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李芸宁和沈宝儿被抬回府后,可吓坏了丞相夫人,以为她们在升平侯府遭到什么虐待。

    不过问清楚事情的原委后,丞相夫人表示,这绝对比虐待还要虐待!

    丞相夫人赶紧让人请太医,太医诊治过后说,只是有点中暑和饿着了,并没有什么大碍。

    一番忙乱下,李芸宁才在丫鬟的服侍下洗了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吃过东西,喝过药,沉沉地睡去。

    “六皇子也太过分了,再怎么说,芸儿也贵为丞相的千金,沈宝儿也算是我们的府里的人,他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怎么就能滴水不进地让人在太阳底下跪着暴晒了一天呢!这不是要人命吗?”

    “升平侯府的人都不知道劝一劝吗?不就是求个药方,睿安县主拿出来不就没这么多事了!就算不拿出来也不能罚跪啊!说什么诚意!六皇子这是拿人命当儿戏!”

    李丞相坐在那里想事情,没有理会自己夫人的话。

    丞相夫人也不介意他不说话,也不管他有没有听进去,继续自顾自的说话:“你还说六皇子是帝王之才,要我说以后真让他坐上皇位,绝对是个暴君!”

    “够了!什么话也可以随便乱说的吗!”李丞相听到她越说越离谱,忍不住出声打断!

    “我有说错吗?!让两个弱质女子在太阳底下暴晒一天,这种人简直泯灭人性!以后绝对不能再提让芸宁嫁给他的话!要是嫁过去万一他哪天又一个不高兴,让芸宁在冰天雪地的院子里跪上一晚怎么办!我女儿的命还有吗?”丞相夫人这话本来就是气极之下冲口而出的话,但是说完之后她却觉得极其有可能。

    “睿安县主也是太过黑心,升平侯一家子都是心胸狭隘之辈。芝麻绿豆般小的陈年往事也一直揪着不放!泥腿子就是泥腿子,爱斤斤计较!就没有见过这么不识相的,难道和我们丞相府交好,还会亏着她!多少人想巴结上咱们都没门!”

    李丞相心里也烦,做到他这位置官位想往上升已经没有可能,只能从儿女身上追求更高的地位。

    儿子不提也罢,就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那头脑像极了妻子。

    有一个样板在,他是再也不敢指望儿子了,唯有将希望寄予在孙字辈!但这还是八字才有了一撇的事!

    儿子行不通,还有女儿,女儿若是当了皇后!他既是丞相又是国丈,将来他的外孙还会是皇上!而且外孙身上还留着一半他的血!

    自己的儿子以后有贵为皇后的女儿帮扶着,李家也差不了太多,等自己的孙子出世了,他一定要亲自教导好,然后在他皇后姑姑的帮衬下,继承自己的衣钵!

    六皇子今天是一点脸子也不给自己了,他的的所作所为也是在告诉自己,他并不稀罕自己这份助力!

    哼!不识好歹!既然他不稀罕,他便找第二个稀罕的!皇上又不是只有他一个儿子!

    “现在天气闷热,宁儿又有中暑的迹象,明天你便带着她到郦山的山庄里避暑吧!顺便给三皇子带点补品过去。”

    三皇子自小便体弱,常贵人长年带着三皇子在郦山静养。

    丞相夫人听了这话,正在梳头发的手顿了一顿,然后点头说好。

    待李芸宁第二日醒来后,知道要去郦山,明白她爹的用意后,她死活不肯同意!

    李丞相也没办法,只能要求她别再去招惹睿安县主。

    不过他是铁了心要给自己女儿换个夫婿人选了!

    ……

    晓儿刚回府,便听到门房说,家里有客来访,是升平县里来的。

    卢氏和谭氏刚回去,不会这么快又来。

    晓儿便想到是村长他们了。

    走进屋里,果然看见刘氏拉着村长夫人在侃侃而谈。

    晓儿走进去,村长夫人便站了起来,准备行礼,刘氏赶紧拉住她,阻止下来,

    晓儿也避开:“婶子,你这不是折煞我吗?”

    “规矩如此,总不能坏了规矩。”

    “那是做给外人看的,都是自己人在,才没那么多讲究。”

    晓儿坐好后,便有丫鬟给她上了一杯玖瑰花茶。

    刘氏和村长夫人继续刚才的话题。

    村长夫人这次主要是来找刘氏帮忙给沈子轩说媒的,对象就是黎若晴。

    沈子轩因为和黎哲伟是同窗的关系,所以和黎若晴,早就相识。

    沈子轩也知道自己的出身会是他娶黎若晴最大的障碍,所以他一直都在努力,努力考取功名,成功进了翰林院。

    世人皆知翰林院地位清贵,是成为阁老重臣以至地方官员的踏脚石。

    这次他下放到太平县,明眼人都能看出皇上开始对自己的重用,所以他才有了底气,让自己的娘亲来帝都提亲。

    不过皇上说是重用其实也是考察自己的能力。

    毕竟晓儿那份水利规划图,也没必要公之于众的。

    此刻世人皆知太平县由烫手山芋变成了香茡茡。

    就看他抗不抗得住压,造出更大的政绩来了。

    “明天我就去黎府给你探探口风。若是同意了,过几天哲伟搬新家,大宴宾客,趁那时子轩也回帝都吃席,便顺便将这事定下吧!”

    “好,幸亏有你,不然这帝都人生地不熟,我都不知找谁帮忙。”

    “客气个啥,咱们是什么关系。对了妮芮那丫头新年回升平县后便没有跟着明治杰回帝都,好久没见着她了,现在过得怎么样?”

    说起自己的女儿,村长夫人脸色就有些不好了。

    “治杰那嫡母是个厉害的,趁他们过年回去,硬是装病要妮芮待在升平县侍疾,那丫头也是个实诚的,想着等她病好了再回帝都也一样,免得有人借口说治杰不孝嫡母。”

    “当官最是不自在,一言一行都要受世俗牵制,怕被人诟病。”

    “可不是,若不是这样,我家芮儿何至于始,你说,大家都是当人父母的,人心都是肉长的,她怎么就干得出来!……”村长夫人将明夫人使劲折腾沈妮芮的事情,详细地说了出来,她也是屈在心里,久久找不到人发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