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正是一年好风景时节,花院到处花木扶疏,湖光山色中小荷才露尖尖角。

    “我可以将这花院布置得更加欣欣向荣,一年四季生机勃勃!”晓儿对这个大花园,很满意!

    “好,不仅仅是花院,整个府邸,你喜欢怎样布置就怎样布置。”上官玄逸脸上带着宠溺的笑容。

    升平侯府的花院就布置得很好。

    接下来的日子晓儿隔三差五,只要一有时间都是花在这个花园的布置上。

    一花一草一木都是她经过深思熟虑,带着花农亲自指点,或者亲自动手种植上去的。

    而且这些花草树木都是晓儿从空间里移植出来的,要么是珍稀药材,要么是名贵花木,再不济也是奇花异草。

    这就导致后来整座府邸六皇子最宝贝的就是花园里的花草树木。

    帝都贵族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你可以将六皇子府中博古架上所有的名贵摆件都打碎了,也千万别踩花园中一株小草,不然你就别想再踏进六皇子府中一步了。

    这日晓儿又想去布置那座花园,刚准备出门,门房便来报说李姑娘和李夫人来拜访。

    晓儿觉得奇怪李夫人过来找自己是有什么事了?

    待晓儿看见走进来的李夫人是谁是时脸却是黑下来了,这算哪门子的李夫人!她也好意思自称李夫人?

    果然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晓儿见丫鬟带两人进来,也没有站起来相迎,就这样端起架子坐在那里,受了她们的礼,来表达自己对她们的不欢迎。

    晓儿这副态度,两个心中都暗恨,却不得不暗暗咬牙行礼:

    “睿安县主福安!”

    “两位多礼了,我正好有事外出,不知两位过来是所谓何事?”晓儿也没有客气,一开口就有下逐客令的意思。

    礼貌也是要看人来给的。

    李芸宁:“……”

    沈宝儿这一路走过来,看着整个升平侯府一路的精致和繁荣,心里早就妒忌得酸水泛滥成灾了!

    这里的一景一物,一廊一阁,一花一木或者不是最名贵的,但是绝对是世上难寻的!这一路看过来,她心中只有一个感觉――精致到极致,低调奢华得恰到好处!

    如果说丞相府的富贵荣华是随处可见的金碧辉煌!

    那么升平侯府的富贵荣华绝对是低调而又不张扬的高贵典雅。

    她暗自打量了一下这室内的摆设,没有太多名贵的摆件,大多都是盆景,花卉来装饰,但是她就是觉得就是整个丞相府的花园里的花加起来都比不上这里随意的一盆!

    再看看自己一身的衣裳和饰物都比不上这臭丫头手上的一只戒指!

    如果晓儿听到了她此时此刻的心声,绝对会赞她有眼光,会挑东西来自虐!

    沈宝儿淬毒般的眼光看了晓儿一眼,便快束敛了起来,内心呐喊:凭什么!凭什么同一个祖宗,同一个地方出来的人,自己和沈晓儿这个赔钱货的区别待遇就这么大!

    自己自小便读书识字,辛辛苦苦,处心积累,用尽心思,才能当上一个妾!

    而沈晓儿小时侯在干什么!只不过是干着低下的烧火煮饭,喂猪喂鸡的活计!

    她什么努力都没有做,就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都得不到的东西!

    有一个当大官的爹,有一个足已让自己高高在上地活着的夫君!

    如果自己的爹是三叔,那么今日的她才是未来的六皇子妃!

    沈晓儿这野丫头根本就不配得到这一切!

    李芸宁见沈宝儿除了行礼时说了一句话,站在这里半天也不开口说明来意,不禁恼怒:

    “我听宝儿说,她和睿安县主是同宗同源的嫡亲姐妹,她说她好久没和你说过话了,我也很久没和睿安县主聚旧,所以我便和她一起过来找你说说话,正好她也有事找你帮忙。”

    李芸宁看了一眼沈宝儿,示意接下来求人的话她自己说。

    沈宝儿此时也回过神来了,她收起满腹的心思,声音带嗲,小意温柔地道:“妹妹,可想死姐姐了!”

    晓儿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她不会是用对李云华说话的声音来对自己说话吧!别恶心自己了!

    晓儿赶紧阻止道:“别!我不是你妹妹,我不敢当你妹妹!我们两家早已断亲了!没有任何半系了!那天在粮油铺门前我便当着百姓的面重申一遍了!”

    晓儿说完这话又对李芸宁说:“没想到丞相府是如此有规矩的,一个小妾也配称成李夫人?”

    李芸宁本来听见晓儿说她和沈宝儿没有任何关系时,脸就有点黑了,现在又被晓儿讽刺他们府没有规矩,她的脸又红了!

    刚才她是以为沈宝儿好歹是睿安县主的亲堂姐,报一声李夫人,会让升平侯府的人觉得脸子上好看一点。

    谁知道沈宝儿会骗自己,说她和睿安县主感情很好!

    这事也怪那天她走得快,没有看见后面的事情,丞相夫人回去后又忘记对她提起这桩!

    不过丞相夫人觉得丢脸极了,也想永远不用再提起就是!

    沈宝儿也知道自己独自过来,绝对是吃闭门羹的,所以才拾掇李芸宁一起过来的。

    “晓儿,血脉亲情是天定的,又怎么能说断就断的,以前你对我们有些误会……”

    “好了!如果你是过来说这些的,那么抱歉,我没时听!两位请回,我有事要出去了!”这人还不知悔改,还是一口咬定是误会!简直死性不改!听她继续说下去也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

    “不是,晓儿我今日过来是想问你求一样药的。”沈宝儿见晓儿真的打算抛下自己出去,忙拦住道。

    “没有!放手!”

    “没有也没有关系,我只需要一张药方也行,我可以自己去抓药!”

    “我不是大夫,哪来药方!”

    “你们家一定有的,四婶的肚子不就是吃了三婶给的药才调理过来的吗?”

    “那药都给四婶了,没有了。”有也不给你。

    “你怎么这么残忍,怎么能见死不救呢,好歹我们还是同一个爷奶的亲姐妹,你怎么这么狠心!”沈宝儿见一个人影走过来,忙黎花带泪般指控晓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