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上官玄逸正向她们走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太监抱着的上官玄燿。李芸宁见了忙屈膝行礼:“六皇子万福,七皇子万福。”

    沈宝儿也佯装慌张地一抹眼泪赶紧屈膝行礼:“六皇子万福,七皇子万福。”

    她知道这样的动作状似无意,却更让人觉得她刚才受人欺负了。

    有外人在,晓儿也福了一福:“六皇子……”

    上官玄逸一箭步上前,扶住了晓儿福下去的身子,阻止了晓儿继续行礼:“不是让你见着我不用行礼吗?”

    上官玄逸这话语气上略带责备,但现场就没有一个蠢人,谁不知道这是恩典。

    李芸宁看见上官玄逸对晓儿的特别恩典,又被虐得体无完肤了。

    六皇子素来对女子的行礼都是视而不见的,甚至连免礼或点头也不屑回应一下。

    现在居然会去“责备”一个人给他行礼而且还亲自上前扶起她!

    自己屈着膝半蹲着,半天了却依然被无视得彻底,别人还没福下去便被扶起,这样的对比也太伤人了。

    沈宝儿内心更是妒忌了!她不自觉将六皇子和李云华对比,六身子一袭紫衣锦袍,临风玉树,日韵风华!浑身上下散发着一份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气息,一举手一投足均优雅无比,他身上这些气质无一不向世人宣视着皇室血统的高贵和不可亵渎!

    而李云华,这样一对比,她觉得李云华简直一无是处!

    但是这样风光霁月的男人,却是这臭丫头的未来夫君!一个从小与鸡鹅鸭一起长大的丫头压根就配不上这样谪仙般的人!

    上天太没有天理了!

    “这不合规矩,会让人诟病的。不过六皇子怎么又过来了?”晓儿顺势站直了身体,她也不喜欢行礼啊,不过不是有外人在吗!避免有些人小题大做,到处拿此事来做文章,本着多一事不如小一事的心态便行一行礼,她也是很贤惠的,不给他添麻烦!

    “我看谁敢!”上官玄逸听了这话眸光一冷扫了半屈着膝的两个人一眼,却依然没有叫起。

    李芸宁心里暗恨!睿安县主这话是什么意思?自己哪次对她不是刻意讨好的?她怎么能在六皇子面前给自己上眼药!她是那种背后编排人的人吗?

    “六皇嫂,希儿呢?”小小的七皇子便是个人精啊!看见两个丑八怪如狼似虎般的对六皇兄虎视眈眈,他赶紧帮自己好朋友的姐姐宣视主权!

    主权必须完整!领土不容侵犯!

    上官玄逸听了这一声称呼难得的摸了摸上官玄燿的头,而且还对他笑了笑。

    晓儿却是囧了囧!

    “七皇子,我还不是你六皇嫂,不能乱叫啊!这样子别人会误会的!”

    “你就是!父皇都将你指婚给我六皇兄了!”七皇子瞪眼:别欺负我人小,不懂事!

    完了还不忘拉援手:“六皇兄,我说得对不对?”

    晓儿心里哀嚎:大哥!你都说是指婚了!只是指婚还没成亲!你这样三天两头往我家跑,然后叫我六皇嫂,不知情的人还会以为是我教的啊!会搞得自己好像有多恨嫁一样!

    毕竟在世人眼里,皇家是最规矩,绝对不会教一个近三岁的小孩说这话。

    翰林书院的夫子也绝对不会这样教!

    那么这样的话是谁教的,只能是她们家了!不然谁会相信一个三岁孩儿没有人教他,他会喊她六皇嫂?

    上官玄逸满脸笑意地点了点头:“对,明天也带你出宫玩。”

    嗯,就当作他如此上道的奖励好了!

    七皇子听了这话笑了,得瑟地看向晓儿。

    晓儿瞪了上官玄逸一眼:净会添乱。

    上官玄逸:迟早都是一句。

    对于晓儿这一瞪眼的嗔怒,上官感觉很受用,他很享受丫头在自己面前使这种小性子。

    晓儿抚额,大的小的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七皇子,只是指婚,还没成亲,所以现在还能叫六皇嫂,懂吗?”

    这小屁孩的思想不行,得将他歪了的部分掰正!

    “那你们快点成亲吧!我懒得改口!”七皇子小手一挥,满脸别再拿这话题烦我的样子。

    “对,麻烦!”上官玄逸附议。

    晓儿:“……”

    “六皇嫂,希儿呢?”上官玄燿又问了一句,他还没有得到答案呢!

    晓儿有气无力地道:“在后院的湖边钓鱼!”

    上官玄燿挣脱了大监的怀抱,蹬着两条小胖短腿便往后院跑去。

    身后的太监赶紧跟上。

    “看好七皇子,别不小心失足落湖了。”晓儿又对杨柳吩咐道。

    杨柳应声而去。

    李芸宁和沈宝儿半蹲着身子,看着他们撒了一大把狗粮,腿都麻了,却不敢起来,简直身心都被虐了一遍。

    “她们有事?”上官玄逸指了指正在行礼的两个,也没有叫起,摆明了就是要她们用这个姿势继续蹲着。

    “没有。”晓儿摇了摇头。

    沈宝儿快撑不住了,再这样下去,绝对会跌倒,那样太丢人了!

    听见两人的话题终于来到她们身上,她忙趁势跪了下来,毕业跪着也没有蹲着难受:“六皇子,求六皇子帮帮宝儿,我这也是没法子了,才来向睿安县主求药的。睿安县主不认我这个不争气的穷姐姐没有关系,这次以后我一定不会再碍她的眼的,求六皇子帮我向睿安县主求求情,救救我吧!不然我都无法活了!”

    沈宝儿捏着兰花指拈着一方丝帕一边拭泪一边哭诉。

    李芸宁也是有点受不了继续维持这动作了,借机也跪了下来:“求睿安县主帮帮沈娘子,她生产时伤了身子,以后难再有孕,这事对一个女子来说何其残忍,听说睿安县主曾治好了你们四婶婶的病,我们才特意前来求取的。睿安县子既然有法子便帮帮忙吧!睿安县主素来菩萨心肠,一定会帮自己的堂妹的对吧。”

    晓儿看着这两个人,心里冷笑,这两人话里话外都在挤兑自己,以为她听不明白吗?

    不认她这个不争气的穷姐姐,这是说自己富贵了不认穷亲戚!

    而明明有法子,也不帮忙,这算什么菩萨心肠,铁石心肠也不过如此吧!

    “我有说免礼了吗?”上官玄逸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两人仿佛在看一条狗,说出的话更是冰冷如初冬晨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