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我们两家是打断骨头还连着筋的亲兄弟。当时是有些误会……”

    “这位夫人你女儿快生了,你真的打算在这继续和我讨论这问题?你有这个心情,我也没这个时间!道不同不相为谋,以后我们两家是井水不犯河水。”

    晓儿丢下这话便叫上刘氏和卢氏回到粮油店里面去了。

    蓝氏想起自己的女儿,跺了一下脚,心中虽不甘,也只能就此放弃了,她一咬牙,赶紧往丞相府跑去。

    人群中还有些人津津有味地聚在一堆说起这前尘往事的。

    不过事实的真相是怎么样的,对于这些好事者来说,根本不重要,有些八卦的妇人心里甚至会编造一些情节出来,说得绘声绘色,就像真的一样,对是她们来说,这算是闲时的一种娱乐。

    沈宝儿最终未能如愿生下一个儿子,丞相夫人知道是女儿后,看都没看孙女一眼便掉头走了,一个庶女,还不值得她现在就放在心上,得看长大后的样貌和才学。

    不过沈宝儿到底成功住进了丞相府,本来丞相夫人是想去母留女的,但丞相大人不同意,这事现在整个帝都城都在关注,一个弄不好,他什么官声都没了。

    张氏则被沈宝儿成功住下这事气得晕倒,后来请来太医,却是确诊有喜了,这下丞相夫人又高兴起来。

    而张氏为了好不容易盼来的儿子,也决定暂时不理会沈宝儿,反正自己有身孕了,也是要找通房服侍相公的,与其再多一两个人争宠,不如就沈宝儿好了!

    太医也说了,沈宝儿这次生子损了身子,以后恐怕是难再有孕了。

    没有儿子的妾,任她再大本事也翻不了天!

    她也想明白了,留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妾还不是任她搓圆捏扁!想有好日子过?作梦去吧!

    ……

    天气越来越干燥,帝都城内接连几天都有走水事故。

    地里的庄稼早就收好入仓了,比起将近亩产千斤的产量,收成只是亩产近六百斤!但这也足够让百姓欢呼了!有些勤快的还能多上一百几十近。

    旱了三个月也比以前风调雨顺时还要高产,这能不高兴吗!

    有些庄稼汉子表示,即便这几个月担水浇地担断了几条担干,他们也觉得值了!

    因此虽然土地干裂,百姓们的种地热情并不减,热火朝天的抓紧时间翻地,打算照样将冬小麦种下去,然后去江河里挑水。

    不过江河水每天的水位也在不断减少。

    上官玄逸,狄绍维,晓儿,沈承耀都出来视察旱情了。

    情况还是比较严峻的。

    “这时候还种冬小麦不会连麦种也浪费掉了吧!”狄绍维看着龟裂的土地担忧不已。

    那些好生养的妇人多是三年抱两,老天爷这年景才好了一年多又来天灾,这是为什么!

    “现在还不至于一点水都没有,播前灌水足墒下种是培育小麦壮苗,影响小麦高产的关键因素。天不下雨,现在只能靠人力了,就是辛苦了许多。”

    晓儿他们家的田地都有种冬小麦。

    来年春天晓儿也不知道有没有雨下,但整个冬天,冬小麦需水量不算太大。

    就是播种时浇好水,然后再进行一次冬灌便可以了。

    “至于旱年冬小麦应该怎样灌溉,明早张贴一张告示吧。”晓儿觉得种下去总比空着土地的希望要大。

    总不能因为天没下雨就什么事也不打算干了吧!

    想到这里晓儿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干!

    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我们去淮江看看水位情况。”

    “北淮江都差不多没水了,淮江水位应该也不容乐观!”狄绍维看着天上灿烂的太阳,真想效仿后羿射日。

    “先去看看。”晓儿也没事先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现在?晚上恐怕赶不回城了。”沈承耀皱眉。

    “现在就去,派人给娘亲带个话。今晚回不来就在驿站过一晚。”然后晓儿又交待了小福子冬小麦的灌溉方法,让他安排人明日一早贴出告示。

    然后几人便快马加鞭地来到了淮江边上。

    “看,水位都下去了一大半了,再过一个月恐怕连淮江也干枯了!”

    晓儿看见淮江水位下降了一大半,却是笑了:“这样更好,更方便了。”

    如果是别人听见晓儿这话,或许会觉得她是疯了。

    但是在场三个人知道晓儿不会无缘无故这样说,便都看向她。

    “丫头,你又有什么壮举了?”狄绍维内心不自觉涌现出期待。

    这是对一个人的能力绝对信任才会有的情绪。

    上官玄逸倒是猜到了,他望着这条天堑,目光热切起来。

    淮江是闵泽皇朝南北划分的一条大江,整个闵泽皇朝的领土便是被这条大江横分了两截。

    淮江有两条支流,一条往北流叫北淮江;一条往南流叫南淮江。

    “今年的劳役很快便要开始了吧?我准备在淮江上建桥。”

    毛爷爷说过:“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她也想在这里建一座这样的大桥!

    一座在这个世界桥梁史上具有里程碑般意义重大的桥。

    恰逢大旱,水位极低,简直天时,地利,人和。

    “在淮江上建一座桥?这怎么可能!丫头淮江有多宽你知道吗!”

    “为什么不可能?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虽然难了点,但是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不过要完成这一壮举,就真的需要天公多作美,再旱上好一阵子。”晓儿不会小看古代人的智慧,古代有多少建筑是现代都解释不了是怎样建出来的,造一座桥,也不算太难。

    再说这淮江也没现代那条第一长河那样宽。

    水太深,她也没办法,这不是水浅了很多,而且会继续浅下去,都快到了一般河流的深度了,她才将这想法提出来。

    “晓儿,像淮江这样的大河,河中间也不知道有多深,……”

    “桥能不能建成,试过不就知道了。不是年年都会有大旱的,即便有大旱,淮江水位也不会每次都这么低,不能错过这机会!”

    “建!而且不只建一座!”上官玄逸一锤定音!

    闵泽皇朝领土内,淮江流经两大州府几个县。

    时间上允许的话,每个县都建上一座!机不可失,失不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