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八十六章
    至于庶子的身份,到时候放在嫡妻那处养,那问题不就解决了!

    丞相夫人觉得自己能够想到这个两全其美的法子真的是太厉害了!

    名声保住了!孙子有了!真好!

    在场的人听了这话,有同情沈宝儿的,但同样有支持张氏的。

    总之妾这身份也不太得正室的人喜欢就是。

    所以有些人即使觉得她可怜但也不同情,谁让她自甘堕落去当妾。

    蓝氏见丞相夫人话里话外帮着自己的女儿,也知道她是看在女儿肚子里的孙子份上,女儿这次果然压对宝了!等以后进了丞相府,母凭子贵,还不是稳稳妥妥的压着上头的正牌夫人!时间久了,想个法子取而代之,那么宝儿便是正儿八经的丞相府少夫人!将来可是诰命!

    想到这,她忙对丞相夫人说道:“夫人,求你救救宝儿,她肚子里怀的是你的金孙啊!她现一定是动了胎气了!求夫人快请大夫!不然你的孙子就没了。”

    “什么金孙!野种就是野种!”张氏使劲挣扎,但还是被蓝氏死命拉着。

    不死命拉着不行,事关以后的富贵荣华!

    “够了!你给我闭嘴!这是我帮华儿纳的妾,她怀的是我的孙子!”丞相夫人见张氏张嘴就叫自己的孙子做野种不满了。

    这时她见家丁已经推着板车来了,又忙让众人让开,让人将沈宝儿抱上板车,赶紧送回府里。

    这时的沈宝儿是痛得连别人的话也听不进去。

    “娘,你不能偏帮这贱人,我是不会同意这狐狸精入门的!没有正室同意的妾还算妾吗?她的卖身契我还没有看见呢,这算什么妾!她明明就是无媒苟合的狐狸精!说不定是从哪个窑子出来的娼妇,这样子的人进我们李府的门也是丢我们丞相府的脸。”她绝对不允许这贱人入府将孩子生下来!在府里出生,那便是丞相府长孙!那样太便宜她了!太抬举那野种了!绝对不行!

    “少夫人,你别含血喷人!我家宝儿好歹也是书香门第出来的,而且宝儿还是升平侯嫡亲的大侄女!是睿安县主的亲堂姐!就我家宝儿这身份,嫁入丞相府做妾也是委屈她了!”蓝氏听见张氏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诬蔑沈宝儿,立马就给沈宝儿包上一层华丽的包装。

    蓝氏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众人看着刚安置在板车上沈宝儿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升平侯是谁?睿安县主是谁?

    超级水稻和超级小麦的发明者!一年种植两季粮食的始祖!清和县几十万人的救命恩人。

    这还是因为帝都百姓只知道这些!若是他们知道水车,高转筒车,脱粒机都是晓儿发明的,更是不得了。

    百姓们的话风变了:

    “升平侯的嫡亲侄女嫁给丞相府的公子做妾氏,那简直是卓卓有余了!”

    “只是一个妾氏的身份!简直委屈了睿安县主的堂姐了!现在还不让人回府生孩子,简直太没天理了!”

    “没错!升平侯和睿安县主可是我们百姓的骄傲和榜样,这样的善人,他的侄女能差吗?这张氏不让这么善良的人进府存的是什么心!”

    “大家快点让开,让升平侯的侄女赶快回府生子啊!再耽搁下去,闹不好一尸两命!”

    ……

    众人纷纷让路。

    蓝氏没想到亮出沈承耀和沈晓儿的身份,会得到这样好的效果,老三家的人在帝都百姓心中声望很高啊!看来以后得要重新和他们搞好关系,顺便好好利用利用。

    蓝氏看见张氏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满脸得意:这下她看谁还敢看轻和欺负了她们两母女!

    张氏是怎么也想不到那贱人还有这一重身份!

    晓儿听了围观百姓的你一言我一语,傻眼!

    什么时候他们家在百姓中声望这么高了?

    什么时候帝都的百姓知道得这么清楚了?

    不要啊!功高震主他们不知道吗!

    不过现在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

    晓儿看着蓝氏满脸得瑟,用脚趾头都可以猜到她的想法!

    绝对不能让这人再利用自己一家来达到她们自私自利的目的!

    败坏他们家的名声!

    睿安县主的堂姐去给丞相府公子做外室?别恶心她了。

    幸好这些人早早就自己断了自己的后路和他们家断亲了!不然以他们家当时的家境,主动提断亲,绝对没有可能!

    晓儿悦耳冷静的声音响起:“我想有一件事我需要澄清一下,我家和那位孕妇和这位夫人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以后她们再利用升平侯府的名声来做什么事,大家都不要相信。”

    张氏听了这话眼睛亮了:“大家看看,贱人就是贱人,还想攀亲带故来提高自己的身份,被当场拆穿了吧!”

    百姓听见晓儿说话都看了过去,第一想法:这就是睿安县主?很漂亮啊!简直就像仙女下凡。

    第二才想到晓儿说的话,没有关系!这两人也太坏了!

    “我就说,升平侯这样的耕读人家,怎么会有自甘隋落到去当妾的侄女”

    “当妾就算了,还想冒充别人家的侄女,真是有够不要脸的!”

    “可不是,难怪丞相府的少夫人死活不承认她是妾,真是连妾也不如!”

    “这样的女子简直丢尽女子的脸面!就该拉去浸猪笼!”

    ……

    沈宝儿已经被丞相府的家丁带回丞相府生子了。

    丞相夫人听了这些话脸色诲暗不明,本来还想抬举一下这外室,没想到居然冒认升平侯家的侄女,这等蠢货还是算了!

    没有再管这里的事,她拂袖而去,她还得看着她的长孙出世!

    张氏也趁机挣脱了蓝氏的手,追了上去

    蓝氏没想到晓儿说出的话会这样绝情:“三弟妹,晓儿丫头,过去我们两房之间是有些误会,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这位夫人你说错了,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误会,我们家和大房二房的人断了亲,这是在顺天府尹都备了案的,以后大家相互间就别再攀亲带故了,你们家,我们真的惹不起。”

    听了晓儿的话,有些百姓也想起了去年升平侯一家刚来帝都便闹到官府的事!

    于是知道那场官司的人便对不知道人说。说得那是一个声情并茂,义愤填膺!然后所有人都对升平侯一家抱不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