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六十章
    从宫里出来,已是夕阳西下时分,天边霞光万丈。

    在马车里实在闷热,晓儿便掀开了一点帘子,望着街上的车水马龙,顺便透透气。

    五月的天已经闷热成这样,不知道七八月要怎样熬过去。

    马车经过某个巷口时晓儿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停!”晓儿忙对赵勇说。

    虽然晓儿忽然喊停,但是赵勇一点也不意外,仿佛一直就全神贯注地等候晓儿吩咐一样。

    “吁”了一声,马车稳稳地停了下来。刘氏和晓儿的身子一点向前倾的惯性都没有。

    上官玄逸派来的人就是不一样,连马车紧急煞车都稳稳的。

    “怎么了?”刘氏奇怪地看着晓儿。

    “娘,我看见熟人了,等我一会儿。”

    “谁啊?”刘氏掀开帘子往外看,却没看见一个熟。

    “我准备请的人女儿遇上麻烦了,娘亲在马车上等我一会儿。”晓儿丢下这话便跳下马车。

    晓儿折回了刚才的巷口,偷偷探出头看了一眼里面的两人。

    那个站在门口,大腹便便的女人果然是沈宝儿。

    而站在她对面的女子则是她三次亲自上门请他做首饰铺的金银匠工也不来的林师傅的女儿林燕。

    “我今天就告诉你真相,好让你死了这一条心。你以为李公子真的会看上你吗?你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是什么样子!长得就像一块黑炭,让人看着就倒胃口!”沈宝儿一边拿着扇子扇,一边围着林燕转:“李公子接近你是看上你那点翠手艺,现在嘛,你已经将这祖传手艺教会了我们的人,你就可以功成身退,再也没有利用价值了!”

    “我要见他!你叫他出来!我要亲口问清楚他!”她好不容易等他出府,一路跟了过来,今天她怎么样都要问清楚。

    “问什么?问他对你是否真心的?还是问他要不要你肚子里的孩子?”沈宝儿轻笑道:“我来告诉你好了,他接近你是为了你家的祖传手艺何来真心?至于你肚子里的孩子压根就不是李公子的种,你以为就你长成这样子,李公子下得了嘴吗?简直不自量力!”

    “不!这不是真的!你骗我!我不信,你什么都不知道,我要见李公子,我要亲口问他!”林燕听了这话脸一下子失去血色,猛地摇头,她的手摸上自己的腹部,满脸难以致信。

    “我不知道?那我问你,那晚你亲眼看见了那人是李公子吗,你的眼睛不是被蒙上了吗?那晚那人只是我们在花楼随便找来的一个嫖客罢了!顺便告诉你我是怎么知道的好了,因为这主意还是我出的。”沈宝儿靠在林燕耳边,说下最后这句话。

    “你个毒妇!你不得好死!”林燕听了这话气得扬手使扇了沈宝儿一巴掌。

    沈宝儿的丫鬟见状忙上前推了一把林燕!

    “你敢打我!小玲给我掌嘴!”

    “住手!”

    晓儿在林燕扬手那一刻便知道坏了,忙冲上去,接住差点被推跌落地的林燕。

    而林燕打完一巴掌很就泄气了。

    “是你?!沈晓儿我劝你别多管闲事!”

    “你的事我绝对不会管,但林姑娘是我的朋友。我是来接她走的!她爹娘到处找她。”自己恨不得这辈子都不再看见她,怎么会多管她的闲事!

    “哼!最好是这样!还有让她爹将她看好了,别放她出来到处去找她肚子里的野种的爹,这被人知道了她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可是要被浸猪笼的。”沈宝儿抚着被打得火辣辣的脸,恶毒道。

    “她要被人浸猪笼,你就不用吗?”晓儿鄙视地看了一眼她的肚子,“李姑娘,我们走吧,你爹娘还在家等你呢。”晓儿拉着李燕往外走去。

    沈宝儿目光淬毒般看了两人一眼,便回屋里了。

    李燕呆呆的由晓儿拉着,扶上了马车。

    刘氏见晓儿带上来的姑娘神情呆滞,忙帮晓儿扶她坐好:“这姑娘怎么了?身子不适吗?”

    晓儿对刘氏摇了摇头,示意她回家再说。

    晓儿先将人送回了柳月巷。

    她扶着失魂落魄的林燕,敲响了林家的门。

    林银匠的妻子林夫人打开门,见女儿魂不守舍,满脸泪痕的样子吓了一跳!

    晓儿只说她在巷口看见她和人起争执,便顺便送她回来了。

    至于为什么起争执,晓儿没有说,还是由林燕自己说吧。

    家丑不可外扬,她一个外人说起,徒增彼此的尴尬罢了。

    再说她当时可是偷听的,就当自己不知道好了。

    回到府里,天已黑了,沈承耀抱着希儿和景睿两兄弟等在府门口,来回张望,他已经派人去宫门前打探过,知道刘氏她们早就出宫了,就不知出了什么事,这么晚都没回来。

    看见家中的马车出现在视线内,几人均松了口气。

    沈承耀将希儿放下,扶刘氏下马车:“怎么这么晚?不是早出宫了?”

    “路上遇上点事耽搁了一会儿,进屋再说。”

    沈承耀扶刘氏下马车后,又去扶晓儿。

    “娘亲,希儿想你,下次你要带希儿一起进宫!”刘氏一站稳,希儿便扑到她身上。

    “好,下次带希儿一起进宫。”刘氏抱起希儿笑着答应。

    一家人吃过晚饭,晓儿才将刚才的事说了出来。

    “为了骗取别人的祖传手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也做得出,简直太没人性了。”景灏无比庆幸他们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

    “宝儿怎么变成这样子了,这也太……”恶毒了。

    刘氏没有说出后面三个字,但大家都明了。

    “沈宝儿本来就这样的性子,这才是她本性吧。”景睿是连堂姐也不愿再称呼一声,直呼其名。

    在景睿眼中,大房一家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做得出的人。

    本性如此,又何来变成这样子一说。

    “她怎么样也不关我们的事,晓儿你以后别往她跟前凑。”沈承耀皱着眉头道。

    为了得到一个手艺,这样的事都干得出,现在他们不同往日,家大业大,就是以前什么也没时也万般算计,更何况现在,万一沾上了,都不知会有什么事等着自己,这样的亲人还是远着吧。

    沈承耀在帝都久了,什么样的阴私都听说了,知道在权势利益面前,亲兄弟反目成仇,亲人关系连陌生人都不如的事多了去了,已经不会再不防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