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九十八章
    沈妮芮在明府过着丫鬟般的日子,应该说丫鬟都不如的日子,一般人家的人给新媳妇立规矩也就是吃饭的时候在饭桌旁布布菜就行了。

    但明夫人不是,只要明县令不在,没人拦着了,她便可劲折腾沈妮芮,将她当丫鬟般使唤。

    早上要沈妮芮亲手端水侍候她洗漱,这也没有什么,但是每端一盆水她一时说太烫了,骂沈妮芮存心想烫死她;一时又说水大凉,想害她得风寒!来来回回折腾三四次才放过她!

    一天三顿饭,只要明县令不在家吃饭,都要吃沈妮芮亲手做的饭菜,谁都不许帮忙,不合胃口便得重做。吃剩的饭菜,又要她全吃了,不许浪费!沈妮芮每顿都被饭菜撑得胃痛了,简直比饿着还难受!后来还是偷偷跑到厕所里扣喉,将一部分食物吐出来才好受了些。

    不仅仅是这样,每天明夫人换下来的衣服都是沈妮芮洗的,甚至月事带都要她清洗,恶心得让人想吐!

    晚上还要沈妮芮侍候她洗脚,十次有九次都故意说水温不对,换来换去。甚至发起怒来一脚将那盆洗脚水踢翻,弄得沈妮芮全身都湿,满头满脸都是洗脚水。完了又要抹干净地上的水才能回自己房间

    去休息。

    “若不是我见那丫头太久没回娘家,便去探望了她一次我都不知道她的情况!整个人瘦得不成人形!看着便让人心痛!”

    我见那丫头的双手都被油和火星烫到满手是水泡。问她怎么弄的,她吱吱唔唔!府里又不是没丫鬟婆子,像洗衣做饭这些活计哪里需要她一个少夫人去做?!夏天还好,春天那会那丫头一双小手皲裂得厉害!这些情况还是我花了五两银子,才从她府里一个婆子口中打探出来的!我问妮芮那傻丫头,她还不说!后来见我知道了一些,才一五一十说了。”村长夫人说这些话时心里又气又痛,也不顾晓儿一个小丫头在,直接红了眼睛。

    “那妮芮姐姐这次有随婶子来帝都吗?”晓儿想到沈妮芮和刘静姝同一天出嫁,但两个人的生活真的是天差地别!

    所以有时候女子嫁人,幸福与不幸福,那个家庭的成员是怎么样的人也是很重要的。

    “没有。”她这次来帝都也是要找明治杰,向她说明情况,让他回去接沈妮芮来帝都的。

    “婶子怎么不带妮芮姐姐来呢,你应该直接带她过来啊!”继续让她留在那个水深火热的明府还有命活吗!

    丫鬟都比她活得有尊严!

    “你这丫头不知道就不要随便乱说!妮芮现在可是别人家的媳妇呢!明治杰又不在,直接带人走算什么事!”

    “她是别人家的媳妇,婶子还是她亲娘呢!凭什么不能带人走!明夫人一没生她,二没养大她,三又不是她的正牌婆婆,凭什么这样折磨她!凭什么要她去侍疾!妮芮姐姐要尽孝,要照顾的人多了去了,什么时候轮到她!她要找人侍疾,她的嫡亲儿女呢!她的嫡亲媳妇呢?排着队也没轮到妮芮姐姐去干这事!”

    刘氏和村长夫人听了晓儿的话有些傻眼,听着似乎挺有道理的,她们怎么没有想到。

    晓儿听了村长夫人的话,心里窝火,继续说道:“她装病要妮芮姐姐侍疾,婶子你不会装吗?村长伯伯不会装吗,老村长爷爷不会装吗?随便一个借口就能将妮芮姐姐救出火海了!侍候亲爹亲娘还不比侍候那个半调子婆婆来得明正言顺?”

    晓儿说得口干,喝了一口茶水继续道:“再说明姐夫为朝廷和百姓劳心劳力,更是需要一个妻子在身边照顾好他的生活和家庭,这样他才能更好地为朝廷效力不是吗?”

    刘氏和村长夫人沉默“可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都已经是别人家的人了……”

    “是别人家的人就不是自己的女儿了!是与不是,还不是一张纸的事,那张纸说是就是,说不是就不是,那张纸有血脉相连来得更可靠吗?”

    “女儿当然永远都是女儿!我也有找县令夫人,让芮儿去帝都照顾治杰,可是明夫人说她已经安排好人了。”村长夫人当时也没法子啊,又不是自己家,她说了算。

    “其它人再好,又怎么比正妻来得更尽心尽力。反正你们只管将妮芮姐姐带走便是,随便什么借口都没有所谓,明夫人的亲生儿子,亲生儿媳妇都在县里,不欠人侍疾!不会对明治杰有影响的!”

    “是这个理,我是想太多了,太多顾虑了,才没有想到其实可以不管不顾的直接带走芮儿就行!”村长夫人被晓儿一通话说下来也醒悟过来了!

    自己的孩子自己疼,自己的女儿永远都是自己的女儿!为什么要担心直接带走女儿,县令大人和女婿的脸子过不去,为什么要怕事情闹开了,丢了明府的脸子,以后自己的女儿会难做人?

    现在女儿就已经过得够惨了!还能比这更惨!又不是女儿的错!事情闹开了就闹开了!要丢脸子也是明夫人丢脸子!她为什么要为一个伤害自己女儿的人留脸子!

    “我一定是被浆糊糊脑袋了!脑子里尽是想些糊里糊涂的事!”村长夫人用力一拍自己的脑袋!

    “嫂子你怎么打自己了。”刘氏忙拉住她,以防她继续自虐!

    “侍疾不同于虐待,明县令还在当官呢!我就应该舍下脸子去闹上一场,我就拉着明夫人出大街问问,谁家媳妇是这样侍疾的,我就不信她还不怕!我就不信孝道是这样尽的!谁家没有老人,谁家又没有媳妇的!都是这样来尽孝,以后谁还敢嫁人,谁敢去做别人的儿媳妇!”

    “可不是这个理!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晓儿点了点头。

    农村里许多淳朴的人,但是也有许多不讲理的泼妇,村长夫人要是舍得下脸面,不管不顾像村里的泼妇一样去明府闹上一场,明夫人估计当场便将沈妮芮的行李打包,送她上帝都了!

    不过就是许多人都拉不下这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