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想到了解决办法,村长夫人有些坐不住了!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好赶紧赶回去!

    “现在怎么办?我一时半刻又回不去,等一两个月再回去,芮儿指不定还有没有命!”没有法子时,只能揪着心等待,有法子后便一刻都不想再等了。

    刘氏也跟着着急了:“是啊,这可怎么办才好?!”

    晓儿想了想便道:“四叔四婶他们准备搬来帝都,房子都买好了,四婶这次回去正是准备搬家的事儿的。要不修书一封回去,让四婶顺便去将妮芮姐姐接过来吧。”

    “这样子好,四弟妹回去也有一阵子了,飞鸽传书要比人回去快多了,等信到了四弟妹手上,估计他们那边的事情也处理得差不多了,正好可以接上妮芮便出发。”刘氏听了晓儿这话也觉得除了这个办法,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行,我也让子轩写一封信回去,要是那人敢不让芮儿离开,我就让我娘家嫂子去大闹上一场!什么面子都不要了!不过那信得让你家下人帮忙送过去就是。”村长夫人娘家嫂子那是一个闻名十里八村的泼妇,反正就是没有人敢惹她就是,不然她能将你由年初骂到年头,由东县骂到西县的人——一句话,就是够长气!

    “这有什么关系的。送个信太少事了。”刘氏一口应下。

    村里的屋里还住着管事和之前的下人负责打理屋子和田地,因为忠诚药粉的关系,晓儿也不但心他们的忠诚问题。

    而且她们家镇上,县里,府城都还有不少产业,也是靠飞鸽传书或者运送货物时传递消息的。

    他们家和升平县那边就一直没有断过联系。

    自己的事情都解决了,村长夫人也开始说起其他事情了,“玉珠的事你们知道了没有?”

    “什么事?”刘氏摇了摇头。

    虽然他们保持着和升平县的联系,但都是关于自己家里的正事的,老宅的事,只要不牵涉到自己家,就不用汇报了,听了也是自取烦恼。

    “沈玉珠准备出嫁了,是李氏帮忙找的,听说是她娘家那边的一个大地主的儿子。家中田产就有数百亩,县里还有好几间铺子。我那天出门,正好看见了那个少年,模样长得不错,清清秀秀,一副书生打扮,听说明年准备考秀才。沈庄氏虽然也不算很满意,但是也找不到更好的了,而且还答应给三十亩田,一间铺子和五十两银子做娉礼。”

    天上要掉馅饼了?李氏会帮沈玉珠找这么好的人家?李氏自己家的闺女沈贝儿也到了适婚的年龄了呢!这么好的人家不会留着给她闺女?有了那三十亩田和一间铺子,李氏不用干活,也可以一辈子衣食不愁了?这么好的事,李氏不留给自己的女儿,她有点不相信!当初她可是为了五十两就将原主买去胡府做她丫鬟的!这样无利不早起的人,又不知道在算计什么了!

    “听着挺好的,沈庄氏和玉珠的眼光高,能让她们点头的,说明这个已经算很不错了。”刘氏听了真心觉得挺好的,沈玉珠的年纪也到了,再挑下去就耽搁了,沈庄氏能够放低要求不是非官宦之家不嫁,已经很难得了。

    “李氏帮沈玉珠找了这么好一个夫婿,那沈贝儿呢?找人家了没?”晓儿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表面。

    “李氏能帮小姑子说上这么好一门亲事,自己的女儿自然也不会落下了,沈贝儿也定下了,就是哪个地主的弟弟家的儿子,听说模样和沈玉珠定亲的男子很相似,那天没有来人我没有看见。两家商议了,为了方便和喜上加喜,干脆同一天成亲好了。”

    “李氏说如果是同一天成亲,那女方家请客吃席,她家出银子请好了,那样爹娘还能省下一笔酒席银子。”

    同一天成亲?侄女和小姑子同一天成亲,那来吃席的宾客就一样了,李氏出银子办宴席,沈庄氏就省下了办酒席的银子,沈庄氏听了应该很高兴,立马答应下来了吧。

    不过李氏这么好心,晓儿觉得更加怪异了,这件事绝对有什么猫腻在里面!

    “那真的是同一天出嫁吗?”刘氏觉得沈庄氏为了省下一顿酒席银子绝对会这样做。

    “是同一天,日子好像定在两个月后,我忘了那天了!”

    “那也挺急的。”刘氏感叹了一句。

    ......

    晓儿一家知道了沈玉珠和沈贝儿要成亲的消息,大房那边也收到老爷子寄过来的书信,让他们尽快回家,沈玉珠要出嫁了。

    沈宝儿正好因为沈玉珠的事出了丞相府,来到她做外室时居住的院子。

    她一听说沈玉珠两个月后就要出嫁的事,急了:“爹,娘,你们赶紧回去拦着,不能让小姑子嫁了!你之前不是想让云华买通一下考官,让大哥下一年参加科举时可以顺利考上秀才,然后再捐个官的吗?”

    “是啊,可是这事和你小姑子出嫁有什么关系?”沈承光不明所以。

    蓝氏倒是猜到什么了。

    “爹,这么大的人情你不会是想着什么都不负出就能得到吧?”沈宝儿觉得和自己的爹说话费劲!他远远没有自己的娘通透

    “我不是这个意思,不是有女婿吗?”沈承光是真的想自己一点都不用负出就可以为自己儿子捞个官做!毕竟女婿的爹是谁啊!当朝丞相!只要他开个口,谁敢不卖他一个脸子!

    沈宝儿听了这话脸黑了下来,自己的爹是在兄弟父母那里占惯了便宜,现在便想占自己的便宜吗?

    他也不想想自己只是丞相府里的一个妾!谁会给一个妾脸子!就是帮沈景文这件事也是她使尽浑身解数才求来的。

    他爹在沈家是合一大家子力全力供他读书的人,也不见他争气点,考上举人,进士,当上大官让自己可以嫁好点就算了。

    看看三叔就是种田也种成了侯爷!然后又当了农正卿,现在甚至兼任工部侍郎!

    自己当上了大官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