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章
    还让自己的女儿得到皇上的赐婚,还是赐给皇子!

    嫁给皇子,现在是皇妃!将来有可能是皇后!更远的将来就是太后!一辈子都处于富贵的尖端!受万民的景仰!

    这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地位!而她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她往日最看不起的人却拥有了!

    这样的事实,差点没让她崩溃!

    而自己的爹呢!只知道怎么样占三叔的便宜,害三叔一家!害到两家人断绝了关系!形同敌人!害得自己想依靠一下三房的权势都不行!

    刘静姝只是刘氏的侄女,也靠着三叔的关系嫁到了黎府!还是正妻!

    自己还是他的亲侄女,却因为自己的爹娘得罪了三房,自己只能自己想办法谋一条好出路!连迎亲的仪式都没有!便成了一个妾!上头永远有人压着,还被世人所不耻!

    想起那个日韵风华的男子……她为什么就不是三叔的女儿呢!那么现在她就是六皇子妃了!

    再看看沈承光,这样的爹,真是不想要!!

    现在这爹还想来占自己的便宜,不顾自己处境艰难,这还是亲爹吗?他这是想像害三叔一家那样害自己吗?

    如果不是因为沈景文当了官,她的腰板才能硬,她真的不想理会这帮自私自利的人!

    沈宝儿想到这语气满满的不耐烦和冷淡:“爹我只是一个妾,相公愿意帮大哥,还是我好不容易求来的,你还指望他帮我们出银子吗?”

    “他娶了我的女儿,娉礼都没有,难道帮一点小忙都不行吗?”沈承光听了这话不满了,这是要自己出银子吗?

    “这是一点点忙吗?科举作弊,被人发现了那得多大罪!云华愿意开这个口已经很为难了,爹你总是想人家帮你出了这份人情,自己却一毛不拔!以后遇着什么事情,谁还愿意再帮你!谁还敢帮你!谭大人愿意帮忙也是冒了很大风险的!被人发现了他是会丢官的!你要是什么都不表示,他可是不会帮忙的!”听了沈承光的话沈宝儿气极,李云华又不是他爹,凭什么要帮他!

    别人虽然没有给娉礼,自己也没有嫁妆啊!而且他们现在住的这座院子不是李云华的吗?!吃的用的也还是她的银子!

    作为女婿帮自己的大舅兄一点忙很难为他吗!本来就是他一句话就能办成的事!再不成帮忙出了这么一点银子,有什么好计较的!丞相府这么大,缺银子吗?!这点人情都不帮自己出,他还将女儿嫁给他干嘛!沈承光心里气恼。

    蓝氏见两父女就要吵起来,忙开口道:“宝儿别生气,你爹他也是因为家中没有银子才着急的!你爹也是心疼你,你嫁过去做妾,被正妻压着出不了头,如果你大哥能当上官了,你的腰板不就能硬起来了!以后谁要想欺负你,也得再三掂量掂量,对不?”

    沈承光听了蓝氏的话,也反应过来了,“对,爹这么心急你大哥考上秀才,顺便捐个官也是看你那府里处境艰难,想你早日能有个硬气的娘家,然后不被人看不起!你不也说,那张氏现在处处丢难你吗?”

    沈宝儿才不相信他们是为了自己,不过他们的话也有一部分是事实,自己的大哥当官了,对她的确有好处,她舒了口气才道:“我也知道爹娘没有银子,所以我才说沈玉珠不能嫁啊!”

    沈承光这时也反应过来了,反正不用自己出银子就好,“宝儿是想到什么法子了吗?”

    “大哥这事,云华托的是谭大人帮忙!现在初定谭大人是升平县的主考官,云华说,这事要办成,最少得五万两银子!”

    五万两?!蓝氏和沈承耀听了倒抽了一口气!五万两,他们两辈子加起来也没有啊!

    沈承光想到沈老爷写过来的信,信中说,玉珠可是嫁给地主家的儿子,不知道......

    不对,沈庄氏绝对不会同意打玉珠夫婿的主意的,他娘不将家中所有东西都给沈玉珠做嫁妆就算是好的了!

    再说,五万两啊!地主又不傻,绝对不会出的!就是女婿也不会帮忙出!沈承光听了这个高价后,有些明白沈宝儿刚才为什么说不愿意女婿帮忙出了!

    不过想到当个官,随便一件事就能得到五万两,他又觉得,无论用什么法子都给儿子弄个官了!

    那样,不出两年,他都能睡在银床上了!

    蓝氏听到五万两虽然震惊,但是沈宝儿一定想到解决的法子了,所以她也不着急,等着她的下文。

    “谭大人有个同胞弟弟,他因为一些原因一直未曾娶亲,若是小姑子嫁过去给谭大人的弟弟做媳妇,那么我们和谭大人就算是亲戚了,这忙他说什么也不会不帮!”沈宝儿先说了一个他们给不出的高价,让他们知道这事想用银子解决,绝对没有可能!而再说出这个法子,他爹绝对会不带犹豫就应下!

    “让玉珠嫁给谭大人的弟弟,这可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事!娘不是一直都想将玉珠嫁入官家的吗?现在机会来了,她嫁给谭大人的弟弟,文儿又能当官,简直就是一举两得,大家都心想事成。”沈承光高兴地道。

    给谭大人的弟弟做媳妇,也算是嫁入官家了,官家和地主家,那可不是一个层次的!他娘绝对会同意!

    “谭大人的弟弟因为什么一直未曾娶亲?”蓝氏问这话倒不是为沈玉珠担心,她只是知道事情绝对不简单,而她需要知己知彼,才能想好对策,百战百胜!

    “对,谭大人的弟弟也是当官的吗?如果也是当官的就更好了!”沈承光也忙问道。

    “不是,谭大人的弟弟小时候和谭大人一起到河边玩,不小心失足落河,那时候正是大冬天,他弟弟被救起来后就发起了高烧,高烧三日不退,好了后这里就不太好使了。”沈宝儿说到这里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脑袋不好使?那不就是傻子!