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五十九章
    硬是将这一口黄色的鱼粥吞下肚,旁边这碗鱼汤,皇后都有点没有勇气再下口了。

    她现在都有点想反胃的感觉。

    这鱼汤上面漂着的黑色的东西,绝对是将鱼煎到焦黑再加水进去出来的效果。

    光用看的就让人倒尽胃口。

    但是作为裁判,不品尝一下也太不敬业了。

    无奈皇后还是拿起汤匙勺了一小勺然后放到唇边佯装喝了一小口,便快速放下汤匙。

    并迅速评分:二分。

    其它人见皇后居然还会去尝那汤,心里都佩服万分,难怪人家能做皇后,就这份忍功,也是无人能及啊!

    皇后都喝了,众人无耐,也硬着头皮喝了一点,还没吞下去,胃里就翻滚,硬生生的忍着才没当着皇后的脸吐出来,不然就太失礼了。

    接下来端上来依然是鱼粥或鱼汤。

    有的粥甚至米还是米,水还是水,鱼片还没熟透。

    有的粥,饭不像饭,粥不像粥,简直将鱼片粥做成了焦黑鱼片糕。

    皇后头冒黑线,这是约好的?这鱼难道只能做鱼粥或鱼汤吗?要不要这么齐心协力啊?

    此刻她悔得肠子都青了,她不明白自己刚才是发什么抽,居然让这些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用鱼做吃食。

    这鱼是最难处理的,一个弄不好,就满是鱼腥。

    她现在整个口腔耳鼻喉都充斥着鱼腥味,焦苦味,简直苦不堪言,腥气熏天。

    从来不知道,吃东西都可以难受至斯。

    偶尔端上来一碗看上去稍正常点的,虽然将糖当盐加进粥里了,但众位裁判一致表示:“味道还行,可以入口,三分!”

    李芸宁作为曾经的才女,智商还是很高的,起码鱼片粥经她熬出来还是可以入口的,鱼汤她干脆就不做了。

    聪明的人有一个优势,学什么都容易上手,而且知道量力而行,她看见做鱼汤需要煎鱼,知道自己肯定做不好,便一心只做好鱼片粥,所以她拿了第二名,得到了皇后和几位夫人的一致好评。

    而晓儿嘛,众人对她的厨艺简直就是赞不绝口。

    ……

    “之前听皇上,二皇子和六皇子提起,睿安县主家里的饭菜味道好到让人停不下口,就是最简单的白粥,馒头也特别香软清甜。我当时只当他们是夸大其词,今天有幸尝到睿安县主做的鱼粥,才知道他们的说法一点也没有夸大,再过几年我家逸儿可就有口福了。”皇后越看这儿媳妇越满意。

    入得厨房,出得厅堂,赚得银子,八字又好,文武双全,十八般才艺样样精通……简直无可挑剔。

    听了皇后的话,大家想起第一碗鱼片粥和鱼汤的味道,原本食欲全无的胃口,又开始口舌生津……

    真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结果一出来,作为既是评判又是娘亲的几位夫人,脸都红了。

    真是太丢人了!

    可以表扬的实在太少了,在座的夫人开始批评起自己的孩子起来。

    “唉,我家那丫头也怪我太宠着了,这厨艺一课就让她随便胡弄过去就算,没曾想,这做出来的吃食,简直惨不忍睹,就是我这亲娘当时都无法入口。往后得拘着她一点,不然出嫁后丢的是我家的脸子,怪的是我没有做好娘亲的责任。”兵部尚书夫人想起那碗米是米,水是水的生鱼片粥,就恨铁不成钢。

    其它人做出来的虽然都糊了,焦了,但好歹熟了!自己女儿做成了半生不熟也敢端上桌,这让人怎么吃!吃了还不得上吐下泻!

    “我家那妮子不也是,每次一上厨艺课就找各种借口推脱,就她做出来那碗粥,有一半是黑的,我都不明白她怎么好意思端出来,这臊得我脸都红得发烫。这以后可不能由着她性子来了。”

    “我家玉儿做出来的汤,那个腥味害我差点吐了,我当时还想谁家孩子那么笨,连放点姜进去去腥都不知道。不曾想最笨的就是我家那蠢丫头。”

    “我家那孩子将糖当盐用,将鱼片粥做成甜汤,也算是绝无禁有,史无前例了。”

    “做成甜的还算好,我家洁儿做出来的咸到苦,我估计她放的盐比放的米还多,我只是尝了那么一点,却渴得要命,喝了好几杯水才觉得好一点。”

    ……

    这次比赛,只可以用灾难性来形容,这些花样百出的鱼片粥,让评委们惨不忍睹。

    坐在自己娘亲身边的妹子,都被说得抬不起头了。

    不过这能怪谁,她们在家里可是练了很久炖汤的,谁知道皇后规定要用鱼来做一样吃食。

    虽然这样想,但是她们都暗下决定回去学好厨艺了,起码得在下一年找回场子,不然会影响以后说亲。

    “姑娘家厨艺好,将来的夫婿和孩子就有口福,咱们是命好,能生活在富贵窝中,家中的一切家务都不用自己动手,便有下人来做,但是我们自己也不要忘了自己的本分,相公和儿子在外面辛苦奔波,让我们过上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我们作为妻子和母亲的即便不需要日日下厨,但偶然间给他们做上一桌好饭好菜,也是应该的,所以这厨艺可不能丢。皇后这次举办厨艺比赛举办得好,而在教育孩子方面,升平侯夫妻做得很好。”忠勇侯府老夫人感叹道。

    老夫人作为这里年纪最长的,又是皇后的亲娘,大家听了她的话不管心里怎样想自然都点头应是。

    “这生的孩子聪明,做爹娘的也省心不少,我真是太羡慕升平侯两夫妻了。家里几个孩子品性好,又有才学,听说升平侯的几个儿子也在国子书院读书,学习可用功刻苦了,基本上夫子教一遍就懂了,这样的孩子养起来多省心啊。”礼部尚书夫人想起自己的小儿子,天天闹着不上学堂就脑仁痛。

    “我都听我儿子说升平侯的两位公子学问做得很好,特别是小公子,十岁不到吧?都已经和我儿子一个班级,而且他们的夫子说就是他们两兄弟现在去参加科举,也准能考上秀才。”

    在座的夫人听了这话一淡定了,十岁就能考上秀才?现在离科举还有两年多,那到时候的状元?

    不行回家得抓紧时间督促自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