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曝光
    “对啊,这位夫人既然你这么孝顺,那你还不马上回去侍奉公婆?”

    “可不是,这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你家有事需要办,人家已经做了这么多年了,轮也轮到你了,没道理要人长年帮你尽孝的。你这是将别人的善良当成傻子!”

    ……

    “我什么时候回去,关你们什么事!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蓝氏听着众人的话语,气得脸都青了。

    沈宝儿看见有三个人从这里走来,忙拉住蓝氏低语了一句。

    两人话语也来不及再多说一句,匆匆走出粮油店。

    众人莫名其妙。

    卢氏觉得奇怪:“见鬼了吗?跑那么快干嘛?”

    晓儿回过头往街上看去,只见三个熟人走过来,挑了挑眉:“原配遇上小三。”

    “什么原配遇上小三?”卢氏不明所以。

    “好戏要开锣了,四婶一边看着就明白了。”晓儿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远处走过来的三人,其中二人分别是李芸宁和丞相夫人,而另一个年轻妇人,想必就是李芸宁的嫂子张氏。

    张氏颇有些不耐烦要陪着婆婆和小姑子查看铺子的。

    反正这些铺子赚的银子又到不了她手上。

    突然她看见沈宝儿右手扶着腰,快步离去的身影。

    就是她!她就是相公养不外面的狐狸精!

    几个月前无意中撞见她和相公一起去稀世珍宝阁买首饰。

    那时候她便想上前想将她撕!只是李云华死命拉着她,才让那贱人跑了!

    这贱人跑的时候也是右手扶着腰枝,后来回想起来她就觉得这贱人有了!

    这个贱人的身影,她是化成灰了,她也认得出来!

    好啊!几个不见,肚都大成这样了!怕是要生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张氏二话不说,丢下丞相夫人和李芸宁,便跑上去,一把扯住沈宝儿的手臂,趁着沈宝儿尖叫着回过头来的瞬间,便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

    沈宝儿身子本就笨重,被这样一拉一甩,便跌坐在地上,抱着肚子叫道:“痛!我的肚子好痛!救命!”

    “天啊!杀人啊!救命啊!”蓝氏反应过来,一边拉住张氏,阻止她对沈宝儿的拳打脚踢!一边大喊道!

    “三弟妹,四弟妹快来救救宝儿啊!”

    卢氏看见这一幕,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情况?那人为什么要打宝儿。”

    刘氏皱眉,那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无辜的:“晓儿,我们要不两……”

    “娘亲,不用,丞相夫在呢!沈宝儿肚子里怀的是她的金孙,她不会不管的。”晓儿对刘氏摇了摇头。

    “天啊!那是个孕妇,这么一跌,绝对难产!那人是谁啊!怎么这么恶毒!”有个百姓指着张氏说道。

    “可不是,这人太黑心了!这是想害人一尸两命啊!”

    “这少夫人,我怎么看着有点像丞相府的少夫人?”

    “丞相府少夫人?你这样一说我也觉得像,可是丞相府少夫人为什么要打那个孕妇?”

    听见打人的是丞相府少夫人,有些本来想上前去拉架的人都不敢上前了。

    她们只是普通的老百姓,官府的人她们惹不起!

    谁知道这里面有什么猫腻。

    丞相夫人和李芸宁没想到张氏这么勇猛,二话不说便将人打倒!

    那泼辣劲,简直比河东狮还要河东狮!

    “放开我,我要打死这贱人!敢勾引我相公!我要打死这不要脸的狐狸精!和别人的相公勾搭在一起,珠胎暗结!”

    在场的人多是妇人,听了这话纷纷吐口水,每个人都对勾引自己相公的人没有好感,不应该说讨厌极了!

    所以众人纷纷倒戈。

    “臭不要脸!”

    “这种人就该拉去浸猪笼!以儆效尤!”

    “打得好!要是我还得打多几巴掌!”

    ……

    听到众人的话语,丞相夫人和李芸宁才从张氏的威武中回过神来。

    丞相夫人听了百姓这些话气得头顶冒青烟!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

    她们家倒好,直接给百姓来个现场表演!

    她相信不足一天,整个丞相府都会成为帝都城的百姓们茶余饭后的笑柄!

    丞相夫人想的还是浅了,这事岂只是成了百姓们的笑柄,她们简直被御史弹骇到一文不值!

    丞相夫人很想置之不理!但是一想到沈宝儿肚子里怀着的是她的孙子,她便赶紧吩咐身后的丫鬟去叫家丁,顺便请太医和稳婆。

    李芸宁这一刻是恨不得拿块布来遮住自己的脸!简直太丢人了!她没有上前,甚至还往后退了几步:“娘,我先回府了。”

    “好!小心点。让人去找你爹和你哥回府!”

    丞相夫人也不想女儿出面,想到现在的情况又匆匆叮嘱一句。

    此时张氏还在一边破口大骂沈宝儿不要脸,一边试图挣开蓝氏,上去打沈宝儿。

    “放开我!我要打死这不要脸的狐狸精!我要打死那野种!”

    丞相夫人拨开围观的人,直接喝道:“够了!还嫌不够丢人吗?!给我闭嘴!”

    “娘!这贱人勾搭相公!还怀了野种!”张氏听见丞相夫人喝斥她,满肚子委屈。

    “你自己肚子不争气,怨得了谁!”丞相夫人只想着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张氏的身上,以挽救儿子的名声和丞相府的声誉。

    “娘亲这话是什么意思?这贱人是外室!他们这是无媒苟合!她肚子里的是野种!”合着李云华置外室还是她的错!张氏满脸怒意。

    “如果不是你自己嫁过年几年肚子一点动静也没有,然后又不准华儿纳妾,华儿需要避开你纳妾,为李家留下香火吗?!华儿不休了你,也算是他对你还有些情义!我们李家总不能因为你断了香火吧!”丞相夫人故意混淆概念,将外室说成是避开张氏纳的妾,那样她儿子的名声就保住了!丞相府的声誉也保住了!

    一个善妒又不下蛋的正妻,他们还顾虑她感受避开她而纳妾,也算是他们府做事仁善。

    而在外人面前:妾怀了身孕,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这样她的长孙就不会被人说成野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