望着他们的身影逐渐变小,消失,久久舍不得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